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八回:陷阱一布设一布:骗局一步露一步。(1/1)行般装模作样地摆弄着反复地进行鉴定。最后肯定地得出结论,这宝-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八回:陷阱一布设一布:骗局一步露一步。(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八戒沙僧将两个骗子折磨得差不多了,才让他们如愿以偿地挖出了宝贝。小说网这宝贝一出来,两骗子便很内行般装模作样地摆弄着反复地进行鉴定。最后肯定地得出结论,这宝贝最低也能值六七十万。两老人一听,喜得一脸是笑。把那皱纹都舒展开了。

          可是,和尚犯难了,这玉虽值六七十万,可它没变成现金,怎么分呀。于是把这个难道抛给了二老,让他们想办法。老头说:“这还不简单,卖了再分钱。”一和尚说:“理是这个理,可我们这是个烫手的山芋,这玉是古董,不准私人攫取,更不准变卖,理应交给国家。可我们私挖古董,已经触犯法律,交出去就是自投罗网。拿出去卖呢,也只能在黑市上卖,可这得认识人才行。我们认识几个黑市老板,可他们在上海,离这里太远,只有我们将这块玉带去卖给他们,回来再将钱分给你们。否则,别无他法。”

          如此一说,任何人都会担心他们会一去不回,私吞了宝贝。八戒所化的老太婆就机灵起来,颇有心机地嘿嘿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带着宝贝去找买家不安全,不如把宝贝放在我家里,你们去将买主带回来在这里交易,可保万无一失!”

          骗子早有应付的方案,故作尴尬地对二位老人说:“此法的确保险,可是,我们现在化缘请捐,只筹了几百元,就我们去上海的费用来回也得几大千。买家随我们到乡下买货费用得我们给包了。且买家担心来了没货,须我们交两万元押金。加起来近三万元。虽然押金会退还,可这钱得先交。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叫我们如何去请买家啊!”

          言下之意,是让老两口垫上这两三万费用。那老头子听了说:“我们也没那么多钱,家里一共只有两万元,就算给你们也不够呀!”

          两个和尚听了,心里偷着乐,当下很积极地说:“没办法,我们只有省吃俭用,争取用这两万块钱把买家请来。”

          “好!”老头见他俩为了宝贝有豁出去的精神,毅然将两万块钱交给他们去请买家。

          老头老太一般都这么好骗,俩和尚接过钱,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只要离开了这里,他们一去不回,便大功告成。所以他们只想尽快脱身,一分钟都不想耽误:“那好,宝贝就放在你们家,你们得好生保管。我们这就去请买家。”说着就要动身。

          “慢!”老太婆一把连钱带包将两万元夺了过来,笑嘻嘻地对两个和尚说:“不是我信不过你们,这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们要是把钱拿走,不去请买家,自己花了我们找谁去。”

          两个和尚大呼冤枉地说:“我们傻呀,六七十万的东西放你们这里,拿两万块就不回来了,我们缺心眼呀!”他们将老两口一车说:“要不,我们给你们两万元,你们把宝贝给我们!”

          老太婆反应得快:“你们不是说没钱吗?”

          这并不意味着两个骗子露了马脚,他们应答如流地说:“用两万块钱换六七十万,我们不会让寺庙汇钱到银行卡上啊!庙里有这六七十万重塑菩萨金身,还舍不得两万元不成,只要你们愿意,我们马上叫住持汇钱来!”

          “不行!”老头坚决不同意:“六七十万的东西,你就给我们两万,要是你们卖了东西不回来了,我们不就吃大亏了吗?”

          两和尚就怕他不怀疑,故意露出马脚,显得很有意图地掩饰着说:“不可能,卖了钱一定送回来平分,只是虽然这玉价值几十万元,但实际能不能卖到六七十万难说。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但再不济,卖个十来万是没问题。”

          “什么?”老头惊叫起来:“你们这也太黑了吧,六七十万一下子变成十万,不带这样缩水的,不行,坚决不行,这宝贝一出土,就任你操纵,太不把我们农村人当回事了!”他越说越激动:“别把我们当傻瓜,这事绝不能让你们单方作主。不管卖多卖少,我们都要参与进来。所以,我要和你们一起去卖宝贝,得了钱当场平分。”

          “不!”两假和尚还没开口说话,老太婆却显得理智又不贪心,对老头子说:“还是让他们去卖吧!留下两万给我们,他们卖了若愿回来将钱平分,是我们应该得的。若是他们将钱私吞,一去不回,就当这块玉只卖了四万块钱,我们当分两万罢了!”

          “不行!”老头觉得这亏吃得太大了,不甘心地说:“这不等于白送他们。怎能任由他们宰割,谁摊上都咽不下心中这口恶气,我非得和他们一同去不可!”

          “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看这两位高僧不象那种人!”老太婆不但很沉着冷静,还很精明。她对丈夫说:“要是他们真要独吞,你给他们去也没用。他们卖了钱一分也不给你你也拿他们没办法。一个人两手空空回来,不白贴了路费。这尚是好的,既然你把他们想得很坏,要真是你心中想的那样,他们一坏起来,把你给杀了,抛尸荒野,你连死了都会成孤魂野鬼。”

          “是啊!”老太婆无意之中帮助了骗子,两和尚的态度装出十二分诚恳,对老头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就相信我们吧!”

          老头此

          时没了主意,问老太婆:“那你说该怎么办?”老太婆说:“放心地将玉交给他们去卖,相信他们一回,最坏的结果我们就得两万块钱算了,少得点没关系,反正这是意外得来的。”说着对骗子说:“两位高僧,快打电话叫人打两万元来,我陪你们上街去取!”

          骗子不想欲擒故纵之计没有得逞,被这个豁达而不贪的老太婆无形之中反将一车,一个骗子想挽回这个局面,对他们说:“不是我们不愿意,这样实在太麻烦了。既然两位老施主信不过我们,不如这样,我们分了这宝贝。估价六七十万,就按六十万折价。咱两家一家要玉,给另一家三十万。当然,我们没这么多钱,玉就归你们,我们只需你们给我们十五万,你们看怎样?”

          这天上掉陷饼的事老头自是乐得接受,当下不加思索地欣然而爽快地答应了。老太婆白了他一眼:“好什么好,咱怎能占人出家人便宜呢?咋要了这块玉,就得付人家钱,该付多少就付多少,三十万一分也不能少!”

          两骗子一听这话,喜得心儿怦怦乱跳,激动得都快蹦出来了。他们真没想到,关键的时候,这个精明得让他们倍感棘手的老太婆,竟傻得如此可爱,如此给力,如此地意外……。但两个骗子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稳慎地正要谦让一番,可不等他们发话,老太婆接下来的话如同一盆冰水,凉透了他们的心。

          “可是我们农民伯伯,一生脸朝黄土背朝天,粮价又不是房价,哪来这动不动就上十几十万的资金啊,所以这玉我们再想要也是有心无力。”他调转话语问两和尚:“要不,你们要这块玉,给我们十万就行了!”

          “我们两万元都没有,哪来的十万呀!”一个骗子不死心,企图再搏一搏。

          可另一个骗子发现不对,似是让老太婆看出什么苗头。为了不露马脚,他立即接过同伴的话说:“什么没有,不就是麻烦一点吗?这样,你在两位老施主家等着,我打电话叫住持打款过来,我这就去镇上取,一个多小时就回来!”说完,为打消老太婆或有或无的疑虑,立刻跑步去公路,叫了一辆载人摩托去了镇上。

          这又是骗子麻痺人的招术,其实他并没有去镇上,而是去附近踩点,以确定下一个目标。再则熟悉地形,以免万一败露时方便撤退。如此在外晃了一个多小时,回来对老两口说:“对不起,银行只能取五万,我们不能等了,你们两位老施主拿个主意,我们吃点亏没什么,一切全听你们的。”

          “怎么能让你们吃亏呢?”老太婆爽快地说:“这五万块给我们,玉你们拿走便是,卖了也不必拿回来了!”

          两骗子一听,心里一咯噔,知道多说无益,只得装着感恩戴德的样子,交了钱,拿了玉。心中沮丧郁闷,表面欢天喜地地走了。

          骗子一走,老太婆八戒与老头沙僧现了本相。沙僧说:“老婆子,你怎的把他们给放走了?”八戒道:“死老头,还是我老太婆厉害吧!那俩骗子想骗我们的钱,结果反蚀了五万块,这下指不定在哭鼻子呢?遇上我老猪算他们倒霉,就凭我老猪这脑子,那是机智聪明,天下第一睿智,这回回去得让猴哥对我老猪心服口服,刮目相看。”

          沙僧一听急了,说:“哎呀,二师兄,你就别臭美显摆了。我们没占到什么便宜,你想那骗子会傻到拿真钱给咱们吗?这五万块钱不过是一摞废纸罢了。你怎的忘了我们的目的和任务,就这样放他们走了,他们身怀有孽,定会继续为害百姓,所以我们必须得除去他们的孽心,以免造孽。”

          八戒这才想起不是为了单纯的教训这两个骗子,简单惩罚没有用。这次的任务是要除掉他们身心之孽。于是问沙僧:“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追!”沙僧道:“必须让他们在骗局败露中付出相应的代价,受到应有的惩罚,才能除去他们身上的孽!”说着又变回了老头。八戒随之变成了老太婆,追了出去。

          再说两个骗子离开了老两口家,垂头丧气地寻找下一个目标。一个骗子哀声叹气地说:“这煮熟的鸭子就让它飞了,真是可惜!”他有些抱怨同伙说:“这老太婆是过于谨慎,并非多精明,若再下一点工夫,这事情肯定能成,她糊涂起来,比那老头更糟。你咋就放弃了呢?多可惜呀!”

          另一个骗子说:“我就是搞不懂她是精明还是糊涂才撤的。若她精明,我们继续下去就会被她看穿,一旦败露,我们就不好脱身。反正这钱又不是真的,给了他们,我们就能这样全身而退,也没损失什么,大不了就是这次行动失败,另找目标罢了。若她是糊涂,有了这五万块钱,她就会相信这玉是真的。如此我们就还有机会,他们绝不会甘心价值六七十万的东西只得到区区五万块钱,所以还会追来!”

          同伙听他说得很有道理,不禁回头一看,空荡荡的。不禁叹息道:“看来这老太婆果真是精明,幸亏你机智,否则被她识破报了警,后果不堪设想……

          正说着,忽见老两口风风火火,跌跌撞撞地追来了。

          骗子转忧为喜,高兴地说:“我就说吧,一个农村老太婆,哪来如此们聪明,看来还是糊涂,鬼迷心巧地贪心,反悔了是吧!”他羊入虎口时老虎的表情和心情:“看来我们得放慢脚步等等他们送货上门了!”

          “快跑吧

          !”另一个骗子拉起他边跑边说:“什么送货上门呀,八成是暴露了,他们发现钱是假的,知道上了当,毁坏了人家房间,找咱算账来了!”

          他们一路狂奔,回头看已把老两口甩得选选得,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们在路边找了个隐蔽处躲着休息。刚一坐下,气还没喘匀,就见老两口鬼魅般地站在他们面前了,而且面不红气不喘。

          两个骗子久经江湖,倒还镇静。其中一个喘着粗气不慌不忙地问:“两位老施主,这么急追上来,有什么事吗?”

          “我们后悔了!”老头不高兴地说:“你们也太黑了吧!六七十万的东西,五万块钱就把我们给打发了,一成都不到。必须重新分配!”

          两个骗子对老头并不在意,一起用眼光看老太婆。太婆有些难为情地说:“我倒不计较,可你们给得实在是少了些,老头子要和我吵,我也没办法。你们还是添一点。”

          两个骗子弄清了二老的意图,见是峰回路转,又有了希望,双双心中窃喜。却不动声色地说:“可我们也没办法,就这五万块钱!”

          “你们住持不是给打了十万块吗?我们就要十万块,再不反悔了。回我家住一宿,明天再取五万给我们不就行了吗!”老太婆说。

          “晚了!”和尚说:“我们已经把五万元买这块玉的事情汇报给了住持,剩下的五万元我们不敢动。”

          “那就把玉给我们,我们给你五万元!”老头脱口说道。

          两骗子等的就是这句话,却装模作样地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还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痛下决心,勉为其难地说:“好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行!”老太婆在两个骗子小鹿乱撞的心上浇了一瓢冷水:“我们不能趁人之危占你们便宜,再说了,我们家只有两万块钱,也差得太远了。”

          就是几千块钱对骗子来说,都是爱你在心口难开的朝思暮想,两万块便令他们垂涎三尺了。可他们又不能哭着喊着两万元成交。经验丰富的他们把问题抛给对方说:“老施主有什么好办法,我们全听你们的!”

          他们这话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对方得寸进尺,建言先给两万再想办法。然后大度地爽快答应,顺理成章地拿了两万元溜之大吉。可老太婆的回答却不尽人意。她说:“我倒还真有一个互不吃亏,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你们把玉留下来,我让老头子带着两万元陪你们一起去将买主请到我家里来交易,不管卖了多少钱,双方平分,这样既安全又公平。大家说这样行吗?”

          “这样略有些不妥!”和尚精明地笑着对老太婆说:“人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宝贝放在你家里,要是有人出高价你给卖了。我们千里迢迢找来买主却没有货,如何向买主交待啊!”他望着二老,眼睛滴溜溜地转,很显然不相信二老。

          这可惹恼了老头,他气愤地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成。我们就只有两万块,这玉就归我们得了。要不你们给我们两万,这玉归你们!二选一,任你们选!”

          此话正中两个骗子的下怀。虽然目的就是这两万块钱,但他们不能立即表态,随即演起了双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