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战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唐无忧不经意的看了颜萧一眼,可令她意外的却是他根本没有看她,她淡淡垂眸,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回想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单纯到让人头疼的一个小鬼,可是现在看来,他真的是长大了。

  她并不埋怨他做出起兵的决定,只要他能将她放下,即便是恨,她也甘愿。

  一旁,穆连城紧皱着眉心,一脸错愕的看了唐无忧半晌,而后试探开口,“敢问,你是不是妙毒仙”

  闻言,唐无忧淡淡转眸看向穆连城,“难得连城皇子还认得我,真是荣幸之至。”

  听到唐无忧开口,穆连城顿时愕然,“毒医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他们手里,是他们威胁你吗”

  唐无忧一声轻笑,但却满含讥讽,“连城皇子可真会说笑,这世上哪有哥哥威胁妹妹的道理你既出兵犯我辽国,我作为辽国公主,自然是要亲自迎战。”

  话落,那鲜红的面纱被她轻轻一扯,迎着清风,展露那含笑淡雅的面容。

  看着她那张脸,穆连城心下猛然一惊,“是你这怎么可能”

  粉嫩的唇瓣深深一扯,唐无忧好笑的看着那一脸惊讶的人,“连城皇子为何这般惊讶,是没想到妙毒仙会是我,还是没有想到我还活着”

  穆连城摇了摇头,“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妙毒仙,你以为你穿一身红衣就能蒙骗于我你还嫩了点。”

  见他这般执迷不悟,唐无忧也不想再解释什么,她撇了撇嘴说“既然你不相信,那便罢了,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战场是先聊天再打仗的,当真是有趣。”

  在唐无忧与穆连城闲聊间,唐无辛始终瞪着站错了行列的宫洺,他实在是理解不了这个人,若说他痛恨辽国,他又帮唐无忧一起夺得这辽国皇位,若说他不爱她,他又甘愿在得知唐无忧死讯之后放任求死,可是当一切全都回归到正常之时,他又站到与他们为敌的行列当中,这个人,简直是莫名其妙。

  这时,颜萧二话不说,将手中的剑缓缓举起,而后蓦然落下,见此,唐无辛神色一凝,同样挥手,之后,再无言语的机会,数万大军便展开厮杀。

  混乱中,唐无忧眼眸一缩,倏然从马背上跃起,在那一众将士中捞出一人,拉着他就往回走。

  一身铠甲下,林文茵被压的更显单薄,唐无忧硕大的步伐让她跟的有些吃力,几个踉跄过后,她终于一把将唐无忧拽住,道“无忧,你要带我去哪”

  唐无忧猛然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她,“你简直是疯了,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兵荒马乱之内,苏子辰快速的寻找到那身红衣,然而,当他看到她正站在人群中间时,眉心一紧,驾马而去。

  “我不要一个人留在那等你们的消息,梅兰已经没有消息了,我不想最后连你们的消息也失去,我宁愿跟你们一起上战场,我也不要等。”

  苏子辰走来时刚好听到林文茵的这番话,看着那带着头盔的人,他不由的一怔,“怎么是你”

  唐无忧恼怒的叹息,但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训斥她的时间,她转头看向苏子辰,交代道“我把她交给你,给我看好了。”

  话落,转身一跃,鲜红的衣纱如一头赤红的飞鹰,满满都是戾气,直奔穆连城而去。

  这时,一个西楚兵将突然横生而出,拦在穆连城面前,见此,唐无忧眉心一拧,带她看仔细才发现,那人不是别人,而是那个之前从皇宫逃出的念文奇。

  唐无忧所出的掌没有收敛,但却被念文奇手中的长刀所挡,见此,穆连城横插一脚同样袭向唐无忧,唐无忧来不及分身,蓦地,一阵强劲的内息从耳畔扫过,扬散了她的一头墨发,而在此之际,她的一掌也准确的打向了念文奇。

  唐无忧回头看了一眼掌风袭来之处,不出意外,她果然迎上的是宫洺那双略含担忧的双眸,她淡淡一笑,而后冷冷看向念文奇,“你还真不死心啊,辽国不成事就开始转战西楚,本是倒是不小。”

  念文奇捂着胸口,险才站稳,他厌恶的瞪着唐无忧说“若论本事,谁又比得过你把每个人都骗的团团转,你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人。”

  闻言,唐无忧眉眼一弯,毫不客气的笑了笑说“过奖过奖,但是你应该还不知道,我说的谎远远不止这些,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你杀你娘的手法实在是太残忍了,毕竟你爹是我杀的,让你娘为我顶上一条命,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又将她给救活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见一见她。”

  念文奇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没等开口,唐无忧又说“瞧我这脑子,我怎么又忘了,你即便是想见她,也得有命才行。”

  话落,徒手朝着一旁地上的长刀一伸,一股内息直接将长刀吸到了手中,长刀扬起,突然,锵的一声,一股外来之力将她手中的刀挡了一下,唐无忧转头看去,就见颜萧吃力的拿着剑拦下了她手中的刀。

  唐无忧眉心一拧,却见他目光似乎闪了一下,唐无忧不明白他是何意,转而丢掉手中的长刀,回手一甩,数只银针直接飞向念文奇的肩骨和脚踝。

  毒针入骨,唐无忧不相信念文奇还能活着,战乱之内,她任由他跑掉而不去理会。

  颜萧拿着剑的手不由的一抖,惊讶的目光紧了紧,唐无忧提步上前,却再次被他伸手拦下,他抓着她的手腕,小声道“离开这里。”

  闻言,唐无忧蹙眉看向他,“你说什么”

  颜萧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紧,他抬眸看着她的脸,微微一笑,“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没等唐无忧的疑惑再度出口,蓦地,颜萧将手中的剑再次举起,剑刃一转,就见本是与辽兵交手的东晋兵,将顿时转移攻向西楚。

  唐无忧呼吸一窒,“你”

  颜萧嘴角一勾,只是还没等勾勒道极致,目光顿时变的惊恐,他一把将唐无忧推开,迎面而来的剑却直直的刺入了他的腹中。

  穆连城死死的抵着那穿透他身体的剑,咬着牙,恶狠狠道“你居然敢骗我,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下场。”

  看着眼前的情景,唐无忧愣了,她在来之前想过上百种的结果,包括她自己死在这战场上,但却唯独没预料到这种。

  她愣怔上前,却见穆连城猛地将手中的剑硬生生的从颜萧腹中抽出,她看着那缓缓倒地的人,唐无忧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她没想过要他死,从始至终都没有,她情愿他恨自己,甚至恨到兵戎相向她都不在意,可是现在却

  在唐无忧失神之际,穆连城心一横,再次将剑一甩,直接朝她而去,唐无忧紧紧握拳,但却没有心思去理会穆连城,正当那闪着银光的剑朝她袭来的那一刻,蓦地,一道身影闪过,夺过他手中的剑,一掌将他打了出去。

  慌乱中,宫洺回头看了一眼慢慢跪在颜萧身边的唐无忧,不由的皱了皱眉,“照顾他,你也小心。”

  唐无忧点了点头,目光始终看着那面色苍白却始终含笑的人,见此,宫洺头一转,目光顿凛,横握的刀一旋,刀面朝下,提着便追穆连城而去。

  “月儿”

  唐无忧轻轻捂着他腹上的伤口,不忍的皱眉,喝道“闭嘴,颜萧,你是傻子吗,为何要做这样的事,你知不知道会没命的”

  一声轻笑,颜萧的脸上丝毫没有后悔的表情,反而像他们最初认识一样,是那般的明朗,可是,他开口的声音却不再像以前一样具有活力,“月儿,你终于肯再跟我说话了。”

  唐无忧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而后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拔掉布塞往手心一倒,却发现里面只剩下最后两颗,正准备将药丸给颜萧服下,可谁知,突然被一个士兵手中的长矛扫过,正巧打在她的手上,手中两颗小小的药丸,顿时没入了众军的脚下,一点残留都没有剩下。

  唐无忧眼眸狠狠一缩,愤恨的眼顿时变成了琉璃般的紫色,“混蛋。”

  一声怒喝,唐无忧手上金光一闪,挥手之际,颜萧身边的剑倏然飞起,直中那人吼中。

  看着那人倒下,唐无忧急切起身想要去找那两颗仅剩的药丸,颜萧突然伸手将她拉住,含笑间他轻轻摇了摇头,“不要走。”

  看着那被万人踏过之地,唐无忧忍不住眼眶发红,她再次跪坐在颜萧身旁,伸手便扯去他的盔甲,“我先帮你止血,没事的。”

  褪去盔甲,突然一个黄绸包裹的物件从他的怀里掉了出来,唐无忧没空理会,但却被颜萧制止的抓住了她的手。

  他费力的拿起地掉落在地被自己鲜血染红的黄绸,动了动泛白的唇,“月儿,不必再白费力气了,我既然选择这么做,就没有打算再活着回去,这个,这个是你曾经想要的东西,我不负你所望,拿到了,这次不是偷的,是凭着我自己的能力,实实在在得到的。”

  闻言,唐无忧将目光落向他吃力举着的东西上,她伸手接过,将它打开,一个碧翠的玉玺,微微泛着红色的血渍,见此,唐无忧眼底顿起一层薄雾,转而又将黄稠系好,塞还给他。

  “谁出兵打仗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的,你是不是傻的”

  听着她昂声呵斥,颜萧不由一笑,“我最喜欢听月儿这般教训我了,我还以为在我有生之年再也听不到你的训斥,如今看来,我倒是死得其所。”

  终于,唐无忧再也忍不住,一滴晶莹从悲伤的脸上滑落,没入了颜萧那染满了血的衣袍之内,“你能不能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颜萧无力的勾唇,再次拿起玉玺递到唐无忧的手中,“月儿,你曾说过,只要我得到玉玺,你就肯嫁我,现在,我拿到了,我想把它给你,我知道,这辈子我不可能娶你了,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把你,把你的下辈子留给我。”

  此刻唐无忧的泪就像坏了闸似的不停的流,她摇了摇头,决绝道“不行,你若敢给我死,不管是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我都会不理你,颜萧你给我听着,我曾经身受三十七只长箭,但却仍是活过来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凭什么给我死,你就这么没用吗,你给我挺着。”

  颜萧无力的张了张嘴,伸手抓向唐无忧的衣袖,“好月儿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我求你答应我就算你跟皇兄情已订到来世也请你给我给我个机会”

  见他这般,唐无忧又怎会不知道他真的已经到了极限,她抹去脸上的泪,给了他一个最为极致的笑容,而后低头在他的唇上轻触片刻,再次抬头,本是被抹去的泪再次将她的脸打湿,“我答应你,这个吻就是证明,下辈子,我会爱你。”

  看着那慢慢含笑阖眸的人,她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捏住,让她难以呼吸,此刻的她竟是后悔自己曾经为什么没有对他再多包容一些,而是对他那般的决绝。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砸在了唐无忧的身边,转眸看去,原来是穆连城被宫洺丢了过来。

  紫眸中泛着点点的晶莹,她将颜萧的尸身挪放在地上,而后起身从一个尸体上拔下颜萧的剑,转而走向穆连城。

  她什么都没说,无神的眼底看上去极为阴鸷,手中长剑一紧,猛地刺在了穆连城的腿上,剑柄一转,只听穆连城一声嚎叫。

  “痛吗这就受不了了,接下来还有更刺激的要怎么办”

  看着唐无忧脸上淡漠的神情,穆连城忍痛开口,“妙毒仙,我认错你了,枉我一直拿你当朋友,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

  唐无忧紫眸轻轻一摆,眼底的不屑已经满溢,“不是你认错我,而是你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朋友,你也配”

  话落,手中的剑猛地一拔,鲜血淋漓,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原本我只是想要守住辽国便罢了,可是如今我改主意了,你说我若是押着你去西楚,让西楚王退位,你觉得他会不会同意”

  闻言,穆连城惊愕的看着她,“你妄想。”

  “妄想”

  一声无情的嘲笑,唐无忧转身看向那战乱的众兵,手上仅在一瞬间便蕴上一道浓重的金色,喧扰之中,她轻轻阖眸,当紫眸再度张开之时,那满含内息的一掌怦然打了出去。

  一阵山崩地裂之势,将三国数万兵将全都震在原地,当轰鸣声慢慢平复落下,唐无忧缓缓将手中玉玺高举,扬声道“此乃东晋国玺,从今往后,东晋与辽国皆合,从此再无兵事,另,西楚皇子如今再我手中,不怕告诉你们,东晋,我也要定了,你们若是有意归顺,今日的仗便不必再打,眼下已是死伤无数,你们若是想要继续执迷,伤的只会是更多的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