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贼和劫匪虽然都被归结在“坏蛋”这个词语之内,但他们的具体行径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身为一只炮灰,苏青竹的理想当然是做一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捞完东西就跑的神偷,但问题是现在她不当劫匪就得死。

  怎么办?再虚弱的男主也是男主啊。苏青竹觉得自己要真这么贸贸然闯进去,以后也别想在九道学府好好混了。不管怎么样,得想个方法遮住脸才行。

  可惜,没东西可以用。用蚌壳或者鱼骨头之类挡脸那是不可能的,苏青竹此刻无比懊恼自己出门前没有在身上揣一块黑布。

  非天也觉得这么进去很不妥当,不过他考虑的并非是日后报复问题,而是实力差距。〖〗瘦死的大象它也是比猪大的,凭苏青竹这点能耐想跟独孤冥夜硬拼那是不可能的,因此非天给出的建议是——化形改装。苏青竹对此建议拍案叫绝,原因是男主现在法力大失,肯定能用智谋就绝对不会费体力的,变成某些具有致命弱点的生物来让他上当绝对是个好计策。

  苏青竹身上正好带了本《地府小鬼怪诞图》,于是两人商议之下,决定就由苏青竹假扮成地府小鬼,潜入真言水壁救人。

  就像当初在华鸾车上,鼠须管家用五鬼搬运法搬来了装有神鸟青鸢的笼子一样,很多修者也会从阴界召唤出形形□的小鬼来帮忙做事。比如一些雷元气充沛的道者,身边通常会带着一只雷鬼,可以帮忙导引雷电,而在九道之试初试的时候,也有好几位偷偷带了科场鬼来的学子被清理出局。

  其实考试里作弊的大有人在,但前提是你得有本事瞒过考官。〖〗参加测试带科场鬼来就好比参加高考揣进了一本教材,这不等着被撵出门吗?

  苏青竹当然不是要扮成科场鬼——这种东西和包罗万象图等等之类都是属于舞弊范畴内的东西,真言阵法里就有类似的探测法诀,被发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她要扮成的是普通的地府小鬼,假装是被薛鸿福召唤而来,蒙蔽男主,伺机救人。

  扮鬼需要化形变身,这可不是区区一个隐灵诀便能解决的事情了。非天表示此事交给他办就行,但前提是,苏青竹必须得借给他足够的力量。

  “我不会跟你交欢的!”苏青竹警惕道,非天无奈摊爪:“行行行,我知道了,短时间借点力量不需要合欢的,你这人类可真是,难道本魔就那么不值得相信?”

  “说实话,是有点不太可信。〖〗”苏青竹实话实说。非天被噎了一下,半天才气呼呼地道:“你这女人满身鬼气,我还不愿意跟你xx呢!只要你用嘴渡给我一点元气就行。”

  “那给你往哪儿渡?”

  “除了鼻子不通,别的地方哪里都行。反正我身上就这么几个洞,上下都随便,你自己看着办。”

  他说话间已经从苏青竹肩膀处跳到了地上,变回银发少年的模样,紧接着身体又迅速增大,直到恢复正常大小。但他也仿佛突然失去力气一般,身体软软地靠在了水壁上,断断续续仿佛很费力地说道:“快……快来……我站不住……”

  苏青竹过去扶住他,只觉少年身体立即靠向了自己怀里,躯体所触之处柔弱无骨,简直比自己身子还软上三分。〖〗

  尼玛!之前在山洞里当强x犯的时候那股剽悍劲呢?你不是身材魁梧如石刚硬如铁吗?你不是满身邪佞力大无穷吗?怎么一眨眼就由肌肉男变成小白花了?

  苏青竹心里暗暗吐槽,却也没办法,只好伸手将非天搂住。少年的个头足足比她高出一寸半,腿有一大截子拖在了地上。纵然他面目清俊眉眼如花,可这两人比例悬殊,这姿态怎么也瞧不出小鸟依人的样子,只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