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2)

加入书签

  通常情况下我们会说,看一个人要由表及里。〖〗

  男主这种东西自然也不例外。从他的出场方式,他身上的黑气以及他那冷冰冰不可一世的眼神里,我们可以基本推断出,这是一款经典实用型男主,他的全名叫做邪魅冷酷全能冰山型提款机打杂器兼高级自动ox棒。

  这只男主的名字叫做独孤冥夜,他的性格正如他身周的黑气一样冰冷残酷,他的存在意义就是在女主折腾完之后替她把所有相关人物安抚好或者直接干掉。他和女主一起走着别人的路,然后让别人不得好死。

  男主出场了,女主还会远吗?更何况本文女主可绝对不是什么韬光隐晦的低调人物。

  苏青竹的目光迅速离开了天空,扫向人群。不出意外地,还没等视线轮过一圈,她就发现了那位浑身上下闪闪发光的天命女主。

  那是位有着倾国倾城,倾房倾墙,沉鱼落雁并且沉虾掉鹰般绝美容貌的……那么样的一枚少女。

  她的眼眸比飘着乌云的天空更蓝,她的长发比葫芦七娃那被毒汁泡过的葫芦更紫,还闪烁着污水沟里经常会浮现出的那种五彩光泽。她的容貌比泰国人妖还要精致,脸上的笑容比大肚子富商那镶了钻石的假牙更加闪烁逼人。

  像这样出众的人物,即便只是一脸花痴相地在那里冲着头顶上众帅哥流口水,她也依旧是闪闪发光的。〖〗于是在这强烈的两极相吸之下,她的目光很快与男主交汇了,周围的一切瞬时成了摆设,鸿蒙宇宙轰然而开,从此有了光,有了热,有了太阳和月亮,也有了天地万物……

  苏青竹颤巍巍地伸手捂脸,她怕再看下去会把眼睛晃瞎。

  不过纵然如此,她刚才看那两人的时间还是略微久了些。男主君是何等人物,虽然这只是本小言,但他所开的外挂绝对不逊于那些有着超强王霸之气的主站种马文主角,只见他神色一凛,突地转头往苏青竹这边看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扭头的刹那间,某只炮灰噌地一下……蹲下了。

  独孤冥夜皱着眉在人群里来回扫视,他刚才分明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敌意,但却怎么也找不到来源。这时候初试开始,他才踏着飞剑离开。

  苏青竹暗暗擦了一把冷汗。她以后再也不乱瞅了。

  初试大抵就是测试资质,从满满一广场的种子里面挑选出个大饱满的,而将那些没有发芽机会的种子们全部筛除掉。不过还真别小看这一关,本来满满一广场的人,经过这么一筛除,竟然生生给卡去了三分之二。

  除了资质不好的人外,也有很多年纪不符种族不符要求的生物们被撵了出去。苏青竹就亲眼见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翁拄着拐杖黯然神伤地离去,除此之外还有抱着婴儿的,没有手脚和胳膊,只剩个脑袋身子被人在木板上抬来的,还有人留着大胡子,模样分明就是个魁梧大汉,身上却穿着轻纱薄裙,胸口也鼓鼓囊囊,总之完全看不出是男是女。〖〗几位仙师考官交头接耳地商议了半天,最后以性别不符的缘由拒绝了他。

  因为道者这边报名的要比武者至少多出一倍左右,以至于苏青渊那边都已经测完资质,拿到了武者铜牌的时候,苏青竹和薛鸿福的前面还有着一望无际的队伍长龙。

  这时候前面突然响起一阵夹杂了羡慕嫉妒恨的惊呼声,却是出现了一位灵窍俱开天资极高的道者,可以免去其余几试直接加入九道学府。但是那人却不知怎么拒绝了这项殊荣,高傲地表示凭小爷的本事,想通过九道之试简直比端个菜碟还容易,用不着你们给特殊待遇。

  “这是哪里来的傻x,脑袋让巨灵鸟的粪糊了吧?”排在两人前面的男道者忍不住吐槽道,“居然放着免试名额不要反倒要去参加比试,真是嫌命太长了,别以为九道之试就不死人。”

  苏青竹深有同感,有那名额不要给她啊,扔了多浪费。

  “那……那个……”薛鸿福磕磕巴巴地在后面搭腔,男子以为他也想发表一下看法,于是回过头来,只听得薛某人说道:“那是我弟。”

  男子&苏青竹:“……”

  原来是那厮。〖〗苏青竹想起了之前在城下遇见的那个模样嚣张的小鬼头,虽然个头不高,年纪也小些,但看那模样,倒有点儿男配的架势。一问名字,却是叫赵玄朗,家住终南山,因为这次要参加九道之试而在他家暂住,果然是众多男配之一。苏青竹对这个人印象不算特别深,只记得前期的时候出现了几次,为了女主杀了不少人,虽然年纪小却手段狠辣,性子也很傲,总的来说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鬼。

  不过说起来,文里所记载的巨富财神好像就是这小鬼,却是丝毫没有提到过薛鸿福半句。但赵玄朗不过是薛鸿福的表弟,姓氏也是不同的,怎么会越俎代庖挂了薛小胖的名头?

  薛鸿福还在那里焦急地给弟弟辩解,说他只是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免试名额的重要性。苏青竹无力纠正他的世界观,只好暗自帮忙把这位表弟划入危险防范的范围之内。

  也许是排队的时间太久了很无聊,前面的那名男子尴尬了没多久,又忍不住回头来没话找话。他的知识似乎很是渊博,天南地北一顿闲扯,说得薛鸿福一愣一愣的。结果苏青竹听着听着发现不太对劲,这厮讲来讲去说了一大堆,结果最终好像都是在夸耀他自己。这个人辛辛苦苦地举了无数例子,来证明他的衣着打扮是鸿蒙中最流行最时尚的,他的鼻子嘴巴全部都是最完美无缺的,他的气质是无人可超越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如果他是鸿蒙中排行第二的美男子,那么世界上定然无人敢称第一。

  此君名为东方英俊。〖〗

  苏青竹瞅了瞅他那一头鸟窝般的乱发和脸上花花绿绿有如马戏团小丑一般的花纹妆,又看看这厮身上形状古怪的不规则大长袍子,默然无语地垂下头,拒绝发表任何意见。

  薛鸿福倒是跟他互动的非常好,一个什么都敢说,一个什么都信,结果最后两人竟然成为了知己。东方英俊这么多年来还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