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因为在水里这么撞了一下,苏青竹身上整个都湿透了。〖〗非天倒是没什么事,他身上的毛皮似乎能防水,只摇头摆尾地一甩,顿时又干干爽爽。

  通道一直通到湖底。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管子插入了湖中间,头顶四面都是水,水壁是透明的,伸手出去甚至可以触碰到外面游过的银星小鱼。

  苏青竹头发上还在淅淅沥沥地滴水,才换上的新衣袍被打得精透。她并不会什么能够瞬间烘干衣物的术法,只能拧拧头发和衣摆使其不至滴水。亏得这些日子以来她在阴冥阵里习惯了阴冷寒气,倒也没觉得太痛苦。

  非天那几爪子下得有点狠,挠在身上的倒也罢了,偏偏有一爪子不小心落在脸上,又在水里一浸,登时出了五道红印。

  想起苏青竹之前的种种恶行,小黑猫登时有些紧张起来。〖〗那丫头可是个手毒心狠见猫扔猫见马打马的坏女人,之前没把她怎么样呢就把自己折腾了个半死,现在要是发现自己被挠了,还不得要他的命?他现在身体里力量几乎被封了十之□,剩下的一点仅仅能维持变身,根本无力反抗。

  哎,罢了罢了,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魔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伤其筋骨……

  但那只人类却迟迟没有动手,只是闷头走。非天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她发火,不由得有些奇怪。他忍不住跳上女人肩膀,用爪子拍拍她,又拍拍她,又拍拍她,直到那人类晃过神来,呆呆地问他有什么事,非天终于忍不住提醒道:“你的脸。”

  “什么?”

  “你的脸破了。〖〗”

  “哦。”

  “……是我抓破的!”

  “嗯。”

  经过这样一番对话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良久,满脑袋不解的非天突然听到苏青竹说了这样一句话:

  “那个人是谁?”

  哈?哪个人呀,您老人家说的是那位只瞅一眼就能将虐猫大魔王变成花痴兼白痴的古怪仙师吗?

  “我不记得他。”苏青竹皱眉道,“书里没有写过这个人。”

  非天闻言撇了撇嘴。〖〗不好意思,本魔可真没看出你有哪里就不记得他了,连在考试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也叫不记得?

  “他……”苏青竹还想说什么,非天却没有心情继续听她说,迅速打断道:“看你的头顶,二试已经开始了。”

  苏青竹闻言一愣。她的头顶上方不知何时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字符,写的却是二试中的试题规则与答题方法。撇开真言阵法不提,知识储备也是个重要的问题,九道学府里面出去的学子,总不能是个草包吧?

  回想起来那只女主似乎就是靠从迷阵里捉的狐狸帮忙通过此关的。虽说她手头这只非天有些不靠谱,起码对于鸿蒙是比她更了解一些,能够帮得上忙的吧。

  小炮灰定定神将心思收回来,伸手去抓水壁外面的鱼。〖〗那银鱼才一触碰到她指尖便化作点点光尘,同时有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在水廊通道中响起:

  “仙路无尽,九道通天,知百物更当明天理。试问考生苏青竹,仙魔人三界众生,那一界为正统鸿蒙之主?”

  “当然是魔界!”非天抢着答道,“我们红莲魔族才是鸿蒙的主……唔……”

  “回答错误,正确答案是——人界。考生苏青竹,扣掉十分。”

  苏青竹捂嘴晚了一步,结果被那声音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