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四回:美女佳肴连官贾:身不由己小三苦。(1/2)Mhk她默不作声地紧挨戚明坐下,静静地给戚明倒酒。然后,温文-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四回:美女佳肴连官贾:身不由己小三苦。(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这美女不但长得貌美如花,而且年轻,红润细嫩的肌肤,溜滑得令人垂涎欲滴。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她默不作声地紧挨戚明坐下,静静地给戚明倒酒。然后,温文尔雅地举起酒杯,旁若无人地与戚明喝起了交杯酒。浪漫得如同热恋中的情侣。

          而旁边的大老板也空气一般地做着观众。

          交杯酒喝过,美女甜甜地亲了一口戚明。然后,给她夹了一块鱼说:“这可是好东西,叫鲵,生长在淡水河里,俗名娃娃鱼。是国家保护动物,谁也不敢公开吃。这条娃娃鱼可是纯天然的岷江河里野生的,就这一道菜的价格就是几千块。”

          她的声音温柔,甜蜜,细腻,令人听之陶醉。看得出戚明已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戚明怜香惜玉地在她水灵灵的脸上轻轻地揪了一下,惬意地将鱼放入嘴里细细地品尝道:“不错,是这个味道,是正宗岷江河的野生娃娃鱼!”

          他象一个品鉴的美食家,对这个味道看来再熟悉不过了。这娃娃鱼就是他隔三差五吃的美食。他一边吃一边说:“这娃娃鱼吃了可是要判刑的,你们可真够大胆!”

          “瞧你说的!”那美女媚笑道:“好象第一次吃一般,再判刑也是我们平民老百姓,谁还敢动你戚大省长!”说着夹了一块青蛙在戚明碗里说:“这是野生的青蛙,味道可比那养殖的牛娃美娃纯正多了。这东西你们政府部门不是明令禁捕的吗?还不是每天都有贩子在大量收购,流向你们的餐桌!”说着筷子指着桌上的二龙戏珠:“这两条蛇的命运和青蛙一样都是被你们保护起来的野生动物,最终的宿命还不得从你们的肠胃里走一遭!”

          戚明吃了青蛙肉,大老板象一个熟练的服务员一样,早已为他们斟满了酒。(酒店侍者早被打发掉了,这是大老板特意揽在身上的美差,以示诚意!)

          戚明举杯与美女碰了一下,各自小呷了一口。戚明道:“这二龙戏珠咱给改个名字,叫做相亲相爱野鸳鸯,吃起来才有情调!”说着夹了一块蛇肉道:“我来一块鸳肉!”美女会意地从另一条蛇身上夹下一小块肉说:“那我就来一块鸯肉!”

          然后,二人相视一笑,默契地将夹好的蛇肉彼此送入对方嘴里。

          这一慕,羡煞旁人。

          这一慕,恶心死旁人。

          叔可忍,婶可忍,大圣忍无可忍。

          大圣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们正吃得你侬我侬,缠缠绵绵,甜蜜浪漫的时候。手中的筷子变成了两条大蛇,张着血口,对着两人的脸,吐着可怕的信子。

          “哇!……”美女花容失色,恐怖地尖叫着扔掉手中的蛇,所有的矜持都被狼狈不堪所取代。

          戚明也本能地扔掉手中的蛇,百分百的惊悸。与大老板同时十二分的愤怒,喧嚣地叫喊着:“来人啊,这是怎么搞的!”

          大堂经理和服务员闻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愤怒到了极点的戚明搂着惊魂未定的美女指着地上的蛇厉声指责道:“你们这是什么酒店,竟拿活蛇给客人吃!”

          大堂经理和服务员随着他手指往地上看,哪里有什么蛇呀,分明是扔在地上各分东西的两双筷子!

          “虚惊一场!”大老板见此情景,忙打圆场说:“刚才是看花了眼。”一边对大堂经理和服务员下逐客令说:“没事了,请回吧!”

          服务员和大堂经理对他们这一惊一乍的无理取闹敢怒不敢言,静静地为他们换了碗筷,默默地退了出去。

          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戚明再无食欲,拂袖而去!

          大老板签了单,赶紧追了上去,在停车场才追上戚明,一副谄媚的嘴脸,对着戚明奴性地赔着笑说:“看这饭吃得,戚省长没吃好,都怪我!……”他冤屈无耐地煽了自己两耳刮,卑躬屈膝地说:“要不,咱换个地方吃,去吃让人意想不到的好东西。小说网”说着殷勤地凑到戚明耳边,小声地说:“我们去吃猴脑!”

          “没食欲!”戚明没好气地钻进车里,启动了汽车!

          “戚省长留步!”那美女姗姗来迟,对着戚明招手。

          戚明并不理睬,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哼!”大老板白了美女一眼:“怎么办事的!”说着气呼呼他拉开他兰博基尼的车门,郁闷而去。留下一脸无辜,满腹委屈的美女。

          “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他们也忍心抛下不管,真不知怜香惜玉!”悟空本意是要变一个帅哥,情急之下变得有些不伦不类。拍了美女的肩膀,吊二郎当地说:“他们怎么欺负你,说出来俺给你作主!”

          “流氓!”美女骂了悟空一句,气呼呼地走了。

          走了不远,差点和不伦不类撞了个满怀。

          美女没有心情理会悟空,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刚走几步,悟空又站在了他面前。

          “你阴魂不散地跟着我干嘛!”美女终于忍无可忍了:“你再不消失,我就报警了!”

          “悉听尊便!”悟空流里流气地说。

          “神经病!”美女骂了一句,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一开走,美女终于为甩掉了悟空那个不伦不类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有人在牵她的衣服,别过身一看,不伦不类正和她并排坐在出租车上。

          “啊!”美女忽如其来的惊叫,吓得出租车司机娴熟的操作一下子慌乱起来,险望酿成了车祸。幸亏他技术一流,总算有惊无险。汽车回归正常,他有些生气地问:“我说美女你这是怎么啦,你这样一惊一乍的会出人命你知不知道?”

          “他……”美女惊魂未定地指着不伦不类的悟空。可她身边什么也没有。

          “没什么!”她赶紧改口,心有余悸地对司机说。

          可是,没开多远,不伦不类又和她并排而坐。

          “你……”她正要惊叫,又怕司机生气,声音压了下来,但心悸犹存,颤栗不减。

          “叫我吗?”师傅本能地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我有点晕车!”美女趁机说:“我就在这里下车,走几步就到家了!”

          悟空化作一缕轻烟跟着美女,当她开门进屋时,轻烟已先行一步从门缝里钻了进去,美女一进屋,不伦不类已经正襟危坐地在客厅沙发上等着她了。

          美女本能地又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你到底是谁,要干什么?”

          “坐!”不伦不类反客为主地让她坐下。

          美女顺从地坐在一侧,心里咯噔了一下,忽然间想到了智商,技术和功夫都是一流,来无影去无踪的江洋大盗。遇上这样的主,只能自认倒霉地化财免灾了。于是,美女主动地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对悟空说:“这里面有二十万,希望你拿了钱不要再来骚扰我!”

          悟空正眼不瞧那银行卡,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怎么?”美女害怕起来,一副大难临头又无可奈何,瑟瑟地低声说道:“莫非,你要劫色!”

          悟空不伦不类的样子,给坏蛋,色狼总算沾上了边。他的不回答比回答似乎更肯定。这让美女感觉到了难逃此劫,如果做无谓的反抗,可能结局会更惨。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清白之身,不如早点将这不伦不类打发掉。于是,她开始主动解自己的衣服。

          “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高兴了快走!”她一边脱一边幽幽地说:“若是让我的那个他撞见了,我和你都会吃不了兜着走,他可是个大企业家,在商界很有名望,不但家大业大,和政界的来往也很密切。因此,他的实力大得可以让我和你都象蚂蚁一样被他捏死!”

          说话间,她已脱得只剩遮羞布了。

          不伦不类捡起她的衣服,为她披上。

          “这……?”美女大惑不解,这不伦不类到底要干啥?

          “俺不是打劫的,财色皆不取。俺是向你打听消息的,希望你如实相告!”

          美女一听,心头一块石头落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点了点头。

          “你的那个大企业家和你什么关系?”悟空一问就是一个尖锐的问题。

          “这……”这个问题的确敏感,让她难为情,难以启齿。

          “你是他的小三吧!”悟空直接地说。

          一语中的,美女怪不好意思,尴尬地点了点头。

          “他和政界关系密切,包括副省长戚明吧!”悟空又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