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五回:化身云莲作小妇;狠治脏官救同族。(1/2)是如何官商勾结的?”悟空要在袁华的身上寻找突破口,再请君入瓮-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五回:化身云莲作小妇;狠治脏官救同族。(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后来,我就成了袁华的女人。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

          “袁华的企业主要经营什么,他和戚明是如何官商勾结的?”悟空要在袁华的身上寻找突破口,再请君入瓮,让袁华和戚明自我暴露。

          “袁华涉足的行业很多,化工,机械,建筑,餐饮,进出口贸易,物流,仓储,食品等等。很多行业别人不挣钱,但袁华手能通天,善于投机钻营。不象大多的企业家,有了钱很注意形象,在官场上显得不亢不卑,以致很多项目失之交臂。而袁华可以低三下四,扮猪吃象,迎合高官。那些赚大钱的项目屡屡得手,早已身家百亿,却永远在高官面前扮演小丑。所以高官们对他这种能摆正自己位置的老板很放心,总把机会留给他。他也会拳打脚踢,施展自己的十八般武艺,百分百满足高官们的需求。所以一直以来,他和政府官员都保持着双赢的合作关系,赚得盆满钵满。对了,他还走私,具说他的货物总是一路绿灯,畅通无阻。他在赚钱的过程之中,高官面前极尽奴性,可对老百姓是心狠手辣。有一次拆迁遇上钉子户,一家人还在家里睡觉,半夜时他果断派人把人家房子推了,将全家埋在废墟中,造成一家四口一死三伤。虽然警察介入,却由于高官的干涉,赔了一点钱了事。他的运渣车一路掉渣,造成交通堵塞,甚至多次撞伤人。经媒体多次报道,政府明文禁止,他仍大张旗鼓地运行,一路畅通无阻……”

          “好啦!”悟空打断云莲的话:“看来这袁华的斑斑劣迹是罄竹难书了,一时半刻恐也说不完。现在拣重点说说,他这回还要做什么才能搞定戚明?”

          “把戚明爱好的书画送给他,具说戚明是个食客,一心想吃猴脑,袁华必须满足他。而且袁华已花了三百万,为戚明买了真虎鞭。最关键的便是戚明对我垂涎已久,必须将我搞到手这项目才能顺利拿到。”云莲直言不讳地说。

          行者听完,心中有了底,又让云莲把她和袁华之间的关系和重要的细节说了一遍后对他说:“好了,你只管回去,这里交给我了,我会让戚明和袁华都如愿以偿的!”

          云莲一走,悟空便摇身一变,化作她的模样,在屋里守株待兔。

          果然,没过多久,袁华打来电话,叫云莲和他去外地陪戚明吃猴脑。悟空把云莲的声音装得维妙维肖,要让袁华来接她。袁华公司一堆事忙不过来,可悟空就是耍起了性子,袁华不来他就不去。

          “你是怎么搞的!”袁华一进屋就怒气冲冲地对云莲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忙,自己打车到公司不就成了吗?知不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

          “知道!”悟空的变相和声音与云莲一模一样,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既然忙,就不用去了,看那戚明就恶心!”

          袁华一听,忙陪着笑哄云莲说:“我的老祖宗,你可千万不能有这种思想,一定得把戚副省长给伺候好了!这事搞定后,我给你买一辆轿车,五十万以上的。”

          云莲听了很开心,笑着与袁华一道去会戚明。

          他们将车开往城郊的一家农家乐,这农家乐外面和普通的农家乐没什么区别,可里面的装饰就是一家高档会所。戚明稍迟一步,他们一起进入一间豪华包间,戚明直接搂着云莲坐定。标致的服务员礼貌地问:“三位需要点什么菜?”云莲道:“把菜谱拿过来,我要点几道最爱吃的菜!”袁华白了一眼没见过世面的云莲说:“这种地方哪有什么菜谱?”服务员很礼貌地说:“小姐是第一次来我们店吧。我们店里山珍海味,飞禽走兽,要有尽有,小姐只管随便点。但我们店有规矩,没有菜谱,有也是应付检查的。所以你尽管点,只要你能想到的,我们店都有!”悟空正要言语,戚明说:“你们给我们配一桌得了!”

          服务员听了,流利地向客人介绍说:“由本店搭配,最低标准是三万元一桌,以鲍鱼等海鲜配野猪穿山甲和野生蛇类蛙类等配以野菜组成,酒是一瓶五粮液,加酒每瓶加价一千元。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饮料随便喝。八万的标准以鱼翅大虾等海鲜配娃娃鱼河豚等河鲜加上獾猪野鹿鹿鞭汤及狐肉狼肉等野味组成,配以野生荪菌和野菜,酒是两瓶茅台,加酒另加价一千二百元每瓶,啤酒饮料随便喝。十五万的标准……”

          “好了!”戚明没有耐心听他没完没了地介绍,打断了他的话说:“我们是冲着猴脑来的,就按有猴脑的标准配一桌就行了!”

          “有猴脑的套餐就是十五万的标准!”服务员微笑着说:“先生是否需要我详细介绍这个套餐的全部菜肴?”

          “不必了!”袁华抢过话来说:“钱不是问题,直接上就是了!”

          不一会儿,就上了十多个菜,果然是走兽飞禽,高调亮相,海味河鲜,要有尽有;高档美酒,任斟任喝。戚明与云莲一边吃,一边卿卿我我地调情。正吃得津津有味,压轴大菜闪亮登场。

          一只鲜活的猴子被绑得严严实实地铐在一个铁笼子中,呲牙咧嘴地恐惧着无力反抗的抗拒,被两个手里准备好刀具的厨师推进了包间。云莲见状,惊问道:“你们

          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不是要吃猴脑吗?这得取活的,新鲜的味道才好,而且特别补脑!”厨师说:“通常我们都是为客人现场取脑。”说着便开始动手。

          悟空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同类被残忍地活取脑。当下果断地用猴毛化作云莲,自己化身去笼中代替同类,同时将同类救出转移。这些动作在无形无影中无声无息地一气呵成。凡夫俗子的内眼是开不见的。

          两个厨师熟练地刮毛取脑,锋利的刀子剖开头皮,因为没打麻药,猴子的惨状和叫声骇人听闻,直让戚明和袁华毛骨悚然。

          而猴头上的鲜血喷涌而出,溅到天花板上,又淌了下来,淌了厨师一身,象两个血鬼。

          这是从没有个的现象,两个厨师虽然害怕,反应却相当快,壮着胆拿来毛巾应急处理。

          然毛巾捂不住冒血的伤口,这只猴不知哪来这么多血,像消防的水笼头被打开,红红的血水将毛巾冲出老远。

          与此同时,那猴大力士般地猴叫着猛地一使劲,铁笼被震成了碎小的铁块,散落一地。

          如石破天惊,猴子横空出世般地扑向戚明。拼命地狂抓乱扯,其狂无双,其燥不二,其疯罕见,其仇滔天,一副剜其心,剔其骨,剥其皮,啖其肉的拼劲。弄得戚明无力招架,无处躲闪。那猴子麻利地左脸给他满满抓痕,右脸抓痕复印。迅雷不及掩耳地撕上撕下挠左挠右,前拉后拉,在他身上杂乱无章地抓扯。却又一气呵成,连贯地将戚明的浑身上下撕扯成衣衫褴褛。

          猴子本就敏捷,而这猴子的速度,更是快得惊人。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所有的人才反应可来,就象突如其来的雷电,是那夜空中独特的光亮和雷声的响亮提醒了整个包间的人。

          那耀眼的光亮就是戚明与众不同的狼狈。响亮的声音是他那失态的大喊大叫。

          惊悚而痛苦的大喊大叫。

          叫喊声惊天地泣鬼神。

          人们开始驱赶猴子,可这灵敏的大圣,腾挪跳跃,东躲西藏,把满包间的人弄得是晕头转向,灰头土脸。哪里是他们在赶猴子,分明是大圣在戏弄这一屋子的人。

          蹦蹦跳跳,躲躲闪闪之间,猴子一把扯掉烂了戚明的裤子,撕掉了内裤。戚副省长圆嘟嘟,光溜溜,滑滴滴,白净净的臀暴露无遗。

          如此大走光,令戚明本能地一边嚎叫着一边去捂屁股。猴子抓住戚明的手,用他的手在他自己的屁股上狂抓乱抠。戚明屁屁缩也缩不回,躲也躲不过。手想退回去也由不得自己。一旁的大老板及服务员等见状,决定将猴子打死。那袁华举起一条凳子,用力地对准猴子打去。可明明是瞄得准准的,准得几乎没有误差,可凳子一下去,就听见杀猪般的惨叫,惨叫声却源于堂堂的戚副省长。而那猴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巧妙地躲开了。闻讯赶来的保安对着刚躲闪开来的猴子一闷警棍,又一声惨叫传来。

          不是猴子的叫声,也不是戚明。是刚一凳子打得戚明哇哇大叫,还未回过神来的袁华!

          “在这里!”随着服务员的喊叫,另一个保安快速,及时,甚至是精准的速度给了猴子一警棍。

          又是痛得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令人不忍听闻的女人痛苦的惨叫声。保安精准地打在了一个服务员的头上。随着这一声惨叫,姑娘只觉眼冒金星,晕倒在地。

          另一个服务员和大堂经理火速抢走了这个女伤员,并且搬来了救兵。

          包括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戚明和头上有鸡蛋大小的包块的保安和袁华带伤作战,又来了几个年轻小伙,七八个人手里都有了警棍,虎视眈眈地围住猴子。定要杀而后快。

          尤其是戚明,他要将这猴子碎尸万段,然后给店主讨个让他倾家荡产的说法,方解心头恶气。

          猴子跃在桌子上,对将他团团围在桌子中央的这一干凶神恶煞的坏蛋,龇牙咧嘴地笑。

          它先发制人,将满桌的杯碗盘碟箭一般地掷向这些敌人。

          所有人都有,似有许多弓箭手,乱箭似的几乎同时射向他们,无一幸免地避之不及,避之不掉。因为这些暗器的速度惊人,让他们防不胜防,无一幸免。

          不仅被碗碟击得痛,还没冷却的汤汤水水烫得他们更加难受。一身的肉菜粮食,更是狼狈不堪,一时乱作一团。

          猴子乘机要溜,当过兵的保安反应迅速,在猴子蹦到门口时,他猛地扑过去抵住了门,并同时一棍打向猴子,猴子只好又跃回到了桌上。

          屋里一片狼藉,桌上的杯盘被它扔得干干净净。

          这些人抖落身上的饭菜,又重新将猴子围住。

          这时他们都显得非常冷静,沉着。一个个蓄势待发,欲一招制敌。

          而且他们非常默契,象经过排练一般,同时用尽全力打向猴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