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七回:行者文秀互爱慕;彼此压抑双双苦。(1/2)身就走。“慢!”石文秀叫住了他,用一种依赖的眼神看着他说:“-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七回:行者文秀互爱慕;彼此压抑双双苦。(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行者对石文秀道:“老孙把这戚明的罪证光盘交给你,剩下的就看你的了。小说网老孙这就告辞。”说完,起身就走。

          “慢!”石文秀叫住了他,用一种依赖的眼神看着他说:“你就这样走了,接下的事情你就忍心让我一个弱女子去办吗?”

          她的这种眼神令悟空心儿怦怦乱跳,想控制也控制不了。不敢与她对视,低下头机械地说:“只把光盘送给媒体便是,这活没有难度,一个人去办足够了,谁都能办下来。”

          石文秀说:“话虽如此,但我感觉不是那么简单,你陪我去才有安全感,心里才踏实!”

          弱者或女人对英雄的依赖,再正常不过了,但石文秀的这种依赖却仿佛不是单纯的祟拜英雄的依赖,似乎是有目的性的,或者,纯粹的依赖而依赖,而这个让悟空留下来的理由却有些牵强。

          但悟空却欣然接受这种牵强,愿意为这种牵强留下来,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他骨子里喜欢和石文秀在一起,喜欢和她一起面对,一起处理任何事情。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地喜欢。

          这齐天大圣怎么了,难道动了凡心。他在内心里责备自己,劝说自己离开,和石文秀一起去找媒体和她自己去没两样,不必去耽误时间。可他越责备越劝说自己越想留下来,不为寻找媒体,只为能和石文秀多呆一会。

          石文秀何偿不是一样,哪怕是找遍天下所有理由,寻遍所有借口,能和悟空多呆上一分钟,她绝不愿只呆59秒,这个高傲的女人,自和瓜哥分手后,骨子里就再也没有对任何男人动过心。偏偏这个毛脸雷公的孙大齐让她怦然心动,没有理由没有原因,莫名地心动。

          所以,她就找理由让悟空和她呆在一起。

          “好吧!”悟空道:“咱们这就把光盘给媒体送去!”

          “不急!”石文秀心中窃喜,得寸进尺地说:“你立了大功,我们应该庆祝一下。我今日亲自下厨,做几个小菜,咱美美地喝上几杯,明天再将光盘送出去!”说完,由不得行者同不同意,立刻去厨房忙活起来。

          行者坐在客厅喝茶看电视,等候享受美食。可没几分钟,他就觉得这喝茶看电视是多么的煎熬,他的心,飞去了厨房。

          厨房近在咫尺,可悟空还是觉得只有去厨房才算是和石文秀在一起,他自己也不明白,和石文秀在一起的愿望为何如此强烈,强烈得这咫尺让他感觉成了天涯。可这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却没有神通寻找一个合理的,去厨房与石文秀呆在一起的理由。急得他坐立不安。

          要什么理由,行者顾不得许多,直接走向厨房……

          与此同时,石文秀心有灵犀地在厨房喊他:“孙大齐,快进来帮帮我!”声音自然随意,就象小媳妇在叫丈夫。

          这一叫让悟空感觉到了前有未有,或者从来就未曾有过的甜蜜,甜蜜到了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幸福得来不及答应,人已到了厨房。

          “把漏勺递给我一下!”石文秀如同居家过日子的家庭主妇命令丈夫的口吻,看也没看悟空一眼说。

          她在油炸什么菜肴,估计是熟了,要捞起来。但悟空眼拙,在这偌大的厨房举目搜寻了一番,还真没看见漏勺。于是问:“漏勺在哪里?”

          “就在灶台上!”石文秀一边照管着锅里的菜,一边对悟空。

          行者定晴一看,漏勺就在石文秀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这石文秀让他到厨房的借口真任性,这种牵强附会的理由竟让她操作得理所当然,相比之下悟空就显得笨多了。她让悟空给他递根本没必要的漏勺,大胆地释放出就是要那感觉的信息。

          悟空更愿意接受这幸福的效劳,乐得将漏勺递给石文秀,石文秀没有回头,直接伸手过来接,不经意地抓住了行者毛绒绒的手,二人同时触电般的温情瞬间相互流向彼此。

          石文秀没有抽回她的手,因为她的不经意其实是潜意识的主观故意。行者这毛绒绒的手非但没让她感觉粗糙,还触动了她那久违的爱恋的感觉,她又怎么舍得将它放开呢?

          行者何曾不是这样,这位视天仙美女为寻常的大英雄,一触及石文秀的纤纤玉手,就感受到了无比的温存。他真想就一直这样握住石文秀,握成永远。

          还是锅里的菜的糊味将这两只手给拆开了。

          石文秀将菜倒掉重新做,让悟空帮忙摘菜。这画面活生生一副你挑水来我浇园的小两口的居家生活。

          做好饭菜,石文秀在她偌大的饭厅的大圆桌上,将一桌丰盛的菜肴摆成了一个心形,然后大胆地将电灯关掉。

          “不介意吧?”她点燃了蜡烛问行者。

          烛光晚餐,太浪漫,太温馨,太有情调了,悟空求之不得,怎么可能介意呢!只是,这种浪漫的晚餐,是情人间的甜蜜。莫非石文秀爱上了这个毛脸雷公的家伙。

          毛脸雷公也为她心跳。

          两人心照不宣地面对面坐在桌上,石文秀一边斟酒一边说:“这是上等的红酒,具说一杯价值上千元,是别人贿赂戚明的,今晚我们把这瓶造了!”说着举杯对悟空说:“大英雄,我敬你!为

          戚明顺利地进入你的圈套而干杯!”

          “不是!”行进纠正道:“你这样说听起来好别扭,应该说是为戚明中了我的计才对!”说着与石文秀小碰了一下杯,细细地品偿。

          石文秀给悟空夹菜,说是让他偿偿的的手艺。

          未曾品偿,就感受到了幸福,满满的幸福,不管菜的味到如何,他都正在享受着幸福。

          石文秀何偿不是,做饭给悟空吃对她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幸福。为他夹菜更是细腻的幸福。

          她看着悟空吃,静静地看着,目不转睛地看着。

          幸福地看着。

          而此时,悟空的智商几乎为零。他傻傻地吃,傻傻地任她看。

          幸福地任她看。

          ……

          酒足饭饱,已是深夜,这一顿饭吃了这么久,可悟空和石文秀都感觉时间过得太快,这时候悟空不得不告辞,他对石文秀说:“我回宾馆去了,明天我来找你,一道去找媒体。”

          其实他很不想走,他真想就和石文秀呆在一起,哪怕一言不发,呆坐到天明。

          石文秀也不想让行者走,此时她的心里,只要和悟空在一起,她就会感到充实,幸福。可是,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处一世,无论怎样纯粹的清白,也是瓜田李下。

          所以,石文秀只得依依不舍地目送悟空离开。

          行者回到宾馆,只有唐僧和甄秀丽,这孤男寡女在宾馆等候徒弟们的好消息,却一直各自关在自己的房间,老死不相往来一般将楚河汉界划得清清楚楚,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只有吃饭时甄秀丽每餐必陪唐僧吃斋。这甄秀丽平日里对唐僧嘘寒问暖,可两人单独相处起来,她反倒腼腆害羞,拘谨不堪。两人皆一言不发,越发生疏,这和尚与美女每一餐都吃得死气沉沉。回到宾馆更是形同陌路。悟空有了对石文秀的感觉,不禁纳闷地问唐僧:“师父,你和甄小姐是有父母之命的,为何对人家如此冷漠。难道你真的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唐僧面无表情地说:“出家人岂能犯色戒,动凡心而思儿女之情!”又道:“悟空,别去动那些没用的邪念,安心你们的工作。你的任务完成得怎样,倘没事了,去协助八戒沙僧。”悟空把工作汇报了一番。唐僧道:“既如此,赶紧把你这边处理好了,去帮两位师弟。切记,有孽必除。孽为魔食,魔生末日。万物坏了心思,勿动凡心,勿犯色戒。”

          悟空听了唐僧的话,不免对自己担心起来,难道自己真动了凡心,对石文秀有非份之想,如此犯了色戒,自己的修行岂不毁于一旦。这还了得,堂堂的齐天大圣,竟如此把持不住,不仅毁了自己几百年的修行和一世英名,也会毁了倾国倾城石文秀的一生。他美猴王岂不成了三界的罪人。但行者转念一想,自己神通广大,一生英雄。怎会轻易动爱恋之心呢?只不过对石文秀的人生深表同情,多注意,多关心她一些罢了!

          这种关怀,已超越了正常值,只是悟空自己没有意识到,或是刻意忽略。

          因为,他一直在想石文秀,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都是她的音容笑貌。

          而且,是那种牵挂式的想念。明天就要见面了,短短一晚,如隔三秋的那种想念。如果局限于对石文秀的关心,至于吗?

          悟空自己也感觉在自欺欺人。他不能这样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必须得让自己的这种邪念胎死腹中。

          所以,为了斩断这种邪念,他努力不去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