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七十回:骗子昭然真面目;行者身陷情网苦。(1/2)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今儿个我们有个活,也快得手,哥哥行个-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七十回:骗子昭然真面目;行者身陷情网苦。(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行者拿眼瞧两个和尚,反问道:“你说该怎么办呢?”和尚走近悟空,低语道:“大家可都是同行。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今儿个我们有个活,也快得手,哥哥行个方便,让小弟把这活办妥,小弟也不会让哥哥这趟活白干!”说着递过一沓百元钞票道:“这是三千块钱,哥哥这一撞小弟也不让白撞,如此,哥哥这趟活可以收工了吧!”

          悟空并没有收他的钱,而是趾高气扬地说:“三千块,打发叫花子吧!”

          两个骗子不想节外生枝,忍气吞声地问:“那哥哥的意思……?”

          “既然你们做了大买卖,怎么说也该给个三五万吧!”行者故意狮子大开口:“你们有肉吃,分一口汤喝总可以吧!”

          两和尚知遇上了敲竹杆的,而且这竹杆敲得很过分,当下忍无可忍地和悟空干了起来:“你问我们要三五万,我们还想问你赔个十万八万的呢?明明是你撞了我们,还反赖上了不成,告诉你小子,哥哥们也是走南闯北,在江湖上也不是白混的,你有多少人尽管叫上来,哥哥怕你以后就不在江湖上混了!”

          可这行者却剑走偏锋,不给他来江湖上的一套,而是话锋一转道:“吓唬人是吧!不想私了咱就公了,打110,让警察来处理!”

          两骗子估计他不是道上的,似是怕了方用警察来吓唬他们。如此露了底,骗子就毫无顾忌了,气焰嚣张地说:“你以为公安局是你家的呀!告诉你,哥几个进那里面就是串门,不管何时进去,分分钟就能出来。你能吗?”

          正吵嚷着,警察却不请自来。而且还抓住了老头,原来那老头去买车票,接连拿出来的都是假钞,售票员没收了几次,警觉起来,通知站内警察扣下老头,老头供出钱是两和尚给的,警察便押着老头前来指认。

          两个骗子见了警察,拔腿便跑,可哪里跑得过齐天大圣,莫名其妙地双双挨了扫螳腿,倒在地上大叫不起。

          两假和尚对其行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等待他们的自是法津的治裁。

          此孽已除,瓜哥手机又收到一个消息,说某省副省长戚明被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瓜哥兴奋地告诉大家说:“戚明之孽又除,真是可喜可贺,如今两孽皆除,我等又是功德一件!”

          众人虽然都有手机,但只懂接打电话,其它功能形同虚设,皆围过来看瓜哥这条信息。内容大概是因戚明和网上点击率特别高的几个视频有关,其中最关键的是吃猴脑睡骷髅的视频。可这只能说明戚明吃野生动物和生活作风的问题。凭戚明的奸狡,定有办法开脱。没有别的犯罪证具,他最多受一点处分,甚至连仕途都没有影响。所以悟空急忙问瓜哥:“有没有戚明犯罪的消息!”

          “只说他接受调查,暂时还没收到具体犯没犯罪的证据!”瓜哥见悟空十分紧张,对他说:“放心吧,大师兄,只要被纪委调查,就一定能查出问题,除去戚明之孽,功德当属大师兄你的。”

          其于的人对戚明一事并不是很在意,一个个心思都在手机上,争着让瓜哥教他们如何设置收到这样的新闻,如何使用QQ,微博,微信,陌陌等。总之,他们都很急切地请瓜哥教他们玩转手机。

          唯独行者心思不在这上面,他听了瓜哥的话,松了一口气,还好石文秀没有把证据交出去。不行,现在没交,以后也不能交。悟空想到这里,就要去阻止石文秀,让他永远不要把戚明的罪证交出去,连累了她自己。

          “不行!”他动身之前,转念一想:“罪证不上交,戚明就会逍遥法外。其孽不除,危害甚大,不能因担心石文秀而不为民除害。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

          可她偏偏怕石文秀受伤害,只要石文秀毫发无损,似乎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都可以不在意。唯独石文秀,让他特别在乎,这时的大圣只有石文秀,满脑子都是她的音容笑貌,整个心都在惦记她的冷暖饥饱,好与不好。

          “我这是怎么啦!”行者由哀的自责,他堂堂一齐天大圣,英雄一世,怎可儿女情长。所以,他克制自己不去想石文秀,把石文秀从大脑和心里一并抹去。

          可是,他做不到,越是不去想,就越想得厉害,心中乱得如一团麻!”

          行者见众人聚精会神地学玩手机,不便打搅他们,未打招呼,便独自出门,唿哨而去。寻了一座观音庙,伏跪向菩萨忏悔道:“弟子动了凡心,望菩萨原谅!”然后静心打坐。只为忘掉这凡尘俗事。

          越是静心,心越静不下来。越是想忘了石文秀,脑子里越是石文秀。明明是打坐了一天,实则想了她整天。

          出了庙宇,天色已晚,悟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去找石文秀。

          文秀房间里灯亮着,从白天到黑夜,她已经苦苦等了好几天了。虽然,她和悟空并没有约定。她不是悟空的谁,悟空也不是她的谁。她却在耐心地等待,她相信,悟空一定会来,只有他来了,她才可以了无牵挂,放心地去举报戚明,同时投案自首。看着窗外街灯下的车水马龙中,她真希望悟空的身影会出现。

          行者见石文秀房间的灯亮着,

          停下脚步不敢前往。是呀!他进去该说什么呢?说他想她,说不让她去自守。他为什么这么说,凭什么这么说。

          而楼上的石文秀在等待,苦苦地等待。

          没有相约的等待,只为等待而等待。

          等待。

          等待等待的等待,等待着等待的他。

          而他,内心苦苦挣扎,苦苦煎熬。纠结,郁闷,苦恼!

          “不行!”行者告诫自己,石文秀玉洁冰清,(至少在悟中的心中是玉洁冰清,而且洁白无瑕)自己不能爱她,自己的形象配不上她的美丽。对她说爱是对她不敬,甚至玷污了她。况且,自己是出家人,没资格爱……

          于是,行者毅然转身离去,带着一生中最痛苦的痛苦,最揪心的揪心。

          而楼上倚窗相望的人,还在苦苦等待,痴痴地等待。

          不行,悟空的脚步迈不动了,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不自觉地回望那渐行渐远的楼上的灯光。

          他受不了了,再也顾不得许多,抛开一切,拔腿跑了过去。

          上了楼,他正欲不顾一切地敲门,门开了,开门的石文秀楚楚动人地站在他的面前,等待归人一般地站在眼前。

          四目相对,心有灵犀,心有灵犀地不约而同,不约而同地情不自禁,情不自禁他激情相拥。如久别的情人重聚。

          然后,他们又彼此相互理性地把对方推开,因为理智告诉他们,他们谁也不是谁的谁。

          石文秀羞涩地别过脸去,埋着头将悟空领了进去。沏好茶,二人就坐在茶几旁,双双一言不发,甚至谁也没看谁一眼,都彼此躲避着……

          良久……

          良久……

          ……

          良久后的良久,两人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对对方说:“有一句话憋在我心头,不知该说不该说!”

          “说吧!”一样的不约而同,一样的异口同声。

          “你先说。”象排练过的不约而同,异口同声。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一样的鼓足勇气,连脸都是一样的涨红。在一样的不约而同,异口同声中,如释重负般地同时说出了心声。

          然后是沉默。

          沉默过后,又是精确到几乎是毫秒般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说:“可是,我不能爱你!”

          “我配不上你!”双方都特别难过,特别伤心,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自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