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猴,第三百零一章:礼物(1/2)传的小妖,要修为没修为,要名气没名气。便是镀上了须菩提徒弟这-锦和小说网
        • 第三百零一章:礼物(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万寿大仙怎么会忽然想见自己呢?

          猴子忽然有点迷糊了。

          之前他在万寿山呆了很长的时间,但由始至终,对万寿大仙镇元子,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在当时来说,猴子只是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要修为没修为,要名气没名气。便是镀上了须菩提徒弟这层金,也入不了万寿大仙的法眼。由始至终没见过,该是很正常的现象。

          现在呢?

          虽说猴子已经贵为一军统帅,甚至说是妖国的军阀,一方霸主也不为过。不过,两者之间似乎一直都没什么交集。

          而且万寿大仙镇元子,那是可以直接与帝俊对话的存在,号称三界第三势力,万寿山的名号,更是在龙族之上。

          他忽然要见自己,这是只是因为自己跟万寿山有点渊源,刚巧到访,所以礼貌性地见个面?

          这说法,怕是谁都不会信吧。

          没有多说,尹德带着猴子就往大殿走。

          一路上,穿过五庄观的回廊,走过石道,四周的建筑都笼罩在缥缈的云雾之中,一如往昔。

          如果说跟当初猴子第一次到五庄观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更加冷清了吧。

          沿途猴子只看到两三个正在扫地的道徒,其他半个人影都没有,空空旷旷的,好像一座冰窖似的。

          镇元子出关了,难道五庄观不是应该热络起来吗?

          尹德师兄呀,五庄观的师兄弟,似乎比以前更少了呢。

          嗯。尹德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说道:出师的出师,下山的下山,自然是越来越少了。

          万寿大仙都不收新徒弟的吗?

          收来作甚?冷清点,有益道心,挺好的。

          哦。猴子默默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那个尹德师兄呀,镇元大仙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这我就不知道,待会,你自己问师傅吧。

          嗯。

          一路走到大殿前,尹德轻轻摆了摆手,示意猴子站住,然后自己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大概是禀报过了,又从大殿里走了出来,抖了抖拂尘,对猴子说道:师傅有请。

          我一个人进去?

          那还要我陪着?

          那倒是不用。猴子尴尬地笑了笑。

          听说你现在在妖都任职,也是一方将帅了,不再是原本的小妖。礼节上,应该比我这深居道观的修士还懂才对。自己进去吧。

          默默点了点头,猴子深深吸了口气,迈开脚步,跨过了门槛。

          光洁,擦得如同镜面一样可以投射人影的木地板。古朴的四壁,青铜铸造的装饰物看上去已经有不少的年份。空旷,而安静。比之殿外,那冷清的气氛更甚了。

          猴子一步步往前,直到大殿的正中,停下脚步。

          主位,屏风前坐在蒲团上的镇元子,一如往昔地身穿一件黑色道袍,一如往昔地,充满着威严。只是两鬓多了一些白发,从面容上看,也比多年以前看上去要憔悴不少。眼光之中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神采。

          不过,这些异样在猴子眼中都是不存在的,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见镇元子。

          稍稍犹豫了一下,猴子躬身拱手,道:弟子,孙悟空,参见镇元大仙。

          那动作可谓是极之标准。

          镇元子上下打量着猴子,许久许久,直到猴子头皮都有些发麻了,才轻声说道:你就是孙悟空?

          回镇元大仙的话,是。

          此时此刻,斜月三星洞的地下室中,须菩提正面对着安放玄叶的池子,一遍又一遍地施法。

          须菩提祖师的三徒弟?

          是。

          现在在妖都任职?

          是不过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妖庭。现在的驻地是花果山,不是妖都。

          哦?驻地不在妖都了?

          之前在,现在暂时不在。刚移出妖都不久。

          为什么移出妖都呢?

          这个说起来有点麻烦,原因挺多,也挺复杂

          话到此处,猴子就没继续往下说了。依旧低着头,一直就维持着拱手的姿势。

          镇元子静静地瞧着猴子,也不知道是还想听猴子继续往下说,还是忘记让猴子免礼了。以至于猴子都有点难受了。犹豫着是不是直接把手放下来得了。

          毕竟,他还真没遇到过谁让他就这么保持这么一个拱手的姿势的。帝俊没这么刁难过他,哪怕是以苛刻闻名的多目怪也没这么干过。

          如果是其他什么人,猴子大概就直接把手放下来了吧。一来他现在修为有了,身份也有了,不至于那么卑微。但镇元子还真不好说。

          这里是万寿山五庄观,不是妖都,妖庭的身份在这里不一定有用。而如果论起修道的辈分,猴子只能是彻彻底底的晚辈,再加上自己的师傅还需要人家片瓦遮头呢

          许久,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镇元子才轻声道:把手放下来吧。

          听到这句话,猴子才缓缓地松了口气。一来是手终于可以放下来了,二来,自己没有直接放手,现在看来倒也是对的。

          顿了顿,镇元子接着说道:你师傅说你性子急,任性妄为,脾性尚需磨炼,老夫怎么看着,还挺乖巧的?

          闻言,猴子不由得笑了笑,想了想,又躬身行礼,恭谨地答道:谢万寿大仙褒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