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苏青竹大惊失色,这时候已经有其他修者赶过去,从薛鸿福背上将人取了下来,开始在那边进行紧急处理。〖〗苏青竹依旧被拦住不让过去,非天见她着急,自己猛一蹬腿从她肩上蹿了出去,试图仗着体型优势从人缝里插过去,结果半途被一堆凭空生出的藤条缠住,又扔了回来。

  “你的契约兽太大了,肯定过不去。”东方英俊道,并且伸手给她指指不远处一位身着青袍的鹰钩鼻道修,“那位仙师是主修木系的,这里到处都是树,肯定被他布下了‘一叶泰山阵’。要是你的灵兽种类多的话,我建议你最好用长度不超过一指的虫系灵兽,这样有三成的几率从阵眼中钻过去,不过你的灵兽也有七成几率会死于灵阵下。”

  “没事。”苏青竹摇摇头,虽然不能过去,但是薛鸿福一直在那边给她打手势,示意她放心,说明苏青渊没什么性命危险。想来薛小胖身上也是带着很多疗伤灵药,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想到这里苏青竹心下稍安,又想起东方英俊刚才那一番煞有其事的分析,不禁好奇道:“你说的那个‘一叶泰山阵’,是指的什么?”

  东方英俊虽然不爱管闲事,却似乎很喜欢显摆,一听苏青竹询问立时得意起来,掌中黑斑羽毛扇嗖地一摆。如果忽略他那诡异的发型和衣着,还真有点诸葛亮的架势。

  “有句古话说的好,正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一叶泰山阵乃是以道者元气勾勒植物灵气密布出的一张大网。〖〗它虽然不会遮蔽旁人视线,却能感知灵网范围内所有元气动向,灵力高深者甚至可以在这灵网之内化出幻象,遮蔽陷阱。正所谓虽不见之泰山,泰山依旧在,若是不小心掉进了陷阱中,那可就定然会送命无疑了。”

  “你真厉害。”苏青竹佩服道,“那你是怎么看出这里有这个阵法的呢?”连非天都不知道的,不过想来毕竟非天是魔族,对于人类的东西肯定没有那么了解。

  “很简单。要知道每个地方的元气都是有着固定的分布规律的。你可以用神识来感受一下,这前面的木元气不仅量多而且呈粘稠状,交错如网,再加上两旁树木叶片出现了枯萎状态,你的契约兽又是被经常与一叶泰山阵相并联使用的天山鬼藤蔓所捆缚,自然很容易就能瞧出此地所下的布置。”

  “原来如此,受教了。”苏青竹点点头。其实她本来还想问神识是什么,不过苏青渊已经由人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她也就没有再多说话,而是大步朝哥哥跑了过去。

  虽然她只是一个穿越来的外界人,但苏青竹早已把苏青渊当成自己的亲哥哥看待,见他受伤自是心急如焚。

  苏青渊身上共受了有四五处伤,有的地方伤口撕裂的很严重,像是被利爪抓伤,有的地方又像是齿痕,总之恐怖的很。薛鸿福满脸惊惧,结结巴巴地向苏青竹讲述事情经过,大体经过就是他好不容易勉强通过九道二试,却在离开考场的时候遇到了诡异生物,就在扔出的金甲护卫符全部被撕碎的时候,苏青渊脚踏着一块五色破布从天而降,赤手空拳打死了数只怪物,但同时也受伤多处。〖〗亏得他因为没有盔甲,早上出门时用木块和铁板在身上重要部位绑了多处,没有受到致命伤。

  九道学府方面对于妖魔之事讳莫如深,只肯表示是兽园里跑出了异兽。不过这毕竟算是学府方面的责任,圆球理事不怎么情愿地过来询问苏青渊有没有什么希望实现的要求,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给点灵币打发掉算了。苏青渊却不要钱,只想要一件武器,并且不是武修而是道修的武器。

  他自然是给苏青竹索要的。

  那位理事先生据说是由日宫仙庭派遣下来的大人,非常的高傲而且还很富有。他留下了一柄金色符笔。苏青渊看起来很高兴,他不顾满身的伤,挣扎着把符笔递给妹妹,笑着说这回赚大了,这支笔少说也要几十金灵币才能买下来,要比竹筒山上所有的竹筒加起来还要贵呢!

  苏青竹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儿。她从非天那里打听过了,像这种吸人精血强行逼迫他人做保镖的东西基本都是用非常歹毒的法子炼制而成的,想要解除非常困难,也就是说她在将来也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要负责保护薛鸿福。但是她不能再让哥哥为自己冒险了

  九道三试开始的时间是三天后,在这次考试之后入学的人员就能基本定下来了。〖〗因为有专门的医师过来帮忙治疗,苏青渊身上的伤也无大碍。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男子却撵出了旁人,悄悄地请求妹妹,在三试开始之前为他卜上一卦。

  “阿竹,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提起这些。”苏青渊道,“可是就这一次就好。我没有那方面的天赋,从爷爷那里学到东西的只有你。就算是哥哥拜托你,帮我看一看我的死劫,是不是这次九道三试。”

  “……你说的爷爷是……”苏青竹心里涌起一丝不祥预感。

  “阿竹啊,虽然爷爷是对你态度差了些,你也不能假装不记得他的名字啊,重男轻女的毛病很多老人家都有的,不过每次他偷偷塞给我的东西,哥哥最后还不是都给你拿来了么?你就别记恨这些了。”

  “我只是想知道那位老……”

  “阿竹你不能这样。虽然爷爷现在的确很老,也的确没有死并且壮得像头牛,但你不能叫他是老不死的,哪怕是叫名字呢,你叫他蜻蜓也好蚂蚱也好,但是你不能……”

  “苏青庭?”苏青竹一下子回忆起了这个曾经把自己害了个底朝天的名字。苏青渊用力点头,高兴地道:“是呀,要知道你的名字还是爷爷给起的呢。当初你刚生下来的时候,正好窗户外面有人杀了一头猪,正在清理猪毛……”

  “我忘记怎么才能卜卦了。〖〗”苏青竹迅速打断他的话。她对于自己的名字来源是猪而某苏青渊的名字来源是猿猴之类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

  半个时辰后,苏青竹抱着一大卷灰突突的图卷以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去了舍房。她真的不知道苏青渊是什么时候把这堆东西给运过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