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九回:一计不成险暴露;二计作茧乃自缚。(1/1)们,我们汇报上去,钱不能动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九回:一计不成险暴露;二计作茧乃自缚。(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两个骗子为了不动声色地将两万元骗到手,一个骗子故意大吵大闹说:“什么意思,你们五万块钱都退给了我们,我们汇报上去,钱不能动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明明知道我们卡里的钱不能支配,你们就将玉折两万元,这不摆明强买强卖吗?简直是欺人太甚,岂有此理!”

          “别冲动!”他的同伴似乎明智得多,一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地劝他说:“咱身为出家人,何必争什么你强我弱。既然施主已决定,我们何不随缘,一切都听他们的便是。”又毅然痛下决心,无奈地对二老说:“我们住持搞懵了,不准我们动用卡上的钱。我们没有能力选择玉,但绝对尊重你们的决定,这玉就归你们吧!”

          “好,既如此,这两万元拿去!”老头捡了天大的便宜,喜得合不拢嘴,将钱递给和尚说:“不许后悔,以后无论我们卖了多少钱,都与你们无关!”

          和尚接过钱,点了点头,口念阿弥陀,慢吞吞地告辞而去。

          他们的心早已飞到九宵云外去了,恨不得用光速立即消失。待一离开二老的视线,他们便敏捷地几下窜到了公路上,叫了一辆载人摩托,也不问价钱,直接叫往城里开。一边说一边风急火燎地上了车。司机见他们的样子是有急事,正价一百元的车费此时却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车费一百五十元哦!载两个人进不了城,只能送你们到城外!”

          “没问题!”两个骗子只想早一分钟离开早一分钟安全。着急地说:“快,我们有急事!”

          “等一下!”车子刚一启动,后面老太太就风急火燎地追来了。一边跑一边喊:“大师等一下,大师等一下。”两骗子根本不理会,叫司机快开,司机猛轰油门,摩托车飞驰而去。可老太婆还是锲而不舍地追,而且始终没离开视钱。两个和尚见状紧催司机:“快,快点,甩掉后面那个追来的老太婆,车费加倍!”

          司机一听双倍的车费,也不问原由,加到最高档,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摩托车风驰电掣般跑了起来。

          可是,司机的压力越来越大,他始终没有甩掉老太婆。尽管他的摩托车快到了极限。可老太婆的脚步也如影随形地不甘落后。他在后视镜里看得清清楚楚,看样子老太婆的速度就要快过他,惊讶中一惊慌,加之速度太快,又逢急转弯,赶紧来了个急刹车。可惜为时已晚,连人带车摔倒在地。虽然一个个疼痛难忍,所幸都是皮外伤。皆各自从地上爬了起来。两和尚怕老太婆赶来叫司机帮着捉他们,便对司机说:“我们不坐你的车了,你自己走吧!”

          司机见这两人受了伤并不要他负责,听他如此一说,赶紧带着伤,忍痛一溜烟开走了,油门轰得不亚于刚才,恨不得轰到了极限还能再轰快点。生怕两和尚反悔,要他负责。

          摩托车走了不久,老太婆便追上了一瘸一跛的两个和尚。此时他们已经离开公路走在小径上。估计事情已经败露,举目四望,无处躲藏,见只有老太婆一人,四近也并不见人。便作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翻脸相敌的准备。

          老太婆停下了脚步,连连喘息。对两和尚说:“两位大师别走,这样走了太委屈你们了。老太婆我左想右想,这样太亏了你们,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不能这样做。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这样显得太黑太昧良心了,你说我们这都闻到了泥土芬芳的老骨头,怎么能做这种亏人的事呢?这不晚节不保吗?”

          已经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的两和尚一听,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出奇地大度,摆着手说:“出家人不贪不争,哪里来的亏与不亏,老施主言重了。我等已知足,请回吧!”说着同时双手合什,口念阿弥陀,逐起客来!

          “不行!”老太婆固执地说:“为了公平起见,这玉给你们,把那两万元还给我们,作老头子的路费,我让他与一们一同去卖这块玉,不管卖多少钱都平分,这样对你们相对公平些。我们老两口也心安理得。”

          “无争则公平!出家人心静不争,对此事已坦然,乃是最大的公平。老施主又何必对那俗气的公平耿耿于怀呢?快快回去,钱财乃身外之物,过眼烟云。老施主只要勿恋恋不忘,回去睡上一觉,把这公与不公在耿耿的心里抹去。把贫僧等也忘掉,不就一切都坦然了!”一和尚不愿将钱吐出来,费劲地要说服老太婆。

          另一个和尚见老太婆坚决的神情,知道他是白费心机。弄不好还会暴露。心中想这两万元乃是囊中之物。何必纠缠。这时听老太婆执意地说:“高僧说的禅语太过高深,老太婆我听不懂,但我老太婆做人不能失了原则,必须让我家老头子同你们一起去卖这玉,卖了必须平分,老太婆不想让你们吃亏,你们也休想占我老太婆一分钱便宜。”这和尚深怕同伙还做无谓的努力,弄巧成拙。所以他眼睛骨碌碌一转,计上心来,对老太婆说:“难得老施这一片挚诚,贫僧等恭敬不如从命,一切但听老施主安排便是。”说着,主动将两万元交给了老太婆。

          老太婆接过钱,将玉交给了和尚说:“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会,我这就去叫上老头同你

          们一道去上海卖玉!”说着,喜滋地回去叫老头。

          望着老太婆的背影,交钱的和尚对同伙说:“还不快跑!”同伙一下子明白过来,与他一道拔腿便跑。

          老太婆八戒和老头沙僧来到原地,早不见了两个和尚的踪影。二人现了本相,齐声高喊大师兄。悟空应声现身。八戒问道:“说好了让你通知警察来抓现行的,他们给的是假钱,这时是多好的机会呀!怎会让你孙大圣错过了呢?”行者道:“说来话长,都怪老孙的长相误了事,遇上了以貌取人的警察。说我长得尖嘴猴腮,不伦不类。说话还癫三倒四,定是大脑不正常。不但不相信我说的话,还把我给赶了出来!”悟空忿忿不平地絮絮叨叨:“你们给评评理,我长得尖嘴猴腮怎么了。我一个猴王,不尖嘴猴腮才不正常呢?他们是什么思维,什么审美观!如果我们说他们长得像人,太不正常了,他们受得了吗?真是岂有此理,他们想尖嘴猴腮得有这本事,美猴王是谁都能当的吗?……”

          “好了大师兄。”沙僧打断了他没完没了的发泄说:“现在人都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呢?不把他们绳之以法,此孽便在其身,孽不除,便会膨胀,必大力为害社会。成为末日魔君的食物,后果将不堪设想!”

          “放心吧!”大圣从牢骚中回来:“老孙给他们设了一个鬼打转,他们还会回来的。沙师弟只管化作老头陪他们去卖玉便是,其间见机行事,必会将他们绳之以法,除其顽孽。”说着附耳沙僧,如此这般。言毕,化身消失。

          八戒沙僧复化身老两口,站在原地等两个骗子。两假和尚用金蝉脱壳之计,给了八戒两万元假钱,兴奋得腿也不痛了,只一心一意地加快脚步逃离。走了几里路,稍感安全。仍不敢掉以轻心,还是惶惶如惊弓之鸟,急急如漏网之鱼,冷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定睛一看,却是大爷大妈老两口,不由得让他们大吃一惊,心都凉了半截。

          更令他们不可思议地震惊的是;他们辛辛苦苦逃离,却因慌不择路,又从终点回到了起点,又回到了原地。

          “我还以为你们走了!”老太婆不动声色地说。

          “不是!”骗子毕竟是老江湖,立即进入状态,处乱不惊地说:“我们去方便了一下。”

          但听老太婆说:“你们这两位高僧还真有点马虎,刚才你们还给我的这一沓钱,不是两万,而是二万五。这一定是拿错了,把你们自己的二万五当成两万还给了我。幸亏是遇上了我们,若是别人,指定不会还给你们,乐得白捡了五干块钱。”她高风亮节:“我老太婆人穷志不短,是我的我定会要,不是我的送我也不会要,无论什么时候都经得住诱惑!”说着将那一沓钱递给和尚:“所以我得把这钱给你,把我们的两万元换回来!”

          “不不不!”和尚到手的钱怎想换回去,连连摆手:“这钱就是你的,不是我们的!”

          “考验我老太婆不是!”八戒含笑道:“大师这是多此一举,我老太婆活了几十年,从未拿过别人一针一线,捡过他人一分钱便宜。”一边说一边将钱塞给和尚,要换回两万元钱。两和尚誓死悍卫手中已到手的两万元真金白银,同时谦虚地拒绝老太婆手中的那一沓假钱说:“真没多给,就算是多给了也算我们孝敬你的,不必换了,真不必换了!”可老太婆原则性非常强,非换不可。两厢里就这样推来抢去。

          两个年轻力壮的和尚,竟没拗过一个古稀的老太婆,莫名其妙地让她成功地将两万元真钱换到了手。她将钱递给老头说:“还是用自己的两万元心里坦实些!”两和尚煮熟的鸭子飞了,心中憋屈泄气,又不便发作,只得打破门牙往肚子里吞。象两只斗败的公鸡一样没精打采。但听老太婆接下来对老头说:“这两万元就是你的差旅费了,多的退回来,不够自己想办法!还不带着它与两位高僧一同去卖玉,早去早回!”

          大爷嗯了一声,将钱装入帆布包里,对两和尚道:“两位大师,我们这就上路吧!”两位和尚见峰回路转,又有了希望,来了精神,喜滋滋地同老头一道进城去了。

          这老头不比那老太婆,不但老实巴交,土气十足,而且是个缺心眼,没有主见。如今没有老太太在身边,对两和尚来说,就是天助我也。

          那老头进了城,这也新鲜,那也稀奇,就如刘姥姥进大观园,闹出不少笑话。一和尚趁机吓唬他说:“这城里偷抢猖獗,大爷千万得当心!”老头果然吓得紧紧攥住装钱的帆布袋,但却迟钝得并没有把钱交给他们保管的意思。另一个和尚进一步吓唬道:“大爷你这样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着告诉歹人们你这包里装的是巨款,让他们来偷来抢吗?”他将那些小偷强盗添油加醋地说得神乎其神:“你只要让他们惦记上了,没有不着道的,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没等你明白过来,钱就丢了。甚至你的手从来没离开过包,钱也会不翼而飞,你攥的不过是个空包而已。还有那飞车夺包的强盗,更是神出鬼没,指不定什么时候从天而降,在你身边一晃而过,你的包就让他们给夺走了,待你反应过来,他们早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指着车水马龙,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流说:“你看这南来北往的人,骑车的,乘车的,步行的,四面八方,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的帆布包,多少人

          惦记着你的钱呢?所以,你这一把年纪了,这贵重物品还是交给我们年轻人代为保管安全些。”说着伸手去接包。

          令他尴尬地是,老头并未将帆布包递给他。

          老头对他们说的并不是不信,只是没有惧意,他眼神中自己保护钱比两个和尚保险。

          两个和尚并不着急,而是主动地安排好旅馆,然后请老头吃饭喝酒。在两个骗子的轮番热情的劝酒中,贪杯的老头左一杯右一杯地喝个不停,直被两个骗子灌得酩酊大醉。他们将站立不稳的老头抬回旅馆,老头一头栽在床上呼呼大睡。睡得死气沉沉,推不动,叫不醒。

          两个和尚配合默契,一个守住睡得死猪一样的老头,一个麻利地将他帆布包里的两万块钱偷梁换柱,变成了假钞。

          顺利得手,两和尚火速撤离。匆匆地下了电梯,成功地下了楼。只要电梯门一开,他们走出旅馆,便大功告成,他们喜悦的心情可想而知。

          电梯们一开,他们兴奋地击掌庆祝丰收。

          可扭头一看,他们吓了一跳,但见老头睡眼惺忪地站在面前。

          两个骗子声音略显不正常地问:“大爷,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上厕所,尿尿呀!”老头迷迷糊糊地说着,直往裤裆里掏工具。

          两和尚吓得赶紧扶住老头说:“这是电梯,不能在这里尿。”说着扶他去了厕所尿完,又将半睡半醒的老头扶回了房间。老头倒头便睡,睡得又香又甜。

          一个和尚示意同伴赶紧走,另一个觉得事有蹊跷,担心老头装睡露出破绽,摆了摆手,小声对同伙说:“今日出师不利,得静观其变,再从长计议。”

          一宿无事,第二天,三人又继续启程,去车站买票前行,两和尚互递眼色,准备甩掉老头。老头却生怕走丢了,形影不离地贴得很近。两和尚并不担心,眼神示意见机行事,一定甩掉老头。一个和尚对另一个和尚说:“你和大爷看着行李,我去买票。”另一个点了点头,对大爷说:“你在这里看紧了,我去上厕所方便一下,马上回来!”

          老头说:“不行,昨天吃住都是你们掏钱,让我吃得巴时,睡得舒服,今天的车票说什么也得我买,你们要是和我争,就是瞧不起我老头,我可得跟你们急。”

          两和尚相视而笑,答道:“既然大爷一片盛情,我们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让大爷破费了,你去买票吧,我们在这里守着。”

          大爷安心地去排队买票。殊不知,这回不管他是买票还是看行李,只要和两和尚分开,他们就能金蝉脱壳,成功地甩掉他,两万元钱就成了骗子的了。正在他掉以轻心地专心排队之时,两骗子泥鳅般开溜。

          然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们因太激动,走得匆忙走得急,一出候车室便与人撞了个满怀。和尚不想生事端出意怀,忙给来人行礼道歉,然后转身就走。

          这来人乃是行者所化,本是有意而为,自然不依不饶,拎小鸡般将这两人一手一个提了过来,横蛮不讲理地说:“对不起就完了啊!总得有个交待才是!”两和尚见不是个善主,道是遇上碰瓷的,问道:“哥哥说咋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