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六回:夜枕骷髅拥吻猪;分尸云莲何其毒。(1/2),红黑通吃的人物,岂容他人造次。当下见这阵势,也一不做二不休-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六回:夜枕骷髅拥吻猪;分尸云莲何其毒。(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几辆挖掘机和铲车雄纠纠地开到农家乐,不由分说地去推农家乐的房屋。小说网这狄龙何许人,可是当地老大,红黑通吃的人物,岂容他人造次。当下见这阵势,也一不做二不休地跳上挖掘机,拉下一个司机,狠狠地煽了他两记耳光,暴跳如雷地吼道:“谁敢动一下试试!”这时围来几十个抄了家伙的打手,大喊大嚷:“狄爷的店你们也敢动,活得不耐烦了!”

          谁不知道狄龙是本地一霸,司机们吓得都停车下来,对狄龙解释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狄爷不要为难我们!”

          狄龙感觉情况不是那么简单,只听司机耐着性子道:“奉城建局的命,说这是违章建筑,让我们立刻推倒复耕!”

          “放你娘的屁!”狄龙知道摊上事了,但城建局他还没放在眼里,吼道:“老子这是郊区,关城建局屁事!”

          “关我的事吗?”一队车队停了下来,带队的镇土地办主任率人走了过来,对狄龙说:“对不住了,这土地要复耕,你这违章建筑必须马上推了!”

          狄龙对这小小的镇土地办主任更是不当回事,理也不理会他,对那些打手说:“大家听好了,谁敢乱动一下,给我打,打死了我担着!”

          正在这时,警车呼啸而来,警察拉起了警戒线,把所有人围在了农家乐外,让挖机铲车夷平这一家气派的农家乐。狄龙的人要袭警强行制止,可这些警察狄龙并不认识,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招呼住手下的兄弟,赶紧给市长打电话。

          电话里传来市长的声音:“让他们拆吧,这是为了保护你,否则,你这农家乐全是卖的野生动物,被查出来,你可得蹲大狱!”

          “可是!”狄龙不解:“有你在,谁敢查呀!”

          “你那里不是刚出了事吗?”市长说:“这事让人知道了,我也保不了你呀,现在网络和媒体的力量你不是不明白!”

          “那就让他们查呀!”狄龙不甘心:“谁能查得出来!”

          “要想别人查不出来,只有让他们无处可查,所以,你的农家乐只有凭空消失,才可万无一失。否则,你得把牢底坐穿,我也吃不了兜着走!”市长说完便挂了电话。

          能让市长都感到紧张,这事想起来就后怕,狄龙吓出了一身冷汗,看来只有让自己的农家乐消失才能高枕无忧,所以,他只能忍痛割爱,把农家乐推平,才能自保,也能让市长睡个安稳觉。

          农家乐的消失,最踏实的是戚明,他放下了心,所以就高兴起来,以调研的名义带着云莲去游山玩水。

          玩了一天,在一家五星级宾馆,戚明用别人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总统套房。是夜,云莲洗漱好躺在床上等他。戚明洗了澡,急不可耐地要吃掉云莲,只见他兽性大发,畜形毕露,饿虎扑食地扑向云莲。

          床很大,云莲在床上顺势一滚,戚明扑了个空。

          “小蹄子”戚明调着情说:“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大爷吃定你了!”

          “来呀!”云莲穿着令人垂涎欲滴,薄如蝉翼的睡衣,荡荡的表情,荡荡的姿势,荡荡地说:“来呀,来呀!”

          她纤纤手指一勾,摄魂夺魄的眼晴一迷一眨,春心荡漾的搔首弄姿,直撩得人心神不定。戚明哪里受得了,按耐不住地去关灯。

          “别!”云莲媚眼一抛,妩媚得如同妖精一般,娇滴滴地放着嗲说:“关了灯就没情调了!”

          戚明想想也是,直接一把抱过云莲,如同饿狼一般,猴急地扯掉云莲的薄纱,按倒在床上,在她脸上狂吻乱啃,把他牲口之性淋漓尽致地发挥。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

          巫山云正浓,

          雨骤狂且疯。

          酣战激且烈,

          戛然始作终。

          那戚明正进入疯狂亢奋的怪态,却忽然一把推开云莲,见鬼般惊叫起来!

          不错,吓得一身是汗,哆嗦发抖的戚明看得真切,他推开的云莲其实是一头猪。

          可怕的是这头猪的毛被刮得干干净净,戚明不辞辛苦的勤劳的双手极其享受地抚摸着的白净光滑的,正是这被刮刨得干干净净的猪皮。他亲的也是令人作呕的猪头。

          更为可怕的是,这猪的毛被刨光,还活得好好的,而且顺从地任他玩弄。

          戚明吓得汗毛倒坚,瑟瑟抖抖地看着这被刨光了的,白白净净的母猪。冷汗大颗大颗地往下滴。

          “你是何方妖孽!”他不敢声张,别过脸去,壮着胆子问。

          “你才妖孽!”云莲嗲声嗲气,咯咯地笑个不停。

          戚明这才看清楚,哪里有什么猪,分明是云莲脱干净的身体太美,美得令他产生了幻觉。戚明定了定神,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点燃一支烟为自己压惊。

          戚明深深地吸了一口又一口,接连吸完两支烟,他确定自己头脑清醒,每一个器官都在正常地发挥作用,尤其是眼腈,戚明认真仔细地看了一遍整间屋子,觉得应该是正常的。于是,他便目不转睛地端详云莲起来。

          “怎么了嘛?”云莲娇声地说:“看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没什么?”戚明很扫兴:“我有些累了!”

          他已

          经没有了兴致,便躺在云莲的身边休息。

          可他又觉得没对,云莲还坐在一旁,脱得干干净净的身体遭遇着冷落。让戚明心中过意不去。毕竟,是他费尽心机把云莲弄上床,如果就这样陷她入尴尬,无疑是对她的侮辱。更多的是浪费了自己的心机。更对不起自己。

          于是,他也坐了起来,温柔地将云莲搂在怀里,然后,双双倒在床上。如同电视里的激情戏一般,盖上了被子……

          激情戏大致可以看见被子激烈地运动,让人对里面的干柴烈火浮想联翩。而他们静静地躺下云,被子一盖上就没了动静。而是里面的人掀开被子,露出了上半身。但见云莲枕在戚明的臂弯中,没有先前的汹涌澎湃,倒似有一些小浪漫般让云莲的脸上有些许的幸福甜蜜。而戚明则象一位力不从心的君王临幸一位先皇包办,令他讨厌的妃子。

          但又好象,戚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心仪已久的人,静静地拥在怀里,只怕她会丢了。

          他们要是一对情侣,这般温馨甜蜜,缠绵幸福的相拥而眠的场景,注定招来嫉妒羡慕恨。

          就这样在嫉妒羡慕恨中相依相偎相拥地睡去……

          ……

          天亮了很久,戚大省长才睡得自然醒,人醒来的第一件事,自然是睁眼,眼睛一睁开,第二件事便是看到了什么,每个人的答案不同,但戚大省长的第三件事却是惊叫,惊悚的叫。叫声中的恐惧明显超出他的承受能力。这骇人听闻的恐怖而失态的叫声中传递的可怕,如同漆黑的夜里乱葬岗中划破夜空的阴森恐怖的鬼叫声。令闻者也听了寒悸。

          因为,戚副省长睁眼后的第二件事,是看见他臂弯里枕着的却是一具骷髅。一个人大清早醒来看见搂在怀里的美人竟是一骷髅,其惊吓度可想而之。难怪戚副省长反应如此强烈。

          宾馆的保安听动静如此之大,似发生命案一般,高度紧张地上了楼,破门而入。

          他们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事先有心里准备,他们随即冷静下来,蹑手蹑脚地向骷髅靠近。随着闻讯而来的越来越多的人,保安们的胆子更大了,他们搬过骷髅一看,这模仿得惟妙惟肖的骷髅,不过是个塑料制品罢了。

          “赶紧报警!”经理当机立断地命令领班。

          冷静下来的戚明听了,赶紧穿好衣服,趁着人多混乱,账也没结便溜走了。当警察前来调查,竟发现当事人住店的信息是假的。

          警察将骷髅带走,以备调查此事。可他们回到警局,就接到将此案移交省厅的通知,似乎省厅非常重视。然他们派来的警察却将监控信息拷贝后全部清理掉,然后,不了了之。

          戚明把农家乐夷为了平地,又将宾馆的监控信息消除,所有对自己的不利都全部打扫干净。他又仔细地捋了一遍所有的事情,疑点指向娇嫩柔软,弱不禁风的云莲。戚明在发现自己和骷髅睡在一起的时候,云莲早已不知去向,就凭这一点,戚明就可以拿她是问。

          袁华得旨火速赶来,戚明劈头便问云莲何在。袁华心急火燎地回答说:“我也正四处寻她!”

          戚明感觉事态有些严重,但他乃副省长,遇事自然沉着冷静,他先给石文秀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谢绝所有的来访者。然后,又打了一通电话,一个包打听走了进来,戚明给了他一张云莲的照片说:“动用所有的力量,查找这个人的下落!”来人接过照片,应了一声是,转身走了。

          接着又是一阵敲门声,进来的是省公安厅长,对戚明说:“戚省长有何指示?”戚明给他看了坐,沏了茶说:“老弟呀,我找你帮个忙,这件事既可以说是私事,又可以说是公事,不过,于公于私,这件事你老弟都得抓紧办,兵贵神速嘛!”

          “老兄此话怎讲?”厅长道:“老戚呀,不管于公于私,你交待的事情,小弟还能推辞不成!是什么事情赶紧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