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七十一回:文秀自首将孽除;大圣迷情冲天怒。(1/1)烂,为什么就没有被传为佳话,流传干古呢?千百年来,除了门当户-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七十一回:文秀自首将孽除;大圣迷情冲天怒。(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是吗?”石文秀苦笑道:“如果有彼此心灵相通,心仪而深爱的美满的真爱,又能幸福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为什么就没有被传为佳话,流传干古呢?千百年来,除了门当户对,功利物质的婚姻,和痴心相爱,棒打鸳鸯的爱情,谁听说个真正的爱情功德圆满,修成了婚姻的正果。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悟空见她多愁善感,正欲宽慰,石文秀用两手指轻轻堵住他的嘴唇,温柔而娇羞地问:“你爱我吗?”

          行者无庸置疑地点点头说:“老孙不但对你动了情,而且是真情,真得连老孙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堂堂齐天大圣,神佛敬我三分,妖魔惧我七成,恶邪闻名丧胆。却偏偏成了你的俘虏,心甘情愿地囚禁在你的心中……,唉,我老孙降妖除魔是何等的威风,在这情字上怎就表达不出来呢?要是八戒,还不给你来个天花乱坠。总之,老孙千年未动过情,这一动情就是真情,义无反顾的真情,真得不能自拔的真情,爱上唯一的你的唯一真情……”

          “你这还是表达不出来!”石文秀嗔笑着戳了一下悟空的鼻梁:“你这骗小姑娘的花言巧语,简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恐你师弟八戒大师也望尘莫及吧!只可惜姐姐已经成熟了,再不相信这种骗人的甜言蜜语了?”

          “真的!”悟空急了:“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句句属实!”

          他的这个样子,比八戒还憨态可掬,石文秀在月光的照映下看得真切,不禁咯咯乱笑。把个齐天大圣笑得又窘又臊。她便开心地问:“你认为我对你是不是真心的,换句话说:我对你是不是真爱?”

          “是!”悟空肯定地说:“我感受到了你对我的爱,是真的,一定是真的。”

          “那么。”石文秀问:“你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心是不是不由自主,莫名其妙地咚咚乱跳,象小鹿乱撞一般!”

          “你怎么知道?”悟空一听奇了:“我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就是说不出味道来,你这一说我就明白了。敢情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我自己还不知道!”

          “这就是心有灵犀的一见钟情,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无条件的爱。我当时也是这种感觉,而且感受到了你的感受!”石文秀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傻瓜,这就是我爱的人是爱我的人的纯洁无瑕的爱,真爱!”

          “对!”悟空颇有同感,连连点头说:“我们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幸福的真爱!”

          “那又怎样?”石文秀从幸福的峰颠跌落到失落迷茫的深渊,伤感地说:“这个世上所谓的爱或多或少地以功利为目地,要么没有真爱,要么真爱没有结局,只有悲剧,我们的爱是真爱,也不过应了悲剧的魔咒,不会有结果的!”

          “这……”行者听了,犹如当头棒喝,是呀,纵是爱比海深,注定没有结局,徒留悲伤罢了。

          而石文秀压抑着痛苦,显得更加痛苦,楚楚可怜地痛苦。刺痛着悟空,剜悟空的心一般,行者控制不住冲动,对石文秀道:“放心吧!凭老孙的神通广大,非打破这个魔咒不可。”

          “傻瓜!别痴人说梦了!”石文秀不是不相信悟空的本事,只是她决定今夜过后,放弃这段感情:“这样不是很好吗?今夜过后,我们各分西东!至少我们爱过,真心爱过,这样足够了!”

          “不!”悟空说:“给我时间,我一定打破这个魔咒,让我们一起演绎完美的爱情故事!”

          “没用的,你那是为难自己。小说网”石文秀在提醒自己,同时也在提醒悟空,他是出家人,不能有凡尘俗念,就是这样的偷偷一爱,已经违背了出家人的原则:“能相爱一场,相伴一夜,我们都应该知足了,即便冲破重重阻碍在一起了,也会受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这样的真爱,只会在非议中煎熬,是不会幸福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和尚是不能有爱情的,大不了老孙还俗!”悟空道。

          “瞎说!”石文秀白了他一眼:“你那样做就是不负责任!”

          是的,石文秀说得在理,行者使命在身,岂能因儿女私情放弃了大事。这一点行者是做不到。可是,他非要和石文秀在一起不可,生生世世地在一起。所以,悟空倔犟地说:“老孙让佛门改律规,充许和尚成亲!”

          行者所说的,正是石文秀想要的,她多么渴望行者这么做,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双宿双栖。然她决定自首,就安心伏法,不能有这样的念想。所以,她对他说:“没用的,不用瞎折腾了,过了今晚,我们各分东西,谁也不认识谁。”

          这话狠心得让石文秀自己的鼻子都酸了,差点就掉下泪来。悟空正要说话,石文秀打断他说:“好啦,我困了,让我躺在你怀里睡上一觉。”说着,甜甜地睡去。

          悟空静候她沉沉地睡去,天亮了也不忍叫醒还睡得香甜的她,任她自然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他们草草吃了一点东西,石文秀便匆匆赶去警局自首。悟空目送她被铐上押进了拘留室,方心酸地回去。

          “怎么样?”大家见到悟空情绪十分低落,纷纷关切地问。

          “文秀把戚明的犯罪证据全交上去

          了,戚明这次是死定了,但文秀也参与并帮助戚明受贿,也坦白地自首了,估计也会受牢狱之苦!”悟空心情沉重地说。

          “阿弥陀佛,戚施主此孽已除,对他是一种解脱。石施主为除此孽,作此牺牲,乃是功德一件,悟空又何必感叹!”唐僧道。

          而八戒和沙僧对悟空神密而邪恶地笑,笑悟空称石文秀作文秀。

          唐僧又何偿不知悟空已深陷情网,察觉出八戒沙僧对悟空不动声色地嘲笑。即对三位徒弟说:“此孽已除,让它成为过去,我等还是继续赶路。”

          瓜哥接过唐僧的话说:“我们一行人出门乘车不方便,师父不是说买一辆轿车吗?咱们这就去买,以后有了车说走就走,方便多了。”

          “你们去买吧!”悟空道:“我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下等你们!”

          众人欢天喜地地去买车,行者待他们前脚一走,纵身上了天庭。

          来到南天门,行者径自往里闯。守卫天官拦住他道:“大圣气色不对,不会强闯南天门吧!有什么事给我等说来,容我等通报一声!”

          “不用了!”悟空没好气地说:“既知俺老孙脸色不对,就别来招惹,老孙就偏不让你通报,就是前来大闹天宫的!”说着,怒气冲冲越过他们住里去。

          “唉,大圣大圣!”一守卫客气地用套近乎的口气对行者道:“你是天庭的坐上宾,玉帝也会让你三分,敬你三分,畏三分。你是要来便来,整个天庭都很欢迎你!只是,小的职责在身,请大圣稍候,待小的前去通报,玉帝自会热情地请大圣入内!”

          “老孙说了,是来大闹天宫,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行者声色俱厉,提起那守卫,随手扔得无影无踪。另一个守卫奋不顾身地阻拦,也落得被悟空三拳两腿打变了形。

          行者出现在云宵殿,众仙神大吃一惊,玉帝忙问:“孙大圣何故前来,是否唐三藏路上遇难,需要我天庭帮忙?”

          “非也!”悟空傲慢地说:“俺老孙是特意来天庭惹事的,今儿个非把你天宫抄个底朝天不可!”说着,神气地看了玉帝一眼,又虎视眈眈扫视了一下殿中众仙臣,挑衅道:“有谁不服先过来让老孙松松皮,然后看老孙如何让这灵宵化作废墟!”

          这天庭众神都成了大圣的朋友,见他如此反常,一个个莫名其妙。玉帝也觉得不对劲,好言对他说道:“大圣有什么诉求,尽管说来,天庭能满足你的,尽力满足,何故说这见外的话!”

          “是吗?”悟空连珠似炮地对玉帝说:“如果你能答应我的诉求我干嘛要故伎重演地特意前来大闹天空呀!因为我的诉求就是为难你!既然你为难呢,就不可能答应。你不答应呢,老孙就只好把你这天庭给掀了,闹你们个鸡犬不宁,直到你答应为止。”

          玉帝见他如此激动,道是他遇上什么麻烦了,耐心地对他说:“大圣稍安勿躁,你没说出来,怎知朕不会答应呢!有什么事就快快说吧,你急,朕也跟着急呀!”

          “好吧!”悟空说:“那老孙可说了,你这天庭之中,不合理的天条都改了,你会答应吗?”

          玉帝按耐心中的不快,问道:“不知大圣认为哪一条天条不合理?倘说得有理,朕可以考虑你的想法。”

          “这禁止人神之恋就极不合理。就拿牛郎织女来说吧,一年只见一次,还不是天庭的格外开恩,是喜鹊搭桥,多么残忍呀!老孙请玉帝废除此天条,任由相恋,管他人神鬼怪,只要两情相悦,任他们尽情相爱!玉帝陛下,你可答应了,答应了天庭便可逃过一劫!”

          玉帝听了道:“孙大圣,你果然是给朕出难题,此天条一废,异类结合,三界岂不乱套。倘人猪结合,生出似人似猪的怪物,如何是好!如果人妖结合,生出的自是非人非妖。人神结合,生出亦人亦神的异类,神界无位,人间排斥,何处立足阿……,如此种种,朕要是废此天条,朕岂不成了三界的罪人!”

          而王母娘娘却勃然大怒,冲悟空吼道:“大胆猴头,不好好保唐僧西天取经,竟敢干涉我天庭政务,这天条律令,何时轮得到你操心!来人啊,将这猴头叉出去!”

          杨戬李靖父子及众天将得令,一个个磨拳擦掌,抛下旧情,正准备与悟空动手。但听玉帝一声:“慢!”将他们招呼住。对行者道:“这天条律令真有不合理之处,当修改者朕定会博采众议,将其修改。可大圣你这是不合理的建议,此律一改,有害无利,是不可取的,朕又怎能采纳!”行者道:“怎不合理,尔等生生将人拆散,造就三界悲剧频发,难道就合理了吗?再说了,这牛郎织女,董永七仙女生出来的宝宝不都一切正常吗?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们自由和幸福呢?”

          玉帝正要驳他,但见太上老君出班奏道“陛下,大圣说得不无道理,这牛郎织女,董永和七公主的爱情故事,感人至深,令人痛惜。而陛下所言的异类结合,的确必须阻止。既如此,何不用一个折中的律法,不仅可以成人之美,成就刘郎织女,董永七公主的幸福。又可避免异类生子之乱。所以老臣斗胆建议,若人神相恋,人鬼相恋,愿为人者,将其贬为凡人,即可让他们幸福地在一起,又避免了三界对天庭残酷无情的抱怨,如此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玉帝听了,颇有道理,即问众仙:“各

          位卿家觉得如何?”文武仙臣齐声禀道:“太上老君所言极是,请陛下明断!”

          玉帝一听,乃是众望所归。即唤七公主与织女星于殿前,问道:“尔等可愿作凡人,与相爱的人厮守终生,一起过平凡的生活?”二仙女一听喜不自胜,不迭地回答愿意。玉帝即命将其剥去仙籍,贬入凡间,与所爱之人相会相亲。不表。

          玉帝宣布,凡三界中人与异类相恋,自愿贬作凡人者,可厮守终生。

          又问悟空:“大圣可对这样们结果满意?”

          行者本想藉此闹事,不想无意中成全了美满姻缘。但他的目的不在于此,当下无动于衷地说:“这算什么?这僧人禁婚一事也当废除!”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一个个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悟空,并对其指指点点。羞得悟空无地自容。哪咤杨戬更是跃到行者跟前,取笑道:“是你这僧人动了凡心吧!是什么样的美女能让你堂堂的齐天大圣把持不住,动了真情,不顾一切地来冲撞玉帝陛下,逼改天条。还不快快如实招来!”

          行者臊得埋头不敢正视他们。引得众仙哄堂大笑。

          而王母娘娘怒不可遏地喝道:“你这猴头皮痒,竟敢得寸进尺,无理取闹。这色戒乃是出家人了断尘缘必戒之律,否则红尘末了,就没资格做和尚。你竟敢凡心不死,既要做和尚,又要娶媳妇,分明就是欠打!”

          悟空一听,火与气一并窜了出来。怒骂道:“什么破天条,管他合不合理,都是你们说了算。老孙就知道你们不会从民意,今儿个豁出去了,你们不改天条,老孙便把你这天庭给掀了!”说着举棒便打。

          这行者冲动起来,果然不计后果,你看他抡起金箍棒,不毁建筑,不打别人,直指玉帝王母,泰山压顶地挥动神棒向玉帝王母的天灵盖劈来。吓得杨戬,哪咤父子及众天神天将,顾不得与大圣的交情,慌得几十件兵器同时架住金箍棒,众仙臣将悟空团团围住。

          眼看一场拼杀在所难免,却听王母对众天将道:“这猴头一向胡闹,尔等又何故成全于他,想上回他大闯天宫,将我天庭折腾得不可开交,乱七八糟,竟没奈何得了他。然一物降一物,他终究是逃不过如来手掌心的。大家也别费神,也别让他放肆,直接将佛祖请来把他收了,让他吃吃苦头,教他懂懂规矩!”

          一语未了,佛祖已不请自到,见过玉帝王母。还未发话,却听悟空先嚷嚷道:“佛祖,你老人家来得正好,这佛门清规是你定的,很多破规矩已经过时了,该改的得改,该废的当废,只要心中有佛,不要这些个破规矩也罢!”

          如来漫不经心地说:“你这猴头,又耍起赖来。有什么话,逃过我的五指山再说!”

          “好!”悟空被如来五指山所压,心中一直不服,如今法力神通精进,头脑也愈加灵敏,正想报当日之辱,当下底气十足地说:俺若破了你的手掌,你可得依了老孙。”

          如来微笑着说:“等你出了本座手掌心再说吧!”

          行者心中暗自叫好,立即翻起了跟头,左一个十万八千里,右一个十万八千里,再一个十万八千里,又一个十万八千里。此时的行者果然是士别三日,你看他超光速地飞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十万八千里,脸不红气不喘。仍精神十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