第十章(1/2)

加入书签

  黑炽被送进手术室已经三个钟头了,方舞等得忧心如焚,她不要他有事,他也不能有事,绝不能!

  这一切的祸端都是她造成的,如果她没去亲近黑炽就没事了,他就不会躺在手术台上,不会为她挡那一枪,也不会血流成河……

  蓦地,手术室的灯“啪”地一声熄了,方舞惊跳起来,她奔向被医护人员推出手术室的黑炽。

  “医生,他怎么样?”她红着眼眶,焦急地看着主治医师,刚才她已经哭了很久了。

  “没有大碍。”医生淡淡地道。“没伤及心脏,子弹已经取出来,多休养些时候就没事了,没有意外的话,麻药退了他就会醒。”

  方舞终于放下心中大石,她泪水涟涟,频道:“谢谢你!医生,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

  黑炽被推往病房,方舞亦步亦趋地跟上去,她小心翼翼地守在他床前,一步都不敢离开。

  凝视着他平静的面孔,她从来没看过黑炽像此刻般的平静,过去他总是冷着一张脸,否则便是一副慑人的面孔,叫旁人不敢亲近。

  她没想到黑炽会替她挡了那一枪,她可以妄自解释为,他也还爱着她吗?可以吗?

  哦,她不敢回答,也不敢听黑炽的回答,他一直是那么冷酷的人,又怎么会对她有余情;况且,她还伤害了他,将他伤得体无完肤,他不可能宽宏大量地原谅她对他做过的事。

  方舞守在黑炽床边,她一迳地流泪,回想她蓄意亲近他的一幕幕:他所受到的伤害,她更是心如刀割,豆大的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

  “答答”的高跟鞋声响在长廊外由远而近,蓦地,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秦芷商走了进来。

  “小舞?”秦芷商疑惑地看着完好无恙的方舞。“你不是出车祸吗?有没受伤?”

  晚上秦芷商参加一个重要的商业聚会,突然接获秘书的通知,秘书转告她,警方在无人公路发展方舞的车,且有紧急煞车及撞擦的痕迹,他们循线直到方舞已被救护车送进医院,因此她匆匆赶来。

  方舞擦掉眼泪。“秦姨,别担心,我没有车祸,只是出了点小意外。”

  “他是——”秦芷商看着床上裹着纱布的男人,那刀削似的俊挺侧脸令她觉得眼熟。

  “黑炽。”方舞接口。

  秦芷商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紧紧咬住唇,方舞再度哽咽。“有个人在公路中间拦住我,要杀我,黑炽替我挡了一枪。”

  “哦,是吗?原来是如此。”秦芷商露出一抹笑容,赞许地缓缓点了点头。“能令黑炽甘心为你死,小舞,你做得很好。”

  秦芷商误解了她,她认为方舞正将功赎罪,在戴罪立功,她也认为方舞直到现在仍是站在她这边的。

  “秦姨……”方舞蹙起眉心,在考虑该用什么字句告诉秦芷商才好,她爱黑炽,但她同样不愿让秦芷商不快。

  “什么都别说。”秦芷商冷笑两声。“小舞,等他醒来之后就离开他,让他痛苦,让他万念俱灰,让他痛苦地走上绝路。”

  “我不能这样做,秦姨!”方舞拼命摇头,如果她在这个时候离开黑炽,他肯定没有存活的勇气。

  秦芷商皱起眉头,她不悦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方舞想背叛她吗?不,不会的,方舞是她自小养大的,方舞很听她的话,方舞不会背叛她。

  “秦姨,我不会离开黑炽,我要永远跟他在一起。”她不能再拖了,她只能直接表态,否则秦芷商会派别人对黑炽不利的。

  秦芷商难以相信这种转变。“难道让他帮你挡子弹不是你设计好的计划?不是你在将功赎罪帮秦姨?”

  “不是,这一切都是意外。”方舞看着秦芷商,勇敢地道。“奏姨,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我要和黑炽在一起。”

  “你爱他?”瞪视着方舞,秦芷商平静的询问里潜藏着深沉的火气,这该死的丫头,她居然敢说她爱黑炽!

  “是的,我爱他。”方舞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开口告诉秦芷商这个是很困难的。“虽然一开始是有目的性的亲近他,现在,秦姨,我已爱上了他,我不愿离开他,求你成全我。”

  “小舞,我对你很失望。”秦芷商半眯起眸光,勾了下唇角,她已经动怒了。

  “我知道。”方舞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黑炽,他是她今生最爱的男人,她已伤了他一次,她不会再伤他第二次。

  秦芷商抬起一道秀眉。“你当真要跟黑炽在一起?”看来她这次的计划已彻底失败,非但没能让褚黑蝎痛苦,反而还赔上自己的义女。

  “秦姨,原谅我。”其实,她知道秦芷商不会原谅她,更甚的,秦芷商可能永远不再见她了。

  “我不会原谅你的。”秦芷商嗤笑一声,冷冷地道。“没想到养你却是来打击我的,如果早知道你会这样,当初我就不会收养你,也不会费尽苦心帮你父母报仇,方舞,算我看走了眼,你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

  秦芷商的一字一句都打中方舞的心,她知道现在她万死也不能换得秦芷商的谅解。

  她的心直往下沉。

  “我对你的栽培都白费了。”秦芷商傲然抬头,满腔的怒火在她胸口扬起,她冷然地道:“方舞,从今以后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再是你的义母,你也不再是我的义女,我们恩断义绝!”

  ???

  秦芷商拂袖离去后,方舞趴在床缘,她独自怔然许久。

  虽说秦芷商向来对她们三人冷淡,但她养育她们,供她们吃住温饱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今天她却做了如此伤害秦芷商的事,她真的该死!真的很该死!

  然而她无法丢开黑炽,只要想到往后的日子里没有黑炽,的心就痛得好难受,她不要这种感觉。

  但,一想到小时候秦芷商对她的照顾有加,她的泪水就无法停止,因为她背叛了如此相信她的一个人,又是对她恩情最大的人。

  情义两难,这太难抉择了,况且,现在她虽然选择了黑炽,黑炽却未必会选择她,她只是在一厢情愿罢了。

  蓦然地,有人在轻抚她发际,那温柔的指掌像在安慰她的痛楚似的,很轻缓也很温柔。

  是黑炽。病房里只有两个人——她与黑炽。

  “你醒了。”她赶忙将泪水擦干,急急站起来。“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我马上走,立即就走!”

  瞪着她,黑炽露出复杂的眼神,牵动伤口他一阵痛,他的眉头蹙成一团。“你敢走?”

  怎么刚刚才听到她对那个指使她来亲近他的女人说爱他,现在他睁开眼睛,她却又忙不迭的要逃开他,他那么可怕吗?

  “我——”她停住脚步,他的语气那么凶恶,然而他的眼神却又盈着感情,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

  “告诉我,刚才你对那个女人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吗?”他直截了当地问,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风雨波折,他对她不需要迂回了。

  她胸口一紧。“你都听到了?”

  老天,他听到她亲口说她爱他,还说要永远跟他在一起,他不会看得起她的,因为她是那么不害臊呀!

  黑炽对女人是没有感情的,他不会因为她单方面的表白就要她,他只会益加瞧不起她而已。

  “我都听到了。”他淡淡地道。“过来我身边坐下。”

  如果不是受枪伤,他真想狠狠地亲吻她,他不会再让他从手中溜走,不会了,这份得来不易的感情,他会好好珍惜。

  方舞走回他床边,在床沿坐了下来。

  黑炽突然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她的眼眸瞬间闪过一阵不确定的喜悦,这份主动来得太突然了,她犹在梦中。

  “我们还要这样折磨彼此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