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头戴绿帽子的队长身上挂着一大串符箓条,踩着斑驳掉漆的飞剑在前方领路,后面两位衣着光鲜的队员捂着鼻子垂头丧气地跟着。〖〗

  那符箓里面肯定加了臭鼬的腺和一种名叫莲榴的古怪植物果实,再加上苏小炮灰的飞剑价格太过便宜,质量不太好,被踩了这么多天接缝处已经有些不牢固了。

  虽然苏青竹在三试开始前用仙灵钉叮叮当当地修理锤订了一番,但飞的时候总是发出难听的吱嘎声,听得后面两人耳朵直疼。女主君和男配君身上的灵宝向来是数一数二的,别说用坏了,估计稍微脏个角儿人家都立马换新的,何曾受过这等噪音折磨?一时间就在怪味道和怪声音中摇摇欲坠,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然后苏青竹飞的还不消停,因为那飞剑有点儿要散架子,老是晃来晃去,她也早已经掌握了控制技巧,身体也跟着晃来晃去维持平衡,只晃得后面两位头昏眼花,再加上山洞内地形不好走,到处是嶙峋怪石,两位队员终于受不了了,要求苏青竹别再飞,下来走路好了,这样找灵草也方便些。〖〗

  天煞洞里到处都阴森森的,寒气逼人,虽然遍地长着颜色诡异的植物和苔藓,头顶上却是凝了白惨惨一层霜。还长着冰锥,不时往下面滴水,那冰锥有的是白色的,有的却是黑色的,还带着腐蚀之气,每滴下来就能听到地上发出“嗤啦”一声,溅过的地方冒起黑烟,石头都能弄出一个小洞。但是在那些有着黑色冰锥的地方,正下方总是生着一朵白色的花,花瓣如冰晶一样鲜嫩璀璨,形状像筒一样,里面探出几根娇嫩花蕊,微微颤动,仿佛娇羞的少女一般。

  “好漂亮的花儿。”夏紫梦叫了一声,美丽的脸上流露出向往之情。她收起法器,撩起裙摆朝着那花走去,看那样子竟是想伸手去摘下来。

  “真是蠢货。”赵玄朗冷冷哼道,“你要是不怕手烂掉,就尽管摘吧,白痴。”

  夏紫梦闻言一愣,眼中瞬间泛起水雾。她犹豫着站在花朵旁边,想伸手又不敢,委屈的模样连铁人看了也会心疼。〖〗可惜赵玄朗不是铁人,苏青竹更不是,看来这位小男配暂时还没对美丽的女主角起什么应该有或者不该有的绮丽心思。

  冷漠无情的绿帽子队长炮灰苏化身为鸿蒙植物学指南,淡淡地道:“腐尸玉花,草生植物,多生于风化尸骨之上,由阴气滋养而出,喜吞瘴气,吸食阴腐凝汁。含剧毒,可食人,多为鬼宗炼制魔器所用。”

  夏紫梦脸色惨白,手唰地一下缩了回来,模样颇像是受惊的小兔子。她怀里的狐狸伸出脑袋,舔舔她的脸蛋,似乎在对美人儿进行安抚。赵玄朗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苏青竹则瞅瞅手里的薄册子,注意到其中写着“腐尸玉花一株”的字样之后,她略犹豫了一下,在怀里摸出一只布袋子,蹑手蹑脚地朝着腐尸玉花走去。然后就见她唰地一下,把带子套在腐尸玉花上面了。

  “……”她这姿态怎么那么像人贩子在诱拐小女孩?——夏紫梦这样想。

  “……”这是猪妖偷猪草的一贯行事作风吗?——赵玄朗这样想。〖〗

  “喵。”——非天这样说道。

  那腐尸玉花绝非它外表所看到的那样冰清玉洁,与之相反的是,它却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植物,甚至说是动物也不为过。在被套上布袋的一瞬间,那玉花突然猛烈地挣扎起来,发出刺耳可怕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在嘶鸣一般,撞得袋子嘶嘶作响,有黑色液体从袋身上渗透出来,很快将布袋腐蚀破掉,发出嗤啦嗤啦的诡异响声。

  “快躲开,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困得住它!”赵玄朗脸色一沉,掌心聚起雷光,却是要以雷术轰击的样子。苏青竹听到声音,赶紧摆摆手示意他稍慢动作,自己则不知打哪儿抓出一片树叶子,就那么放在唇边吹了起来。随着乐声响起,赵玄朗动作一个踉跄,竟是生生地后退一步,夏紫梦的脸不知不觉间变得跟头发成了一个颜色……

  此刻,千里之外的云音山中,苏青渊以及另两位仙人武修正站在白雪皑皑的山顶。在他们面前奔跑着十数名身披白色冰晶雪衣的精灵小人儿。他们手里拿着用冰雕琢出来的小笛子,放在唇边不住地吹奏,发出悠扬的笛声,那音乐悦耳动听,美丽得就像一个梦。〖〗

  这些小人却是雪精。他们只吹奏了不多一会儿时间便匆匆散去,化作飞尘没入了碎冰里。一位武修男子叹了口气,感慨道:“真美的曲子。像这样的笛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