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门庭若市(1/2)

加入书签

  绿萝带了只箱子来,盖子是打开的,里面放着满满的古籍。

  绿萝给暮青见礼后道:“我们小姐说,多谢都督查到了杀死可儿的真凶,她没什么可答谢都督的,这些古籍是她近年来收集的,送与都督,望都督收下。”

  “你们小姐?”暮青挑眉。

  “正是。”绿萝此时待暮青的态度已不同于在汴河城,甚是恭谨,“小姐的侍女可儿被人所害,奴婢奉公子之命前来盛京,已进了玉春楼,现在是小姐的贴身侍女。”

  玉春楼里的小姐和侍女都是官奴,身在青楼免不了要接客,绿萝乃江湖女子,擅长用毒,想必能保全自身,亦能保护萧芳,魏卓之对萧芳倒是用心。

  “你们小姐的心意我领了,书带回去吧,我无此好。”暮青只喜欢看医书,别的很少看,萧芳送来的这些书都是诗集,她不良于行,平时在玉春楼里就靠这些书打发时日,都送了人,自己的日子不是很难熬?

  “我们小姐说了,如若都督瞧不上这些书,烧了便是,只是别烧箱子,这箱子是可儿的遗物,都督既然帮可儿报了仇,便留着这箱子吧。奴婢不能离开小姐太久,这便告退了,望都督见谅。”绿萝说罢,朝暮青行了个礼,便却步而退,走时将一箱子的古籍留在了花厅里。

  暮青看着绿萝的背影,直到人离去了才瞥了眼箱子,对月杀道:“抬去阁楼里。”

  绿萝刚才的目光别有深意,她敢断定这箱子不是可儿的遗物。玉春楼里的女子皆是官奴,在进青楼前,家中必定遭抄,哪里能带箱子进青楼?

  萧芳为何要说谎,为何要拐弯抹角地提醒她箱子比书要紧?

  月杀将箱子搬上阁楼后,把书搬出来后,果然发现箱子的底部不对劲,明显比正常箱子的底部高些。

  有暗层?

  暮青立刻便看了出来,她在军帐里用的正是这种箱子,暗层里放着她的私人物件。正因如此,她很容易便找到了打开暗层的机关,刚要去动,月杀便阻止了她,道:“退远!”

  暮青依言退远,月杀显然还因前夜之事心有余悸,但她相信箱子里并无杀机,多说无益,看结果就好。

  暮青站在远处,见月杀抬臂一挥,掌心下细丝飞射如电,钩住暗扣一扯,暗层砰地掀开!暮青离得远,没瞧见箱子里放着何物,只瞧见月杀往里面看了眼,随即速速退远,三两步就退到了楼梯口,一扭脸匆匆下了楼去。

  暮青来到箱子跟前儿一看,顿时怔住——暗层里放着满满的月事带!

  那些月事带触之柔软,与她昨夜用棉花和草纸做的月事带相同,针脚细密,棉布洁净。

  暮青怎么也没想到,今儿会收到一箱子的月事带,还是萧芳送来的。这方法是她昨夜用过的,莫非是步惜欢找萧芳做的?

  正想着,窗外传来了月杀的声音,“有客。”

  又有客?

  “何人?”

  “宣武将军夫人。”

  暮青怔了怔,宣武将军夫人不就是步惜晟的嫡妻高氏?

  今儿是何日子,冷冷清清的都督府,怎么忽然门庭若市了?

  暮青满心疑惑地去了花厅,高氏带着个婆子正在厅中奉茶,见到暮青便起身见礼,随后从桌上抱起两只盒子来。

  “妾身听闻都督前夜遇刺,特带了些老参和燕窝来,望都督收下补补身子。”高氏说话时打量了暮青一眼,见她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暗暗松了口气。

  婆子将盒子打开,见那支老参有些年头了,燕窝也是上等的血燕。自从高氏和暮青联手力挽废帝之危后,宣武将军府就和恒王府结了仇,宣武将军本就是个闲职,步惜晟死后,府上没了朝廷的俸禄,高氏只能靠着陪嫁的铺子和庄子养活儿女,加上恒王继妃宋氏时常命人来府上吵闹,高氏的日子过得实在有些艰难,府里像这样的老参和燕窝怕是不多了,今日送来都督府,日后府里人若是急需,恐怕是难找了。

  “我虽遇刺,但未曾受伤,不需进补。”暮青不觉得高氏想图都督府什么,她今日虽然加封了二品,但众所周知,这荣华富贵并不长久,跟都督府走得近,日后可是要被清算的。

  “这……”高氏也看出暮青没事,于是看了婆子一眼,婆子拿出几张银票来,高氏道,“这些银票是妾身的夫君生前留下的,不多,只是聊表心意。妾身听说水师里有几位将士不幸捐躯,还请都督收下这些,给将士们的家眷日后养家吧。”

  “不必,朝中已发了抚恤银。”暮青言语冷淡,她惯常如此,不懂得如何面对善意,只是想着高氏送的这些都是她日后所需,不忍收下,于是便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高氏却有些尴尬,夫君服毒那晚,这少年去验尸,她其实并不喜欢他,且有些防备和敌意,最终却是他救了将军府满门。如果那晚没有他,夫君会被冠以通敌之罪,她的儿女甚至娘家都要受到牵连,因此这恩情她记在心里,本该早点来道谢,只是夫君新丧,她觉得登门拜访不吉利,昨日听说了遇刺之事,今早才赶紧来了,但所备之礼都督府一样也不收,难免有些失落。

  暮青看见高氏的神情便沉默了,过了半晌,命月杀取来一只木盒,拿了一半血燕收进盒子里,道:“够了。”

  说罢后,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多谢。”

  高氏愣了愣,随即笑了,福身道:“理该是妾身谢过都督。”

  暮青只负手点头。

  高氏知道暮青的性情,也不多留,:“那妾身就告辞了,日后都督若有所需,只管派人去将军府说,虽无高权,自当尽力。”

  暮青看了月杀一眼,示意他将人送出去,自己则立在花厅门口望着高氏主仆的背影,心生宽慰。

  步惜欢的亲人里,父亲庸懦,继母跋扈,弟弟阴毒,唯独庶兄有心进取孝敬母亲,却英年早逝,好在孀妻知恩图报,这算是唯一让人欣慰的了。

  今日都督府里当真门庭若市,高氏走后,又来了两拨人。

  一是元钰,一是盛远镖局的万镖头。

  元钰未嫁,出入都督府有违礼教,但她自幼受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