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没多久,苏青竹来到了天字院。〖〗比起玄字院,这里的环境要好上许多,房间也是单人间,屋内无论设施或者空间等等都比苏青竹那里要好的多。

  赵玄朗小生活过的是相当滋润,他不知用什么方法让整个屋顶都长满了树藤,藤枝间生着无数红红绿绿的果子,那小少年仰着身子躺在飞剑上,伸出一根食指朝着空中一点一点,道道雷光溅射击出,将那些果子打得支离破碎,果香四溢。苏青竹注意到,那些果子大都鲜嫩多汁,被击碎之后却连半滴汁液也没有洒落,所有的液体还只在半空中便被蒸发了!

  好强悍的雷劲!

  连非天也暗暗拱起身子,毛发竖起,显然是对雷元气相当敏感。赵玄朗终于发现了苏青竹,从床上翻起半个身子热情地招呼道:“喂,猪妖,怎么才来?爷的书呢?”

  “在这里。”

  一条手臂从苏青竹的身后伸过来,某人诧异地发现那只爪子里面拿着的正是她之前一直夹在肋下的金色大书。

  赵玄朗皱皱鼻子,指尖一点,那本书便化作无数零散光团,纷纷摇摇蹿入他身体。〖〗

  “爷的牛肉干呢?”

  苏青竹回手一摸,后背上的大包袱又不见了。接着就见碧落泰然自若地踏前一步,伸手奉上荷叶包数个,续而朝着苏青竹勾唇一笑,眉眼弯弯,好像在等待夸奖一般。

  “笑得真恶心。”非天喷喷鼻子,“你看他都不说话,肯定刚才又去喝粪料了,怕一开口被你闻到。”

  “……”本来好端端一位清隽少年,被这货这么一说,身上登时带了丝诡秘意味。苏青竹虽然觉得非天是在扯淡,还是忍不住悄悄移开了一步,与碧落拉开距离。

  “你什么时候做了这女人的奴隶?”赵玄朗与碧落房间相临,这小鬼最大的爱好就是与人打架,前十个房间的修者几乎都被他上赶着单挑了一番。其中大部分都被他揍得鼻青脸肿,只不过在揍碧落的时候出了点岔子,被对方以水行道术倒轰,结果水导雷电,两人都被轰了个半死。

  自此之后赵玄朗就对碧落有些忌惮,并且每日苦练蒸水之术,目前颇有进展,每次都可以烘干红果一只半还要多三分之一。〖〗赵玄朗暗自决定等他可以一次烤干五百只红果的时候,再去找那株死植物,把他劈成莲干!

  只不过这株植物竟然替猪妖来送牛肉干,这让赵玄朗很是不解。难道他其实误解了,那女人是癞蛤蟆成精,所以跟植物有一腿?

  “我不是她的奴隶。”碧落说道,紧接着,这位神色淡薄的少年缓步走到苏青竹身旁,轻柔地为她梳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又抚平她衣裳上的皱褶,抹去少女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一片果皮,然后在赵玄朗和苏青竹本人炯炯有神的盯视中按下半途挠出的非天之爪,极具温柔地道:

  “她是我未过门的夫君。”

  ——啪。

  赵玄朗手中的牛肉干掉了。

  “你你你你,你说你是……是猪的夫人?”

  “不是猪的夫人,也不是猪夫人,是苏夫人。”碧落纠正道,“以后我随夫姓,你可以叫我苏氏,苏碧落,或者苏夫人都行。〖〗”

  “你,你们……”赵玄朗屁股下的飞剑晃了晃,差点儿整个人一头栽下去,直到苏青竹一行人离开房间他还在原地兀自发愣,可怜的小少年完全被弄懵了,猪妖怎么会娶一株植物呢?异族通婚难道不会生下怪物的么,还是说她的最终目的其实是吃掉那株睡莲?听说凡间的猪最喜欢吃草……

  暂不提这边赵玄朗满脑子胡思乱想,碧落则殷勤地陪同他的苏相公以及宠物向外走,这期间非天多次试图伸爪挠他,都被后者轻松压制。甚至碧落还认真跟苏青竹建议最好不要养太凶的宠物,万一以后不小心伤到孩子怎么办?

  孩子你妹!夫人你妹!这个不要脸的植物人!非天气得毛发倒竖,一个劲地催促苏青竹快走。人类啊人类,难道你不记得修罗武场的薛鸿福了吗?那只柔弱的胖子是多么容易招天雷啊,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喜欢睡烂泥床和喝粪料的植物人抛弃他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苏青竹忍受着碧落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贤妻式嘘寒问暖以及非天的唠唠叨叨,只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说实在的,这位睡莲君并非是她记忆里所有的人物,苏青竹其实并不想跟他扯上什么关系,若是一片莲叶就能决定婚姻大事那简直太可笑了。〖〗她认真地向碧落表达了自己的决定,后者却摇摇头,郑重地告诉她:“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让我为你生孩子的。”

  苏青竹被雷了个透,跌跌撞撞地唤出飞剑打算爬走。碧落却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当即叫住她道:“相公等一下!今天我在……”

  他话音未落,远处骤然响起一声尖锐嚎叫,接着又迅速拉长,变为了古怪的尖啸声,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碧落脸上变色,脚下陡然旋出一朵碧色莲花来,载着他迅速向空中飞去。苏青竹下意识地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