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兄弟相见四方云动(1/2)

加入书签

  元修此次回京的目的就是见元谦,他必然知道今日盛京城里将有大乱,也知道呼延昊在拖延时间。

  元修走时,暮青仰头看了看天,晌午了,各方若动,这时辰也该都动手了。

  元修今日带了五千西北精骑来,他一去,孟三也上了战马,率军驰出大营,随元修往盛京城的方向去了。

  元广回身北望,未待马蹄声远去便道:“今日的观兵大典乃是盛事,夜里宫中将设宴款待辽国大汗和使臣,和亲之选到时再议,辽帝以为如何?”

  瞧着时辰差不多了,呼延昊果然不再提和亲之事,一口应下了

  随即,圣驾启程,百官回京。

  暮青的身份已大白于天下,身为女子,不能再以江北水师都督的身份待在军中,且步惜欢刚刚亲口下旨立后,哪怕朝中权相当道,江山一日不改,圣旨就是圣旨,她已是大兴的皇后,只这身份就不能再待在军营里。

  水师的将士们依旧跪在高台下,见暮青要走,将士们一齐望向她,见她吹了声长哨唤来战马,上马时看了眼韩其初和章同,那一眼似含千言万语,却终是一言未发。

  相识两年,相伴一年,点将台上摔打出来的战友情义,暮青走时却一言未发。

  没有一句解释,一句交待,一句珍重再见,甚至没有让将士们起身。

  她冷漠,决绝,走得毫无留恋。

  宫人在前,圣驾在后,百官随行,御林军护卫在侧,重重身影遮了马上之人,偶尔一现,那人脊背挺直,战袍猎猎,银甲寒得刺人眼眸。

  将士们望着少女的背影,发怔。

  韩其初怅然一叹,眼底隐含泪光。

  都督……

  都督这是故意疏远将士们,以保全江北水师。

  朝廷被外戚把持朝政二十年,圣上一直隐忍,今日却在军前立后,与元相撕破了脸,想必盛京城里已生大乱!圣上与元党,孰胜孰负,只在今日一举,若圣上胜了,水师无险,若元家胜了,水师就险了。

  江北水师练兵一年,今日观兵大典,俨然已有精军之威,如此短的时日能有这般成绩,除了练兵之法的得了要领外,军纪严苛、将士同心,也是要因。都督已得了军心,现在的将领已能称之为她的嫡系,若元相胜了,江北水师必定换将,现在的将领们恐怕都难活,而这些将领是深谙水师练兵之道的元老,他们若死,水师依照旧法操练,若与江南水师开战,必定死伤惨烈,战败无疑!

  都督是怕圣上败啊……

  她自己跟着圣上去了,死也要陪葬,却不想让水师全军跟着陪葬,连亲卫都没带。冷漠,疏离,只为让元相以为她与将领们并无情义,日后换将时留情,亦或让将士们以为她是薄情之人而心生怨恨,日后江山改换,军中清洗,众将也好识时务,莫要为了维护她而误了前程性命。

  扬尘渐散,人马声已远,韩其初举目北望,郑重一磕。

  辕门外,暮青在马上回头,重重人影层层扬尘挡了她的视线,她只得仰起头,深深望了眼水师大营的天。

  天青云白,半崖伴着哨楼,绿草新发,军旗青青。

  今日一别,此生不知能否再见。

  她在江南已无故亲,但愿那些还有爹娘妻儿的儿郎,有朝一日还能还乡。

  “驾!”

  一道清音扬起,暮青策马驰出圣驾的队伍,卿卿不喜在人群里,她便先一步往前头去了。

  她已是一国之后,骑马而行已是不成体统,策马行在帝驾前头更是大不敬,但没人管束她。

  元广不出声,百官也不出声,一年前,朝中还在为了江山而筹谋结党,你争我夺,时不时的打口水仗,而今已到了最后关头,越是此时越没人争吵了

  争吵已无用,不过是赴一场大战,胜者生,败者死。

  *

  盛京城下,元修骑马在前,西北军五千精骑在后,一同仰头望向城楼。

  大白天的,城门就关了。

  大兴建国六百余年,皇城白天关闭四门的事少有,城里必然出了大事!

  “镇军侯回城,外城守尉何在!为何白日关闭城门?”孟三打马上前,指着城楼扬声问道。

  只见城楼上慌慌张张地探出只脑袋来,往下一瞧,忙命人开城门。

  城门一开,守尉奔出,跪禀道:“侯爷总算回来了,内城、内城……”

  “出了何事?”

  “内城的城门关了,谦公子……”

  守尉话没说完,便听见一声沉喝,元修忽然策马驰过他身边,往城中而去。西北军相随而入,马蹄踏着青石长街,蹄铁声声犹似金鸣,肃杀之气惊得守尉慌忙躲避,久久回不过神来。

  盛京城里,长街上空无一人,百姓归家,街市闭户,晌午的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