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天下寒门之首(1/2)

加入书签

  read336();

  这圣旨是赐婚的。

  “……奉国将军、江北水师都督周二蛋,文能破案平冤,武能戍边安邦,操练水师,查察乱党,功于社稷,实乃朝廷之栋梁。姚氏深明大义,聪慧蕙质,勇救忠良,为天下女子之楷模,赐为奉国将军之妻。萧氏贞烈,朕念及萧家过往之功,敕准萧氏从良籍,亦赐为奉国将军之平妻,特准置两夫人,钦此!”

  范通念罢赐婚的圣旨,随暮青跪接圣旨的人却都愣了。

  平妻倒是听过,听着好听,其实还是妾,只不过是在官府里登记了妾书的女子,在府里算半个主子,与身份卑贱的妾婢不同。

  一夫一妻多妾乃古之礼法,妻只可娶一人,妾则可纳数人,且身份不同,在府里的地位也不尽相同。第一等的是名门庶出的女子,这是贵妾;第二等的是平民白丁的女儿,在官府里登记了妾书后纳进府里的,这是良妾;第三等的是通房丫鬟抬的妾,这是婢妾;第四等的是赤贫之家卖进府里的女儿、戏子妾、妓妾,这些女子身份低贱,是可以随意赠人发卖的。

  萧芳乃罪臣之女,出身玉春楼,理应为妓妾,圣旨里准其从良籍,将其抬为良妾,已是好大的恩典,可是圣旨后头那句“特准置两夫人”是何意?

  所谓庙无二嫡,此乃古训,家中怎可有二妻?

  前朝倒是听说过三妻四妾之事,但那是帝王、诸侯等身份极贵之人才有的特例,依照大兴律法,夫有二妻则诛,妻有外夫则宫,从来就没有两夫人之例。

  这道圣旨一下,满朝议论纷纷。

  当年的萧家军死得冤,圣上赐萧氏从良,准其为奉国将军之妻,与姚氏执平礼,莫非有替萧家平反之意?毕竟萧家无罪有功,萧氏是萧家遗孤,将门之后,身份比姚府庶女贵重得多,嫁去哪家都该是嫡妻,置两夫人都委屈了她,圣上此旨似乎有告慰萧家之意。

  帝王、诸侯遇特殊情形时才可置三妻,一个贱籍出身的奉国将军置了两妻,可否借此猜测,英睿都督在圣上心里乃极为贵重珍视之人?

  满朝文武百般猜测,恨不得把一道圣旨琢磨出个洞来。

  这时,安平侯府里传出件事儿来,说世子沈明泰曾到都督府里说媒,暮青亲口说已娶了妻室。

  次日,暮青上朝谢恩,下朝后听见有人嘀咕,住步回身冷淡地道:“我看不是沈世子愚钝,而是诸位大人愚钝。”

  暮青撂下句没头没脑的话,转身就走,留下一干朝臣又开始琢磨。

  这一琢磨,还真琢磨出了沈明泰的用意来。

  沈府近年来嫁女联姻,十分难缠,都督府不想被其缠上,假称已娶了妻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沈明泰城府颇深,不该连这么简单的事儿都猜不透,那为何会放出这消息来?

  前些日子朝中挑选和亲之女,定了安平侯的侄女,圣旨本该下到安平侯府,沈家那位小姐都进宫拜见过太皇太后了,可不知因何事耽搁了和亲的旨意,后来朝中连连出事,和亲的旨意就更是搁置了。

  昨日,赐婚的圣旨下到都督府,沈府会不会是在借都督府的婚事提醒朝中,还有一道更要紧的和亲圣旨没下?

  关外战事正紧,元修遇刺后必有一段休养身子的日子,狄王呼延昊必然不会放过这段时日,眼下边关的军报还没传来,不过想想都能猜出狄部和勒丹已经在关外打起来了,草原一统之势已不可挡。

  朝廷的局势越来越乱了,青州和岭南之局未稳,朝廷担不起和关外一战。关外也一样,兴兵征战消耗了不少兵马钱粮,草原一统之后,关外势必需要时间休养生息,因此,两国需要和亲。

  只是,和亲的旨意恐怕不会现在下了。

  当初五胡使节来朝中议和时,朝廷答应与狄部和亲,可关外眼看要统一,谁知道最后赢的是狄部还是勒丹?

  朝廷的和亲旨意一定会继续拖着,拖到草原上大局已定,谁是王者就与谁和亲。

  国家大事向来都是文武百官和望山楼里那些忧国忧民的寒门学子们去操心,盛京城的百姓只管看热闹,这段时间也着实看了番热闹,且回回都是大事。先是连发数案,再是英睿都督遇刺,晋王一党下了天牢大狱,同日夜里,御医院提点马老御医毒杀全府后自缢。半个月未过,御厩使连家遭满门抄斩,同日夜里,相府南院走水,次日英睿都督抢二女进府,紧接着便是姚府逐女、都督府送棺回城怒骂姚府、圣上赐婚……

  热闹的事一桩接着一桩,尽管自捉拿晋王一党的那夜开始,盛京城就开始内外宵禁,城门戒严,城中隐隐透着股风雨欲来的肃杀气氛,但百姓们的日子还是照过。

  都督府里的日子也照过,暮青接了赐婚的圣旨后,次日去上朝谢了恩,下朝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