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百六十二回:戚明血腥谋仕途;师徒除孽正心术。(1/1)西,怎由得你愿不愿意。小说网你是我戚明的女人,我又怎么能由得-锦和小说网
        • 第一百六十二回:戚明血腥谋仕途;师徒除孽正心术。(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詹雨露一听戚明如此直白,本能地问道:“什么意思?”戚明浅浅地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领导看中了的东西,怎由得你愿不愿意。小说网你是我戚明的女人,我又怎么能由得你答不答应,让我的仕途断送到你的手里。所以只要领导看中了,你愿不愿意都无所谓,他有的是办法得到!”

          “原来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搞的鬼,你才是真凶,是罪魁祸首!”詹雨露一听肺都气炸了,象一头母狮一般,扑向戚明,紧紧卡住他的脖子,疯狂地咆哮道:“我给你拼了!”

          戚明掰开他的双手,淡定地说:“你冷静点,听我给你说:即便我不参加,你妹妹的结果还是这样,不会有第二种。因为,领导看上了她,看上她是她的荣幸,她就注定是这个结局!”戚明加强了语气:“既然结果都一样,我为什么就不能推波助澜,从中获利呢?”他激动地说:“是的,这是我精心安排的。”他兴奋地说:“我这样安排,让那个一心想从教育岗位走向仕途的校长做了恶人,而我那几个政敌做罪犯。校长做了牺牲品,竞争对手成了罪犯,被成功扫除,又一举两得地讨得了领导的欢心。市长及代市委书记便成了囊中之物,非我莫属,你说我又何乐而不为呢?”他得意地说:“这件事情不管我做不做,你妹妹也是今天这个样,如果让别人去做,结局对你妹妹没什么两样。而我的仕途就不会如此顺利,所以我为什么不做呢?让我来做,至少你妹妹还能因为在我的仕途上为我作了贡献而得到一定的补偿,若由别人来做,可就白白牺牲了!”说着递给詹雨露一张银行卡:“这是一百万,交给你妹妹吧!够她花一生的了,值!”

          詹雨露看着戚明那副厌恶的嘴脸,心中只有恨。她挥舞粉拳,拳中充满最熊的怒火,最仇的,要将戚明粉身碎骨的力量向戚明势不可挡地击来,却被戚明魔掌般的大手抓住,不能动弹。

          “醒醒吧!事已至此,你这样闹有用吗?知足吧,有了这一百万,你妹妹就衣食无忧了,你还想怎样?你妹妹可能这一生也挣不来这么多钱!”戚明好像忍够了,冲詹雨露吼道:“幸亏你是跟了我,否则,你不知死了多少次了。凡事不能象你这样瞎胡闹,要动脑子!”他很是得意地说:“那几个被绳之以法的干部就是和你一样不动脑子被套了进去做了替罪羊。”

          是啊,戚明说得有道理。詹雨露听了他的话,有些泄气,她一平民老百姓,拿什么和他们这些一手遮天的一方诸候斗呀!和他们硬拼,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尤其是戚明,他不但手中握有大权,而且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詹雨露和他斗,应该不够份量,可她不甘心,她要让戚明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还要找出真正糟蹋她妹妹的凶手。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向戚明示弱。

          她不得不示弱,否则,戚明就要对她下毒手。戚明的笑里藏刀和阴险歹毒,比想象中更可怕。所以,她无奈地接过银行卡,似是有些佩服地低声问戚明:“你是怎样既保住了你的领导,又成功地让你的对手成了替罪羊的?”

          戚明见詹雨露终于服了自己,征服感油然而生,他骄傲地对詹雨露说:“很简单,陪你妹妹过夜的领导始终没有露过面,而是等候在你妹妹的房间,在你妹妹被灌醉后送入房间,又在你妹妹清醒之前与她发生关系后离开,所以做得万无一失,以至于在所有人心中这个领导从未介入此事,也无人知晓他是谁。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所以我才故意地百密一疏,让你妹妹无意中拍下了我的政敌们的照片,得以顺利破案。而我的大领导,根本不存在地逍遥法外,我也等着做我的市长代市委书记!”

          詹雨露真想掐死戚明,但此时的她冷静了很多,她要理性地和戚明较量,拼死也要将戚明绳之以法。所以,她打趣地对戚明说:“你真坏!”

          戚明见詹雨露还是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放心地离开了!

          自此,詹雨露便开始收集戚明的证据,并上交到了有关部门。

          可是,这些东西竟落到了戚明手上。詹雨露已感觉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所以,她写下了遗书……

          看完詹雨露的遗书,石文秀已泪湿衣襟,她发誓要为詹雨露报仇,但她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步詹雨露的后尘。所以,她得想个万全之策,必须对戚明一招致命。

          如何才能将戚明一招致命呢?石文秀一边强颜欢笑地和戚明你侬我侬地周旋,一边大量收集他的犯罪证据,加上詹雨露留下的东西,戚明的犯罪证据越来越多,只要将这些材料送到有关部门,戚明就永不得翻身。可是,有詹雨露的前车之鉴,石文秀特别小心,她必须出奇制胜,一招制敌,所以她每天都在想,将如何出招,才能既保全自己,又打跨戚明。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等戚明出了问题,被有关部门控制,接受调查的时候,石文秀适抛出这些铁证,定会给他致命一击。

          可是,石文秀小心翼翼地等,等来等去,没有等到戚明出事被调查,而是等到了戚明高升,被调到外省当副省长,省委副书记!

          上任之前,狡猾的戚

          明在此县城给石文秀买了一个大别墅,并分派了一个任务给她,让她在此好好享受生活,顺便接受来自他任地的各种贿赂。这样一来,他可以采用异地受贿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收受贿赂,而行贿者都是在他的控制范围内。这样,他既可在任地高调地清正廉明,又无形地将石文秀拉入帮助受贿的共同犯罪中。如此行贿者和石文秀都和他是同一绳上的蚂蚱,没有第三方知晓,他便可大量敛财。做得可谓天衣无缝。

          石文秀参与共同犯罪,一旦戚明落马,她也脱不了干系。但如果直接拒绝,石文秀就可能走上詹雨露的道路,因为戚明的官越做越大,能量也越来越大,要让石文秀死,也越来越容易。所以,石文秀别无选择,只有硬着头皮兴高采烈地欣然领命。而且做得不亦乐乎,令戚副省长非常满意。殊不知,文秀将这些犯罪做了详细记录,只待时机一到,便可与戚明玉石俱焚。

          如今瓜哥和悟空的出现,让石文秀眼前一亮,直觉告诉她,不管眼前的瓜哥是不是她深爱的樊瓜子,他和悟空都是值得信赖的。她相信自己的第六感。退一万步,她的感觉就算是失误,她也要赌一把,不能再继续让戚明逍遥法外,让詹雨露在天之灵得不到慰藉。

          她看见瓜哥和悟空听完,眼睛里全是正义的愤恨之火,更加坚定了信兴,对悟空兄弟二人说:“二位英雄,这钱就不用还了。如果你们真有心,请帮我一个忙,这点钱就当是酬金!”

          “为美女效劳,三生有幸!”悟空兄弟异口同声地说:“有何指示,尽管吩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石文秀听了,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兴奋地问:“除了用这些铁的证据,你们有没有办法让有关部门调查戚明?因为这证据在他没有被控制之前抛出去,他位高权重,党羽遍布,有可能不但告不了他,证据又落入其手。”

          悟空听了,拍着胸脯说:“放心吧,包在老孙身上,老孙自有办法,让这狗官落网!”说着起身告辞说:“你就等老孙的好消息吧!”

          石文秀将钱塞给悟空说:“祝你马到成功!”

          悟空将钱还给石文秀说:“俺又不是帮你,象戚明这样贪赃枉法,残害百姓的贪官污吏,人人得而诛之,老孙为民除害,为国家揪出这害群之马,义不容辞!”说完,告辞而去。

          兄弟二人回到宾馆,将情况告知师父。唐僧即召集徒弟们开总结大会。他说:“悟空所言之事,和我们这段时间所经历的种种,为师已经悟出:人生邪念,心术不正,乃人性之孽,人若生孽,必会害人害己。而孽为末日魔君之食,是他赖以生存养的份。所以,我们必须为世间除孽,斩断这一食物的来源。因此,当务之急,我们要将戚明绳之以法,断其恶孽。还有那些骗过我们的骗子,也必须找出来,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斩断奸孽!”

          瓜哥道:“师父所言甚是,这些万恶的骗子和贪官污吏的确应该受到治裁,我们兄弟也应该歇尽所能地为民除害,为国家尽应尽之责。只是我们来到了这二十一世纪,你们可得入乡随俗,换上这个时代的衣服,以免不伦不类,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有,既然现在有了费用,我们等买几部手机,人手一部,方便联系。我们这么多人,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游走,费力又费时,现在有足够的费用,有必要买一辆代步的轿车,这样一来,我们行走起来就方便多了。”

          唐僧道:“这买车和配手机都不成问题,可以加强办事效率。只是这装扮,为师已然习惯这一身装束,若换成别的,为师穿上去会浑身不自在!”八戒接过唐僧的话说:“俺老猪自身原因,穿什么都丑得令人无地自容,好不容易这一身取经的穿束让世人和自己接受了,这种装束以取经的形象让人习惯了我,如果换成现代装,配上我自身的丑陋,定会成为威力强大的杀伤性武器,往街上一站,必会吓死一大堆,吓伤一大片,这后果瓜师弟你能负责吗?再说了,不用你负责,老猪要是有一天不小心照了镜子,被自己吓死了。瓜师弟你这不是在谋杀老猪吗?你我师兄弟一场,至于这么狠心吗?要让老猪穿你们这个时代的衣裳,你还不如来个痛快,干脆把俺直接杀了干净!”

          “不过就是换一下装束,方便行走,至于说得这么严重吗?”瓜哥见八戒要生要死地小题大作,刚要耐心地解释,沙僧与八戒颇有同感地说:“是呀,这现代人所谓的时尚穿戴,俺老沙见了就想吐,若让俺也象他们一样穿戴,岂不要了俺老沙的命!”甄秀丽反应更加强烈:“你们换则换,本小姐可打死也不敢换,这个时代的女性服装,赤胳膊露腿,跟个妖精似的,羞死人了。我可不敢丢人现眼。为我的相公你们师父脸上抹黑。”悟空也说:“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果我们这一身装束,是我们取经团队的标志,他代表整个团队的形象。如果没了这身装束,整个取经团队就没了灵魂。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也不复存在。”

          瓜哥听了,不得不认可,只得任由他们。唐僧道:“这手机和车,我们得顺应形式,接下来就去买。而现在我们既然知道人心生孽,孽为末日魔君食物,必须将所知之孽除去,以断其食。”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众徒弟忙问师父为何叹息,唐僧道:“只可怜那戚明,

          作孽太深,尔等若除其孽,恐其性命不保!”大家唏嘘了一阵,悟空道:“他是咎由自取,老孙定将为民除害,将其孽除尽!”

          会议结束,瓜哥即去买了几部手机,大家人手一部。接着,唐僧让徒弟们前去除孽。悟空道:“乡间行骗之孽当除。”即纵身跃上半空,脚踏祥云,俯瞰大地,象过筛子一样,在广袤的大地上寻找,那两个骗子出现在了大圣的火眼金睛中。行者掏出手机,告知八戒沙僧,让二人将这两个骗子除孽。然后打电话告诉唐僧和甄秀丽他去戚明任地为其除孽,这里交由几位师弟。

          八戒沙僧锁定骗子行走的路线,原来这骗子专拣人烟稀少的地方动手,兄弟二人即遂其愿,在前方少有房屋处变出一三层气派的小洋楼,让人一看便知是农村中的有钱人家的居所。然后,二人摇身一变,化作一对老夫妻,行走在两个骗子的目标小路前,他们故意慢腾腾的行走,让两个假和尚不多时便赶上他们。

          俩骗子走到二老身后不远,老太婆的手机便响起来了,年老耳背,她开了免提,大声地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瓜子清晰的声音让两个骗子听得清清楚楚:“妈,你说爸身体不好,我给你们打了两万块钱,去大一点的医院作全面的检查。钱收到了没有?”

          “收到了!”老太婆喜形于色,那声音大得几乎要让全也界知道:“我和你爸正从银行取钱回家,现在马上就到家了!”电话那头瓜哥说:“妈,这么多钱你们去查一下就行了,放在卡里,用多少取多少,你们这样把现金取出来会不会不安全啊?”

          老人耳聋眼背,根本没察觉身后不远处有人似的,扯着嗓子说:“你放心吧,儿子!钱安全得很,我们这地方,难得有人,就算是有人,谁会想到你爸那烂帆布包里装的是钱啊!就算扔在路旁也没人捡!”

          “这我就放心了!”瓜哥在电话里说:“爸妈多保重,我要上班了,就不和你们多说了。再见!”说完,果断挂了电话。

          老两口挂了电话,喜滋滋地往家里走。两个假和尚远远地,若无其事地跟在后面。看见两位老人进了屋,他们便找了个阴凉地悠闲地坐了一会,便整装而发,径直朝老两口家走去!

          “阿弥陀佛!”两个和尚见大门敞开,便粉墨登场,对着正在吃饭的老两口双手合什行礼道:“二位施主,贫僧这厢有礼了!”

          两位老人对和尚似乎情有独钟,一见是两位僧人,喜得双双离了座,百十二度热情地迎接他们说:“大师驾临,看来不枉我们烧香拜佛一场,菩萨眷顾我们,快快进来,吃一点斋饭!”

          见这对老夫妻信佛,而且对和尚特别崇拜。这又拉近了和骗子的距离,让两骗子心中窃喜。不动声色地说:“小僧等已用过斋饭!”说着,一边递过度牒和身份证说:“小僧是宜宾千佛寺的沙弥,因寺内重塑观音菩萨真身,特来求取功德,还请施主略加施舍。小僧代我佛谢过施主,我佛定庇佑施主一生平吉祥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