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版西游,第一回:人心不纯人生恶;人性污浊人间苦。(1/1),各处皆为他们修庙建坛,塑身供奉。唐僧自回长安,太宗早已为其-锦和小说网
        • 第一回:人心不纯人生恶;人性污浊人间苦。(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无弹窗快速更新

          ########################

          更多

          ·话说唐僧师徒取回真经,佛祖念其功劳,将五位封神封佛。小说网并于仙界按其职各具其府。然凡间世人敬仰,各处皆为他们修庙建坛,塑身供奉。唐僧自回长安,太宗早已为其修旃檀佛宇,金碧辉煌,能容数十万人。功德佛爷便成日在此诵经,宏扬佛法。悟空自回花果山光耀,八戒、沙僧、白龙各回原籍清闲。不表。

          却说那如来佛祖分封完毕,不久便有贵客来访,乃是西方极乐耶稣。佛祖命奉茶,欲与其谈经参禅。那耶稣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因故而来,心不在茶道,当下说道:“佛祖引那唐僧取回大乘真经,宏扬佛法,功德无量。”如来当他是来道贺,客气地说:“耶稣为天下众生,饱受十字架之苦,其功德如来不及一二。”耶稣闻言,长吁短叹。如来惊问其故。耶稣曰:“今与佛祖饮茶,实乃甘露,然小弟品无茶味,恳请佛祖撤茶,随我至云端,看那下界烦心之事。’

          佛祖从其言,随耶稣至云端。却不知何事竟令耶稣烦恼,当下问道:“今下界清纯,耶稣兄何烦之有?”耶稣道:“今有旃檀取得大乘真经,广为诵扬,可保大唐人心一时清纯。佛祖可曾看过千年之后,天下人心可否清纯。”如来道:“琐事缠身,未及查看,既耶稣有意,我等细看,定将它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当下拨开云层。但见下界世情,多如牛毛,古今中外,杂乱无章。耶稣只捡那千年后事。用手一拨,请如来详看。但见浓烟滚滚,炮火连天;911恐怖袭击、两伊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惨不忍睹,苦不堪言。

          “阿弥陀佛。”佛祖见状双手合什:“人心不善、人性不纯,何不以十字架教化,地狱里炼悔。”见耶稣不语,当是失言,拱手对耶稣道:“此乃上帝所辖,非玉帝如来可触及,妄言莫怪。”耶稣道:“非也,人性冥顽,非教堂庙宇可教化,非地狱牢笼可困悟,玉帝佛祖之神州人间,菩萨面前之凡胎,与十字架下俗人,贪婪之欲无二,私自之心不差,实无质的区别。”佛祖闻言:“耶稣兄何出此言?”耶稣复拨开云层,请佛祖观看。

          但见神州大地上,利益之前勾心斗角、不择手段;富贵场中尔虞我诈、六亲不认;黑心棉、毒豆芽、比比皆是;染色馒头,三聚氰氨,要有尽有;塑化剂前地沟油,牛肉膏后瘦肉精······。小说网佛祖正看得心凉心寒,心惊心悸。耶稣又用手一指,但见纷繁之间,一老人晕倒,竟无人过问。也有小孩被车撞,来往行人视若无睹······佛祖不忍往下看,直呼阿傩,迦叶。二尊神随现身打躬施礼:“佛祖金安,请法旨。”如来道:“尔等速去长安,着那旃檀功德佛广传大乘真经,得使我佛下界俗人,广生善心,广结善缘。”二尊神领法旨欲往。耶稣大声说:“佛祖好私心。”佛祖问;”耶稣兄何出此言?”耶稣曰:“大乘真经自能洗涤人性,可保大唐当前,然大唐之后,神州内外,人心不足,如之奈何。望佛祖既能洗得天下千年后人性;填得万年后欲壑。既能让菩萨面前善男信女一心向善;又能使我十字架下教徒忠实虔诚。天下人人向善,个个纯洁。方是我等之愿。”如来听了问道:“如此说来,当如之奈何?”耶稣道:“实不相瞒,当前我十字架下,人有向善之心,忏悔之意。然千年之后,生冥顽之劣,我教堂不能感化。又观菩萨脚下劣根重生,非大乘真经能洗涤;十八层地狱可炼就。此等天下苍生,唯洗心经方可教化。何不让那旃檀将其取回,弘扬人性善意,洗尽邪恶杂念,剔除污浊丑态。使人心皆善,普天之下,尽存真善美,再无假丑恶。此乃三界中最大功德。只是闻洗心经乃佛祖镇殿之宝,不知佛祖可否割爱。”

          如来闻言道:“教化天下众生,乃我等本份,岂有不舍区区经卷之理。”当下命阿傩、迦叶:“速传旃檀前往西天求取洗心经。”二尊神面露难色。佛祖问其故。答曰:“旃檀既已成佛,功成名就,今非昔比,恐有不从。”佛祖笑而不语。耶稣道:“无功即功,无名则名,非佛及佛,佛即非佛。”二尊神闻言即动身。

          然佛祖闷闷不乐。耶稣道是不舍经书,抱拳施礼道:“为天下众生,耶稣强人所难,为难佛祖了。倘有不便,望佛祖不要勉强。”如来道:“非是如此,乃是唐僧前番取经,有吴承恩将其辉煌记载。如今又往西行,自能取回真经,却因世人忙于生计,作那房奴车婢,断无人记载这为天下苍生做下的丰功伟业,岂非憾事。”耶稣道:“虽世人俗气精明,自有呆人乐著此书。”如来问何在。耶稣又拨开云层,请佛祖观看。

          但见下界之中,杂乱无序,如来无心细看。耶稣说:“只捡那范湾1972年寒冬之事,呆笨人出生之情一看。”如来从其言。但见寒风凛冽的一个夜晚,煤油灯下,一位孕妇正在简陋的房间里待产。丈夫将一切准备就绪,便出门请产婆。可是天气越来越恶劣,妇人越来越痛苦,产婆却迟迟未到。眼看就要生产······

          ······终于,母亲痛苦的呻吟变得虚弱,孩子迎着严寒,哇哇大叫来到了人世。母亲因极度的痛

          苦和耗尽了体力而晕了过去。孩子光溜溜的身体,娇嫩的肌肤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暴露无遗,任严寒肆意侵蚀········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微弱。

          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五十分钟,孩子全身冻成了紫色。

          ··············终于,孩子渐渐僵硬,渐渐失去生命。

          终于,母亲醒了,无助的她无奈的用虚弱的双手吃力地把孩子抱起包好,小心翼翼地暖在自己身旁,凄幽幽的成了一个泣不成声的泪人。

          终于,孩子父亲带着产婆姗姗来迟。这个壮实的大男人见此情形,悲痛欲绝,痛心疾首地嚎啕大哭。哭得肝肠寸断,凄切悲惨,感天动地,那产婆见状,也不禁潸然泪下。

          风吹凄凉,雨哭淅沥······

          黑夜哭了、寒冬哭了、大地哭了······云端中的如来、耶稣也哭了。

          耶稣收泪谓如来:“此子能让我等为其流泪,必是著书之人。”如来也收泪含笑。彼此笑得惬意潇洒,笑声飘飘悠悠传向凡间那简陋的茅屋中,只见那已无生命特征的婴儿,在笑声中起死回生,竟被其母暖活。哇哇大哭。众人转悲为喜。屋里顿时充满了前所未有幸福。

          耶稣指那下界屋中一片喜庆对如来说:“此子姓樊,排行老三,称作樊三哥。因出生时受此大劫,愚顽呆滞,蠢笨憨痴,因川人把男性傻子叫做瓜娃子,故又唤作樊瓜子,人称瓜哥,瓜哥专捡那些世人嘲笑的痴傻事做。而世间最为呆傻之事,乃是对唐僧求取洗心经枯燥的记载。既是瓜子有缘记载,可叫做《瓜版西游》,不知佛祖意下如何?”

          佛祖满心欢喜,携耶稣回灵山,设无形宴,喝不醉酒,吃非为馐。宴毕,传弥勒佛:“你生得面善,不至惊吓于人,速去传那樊瓜子著《瓜版西游》。”

          神州有蜀,蜀中有戎,戎州叙府称酒都。酒都境内有一风景优美的越溪河,河畔有一小村庄,唤作范湾。范湾草庐有一穷困潦倒的樊瓜子,便是瓜哥。这瓜哥生性邋遢,形象猥琐,相貌丑陋而不与世俗为伍,性格古怪而不与时代同步。不为车房劳累,不为名利奔波。纵然生计难为,也只得过且过。成日里只抱着那些仙侠神怪,古典名著,命根子般的读。一日,读那吴承恩《西游记》,正读得性起,却有懒虫入侵,困倦来搅,不知不觉睡着了。

          迷糊中有人揪其耳朵,瓜哥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肥头大肚,笑容满面,憨态可掬的和尚正在捣鼓自己。瓜哥忙翻身起床,作揖打躬,彬彬有礼,恭恭敬敬地说:“瓜哥惶恐,见过弥勒佛。”弥勒满脸堆笑,一言不发,拉了瓜哥,驾着祥云,直奔灵山,得见如来佛祖。

          瓜哥见如来,如蚂蚁之见大象。诚惶诚恐,倒头便拜。如来见瓜哥浑身筛糠,恐是自己身形太巨,便变身与其一般大小。和蔼的说:“瓜哥得以见到本佛,乃因有善根。如今结下善缘,方有此殊荣,当高兴才是。何以反到如此惊慌惧怕?”那瓜哥只道是兴奋过度。只伏地再拜,不敢抬头。佛祖说:“今叫你前来,乃命你著书·······”瓜哥颤栗的问:“著何书?”佛祖道:“自然是《瓜版西游》”

          “《瓜版西游》”瓜哥闻言,不知所措。佛祖问:“瓜哥有何疑虑?”瓜哥道:“我并不知唐僧取经详情,如何记载叙述。”佛祖微微笑道:“你倘有心,自会知情。”说完不知踪影。瓜哥疑虑重重,大呼佛祖留步,却将自己喊醒。原来只是一场梦。想想梦中所遇,虽觉好笑。却不以为然,继续看书,看完《西游记》。又看《红楼梦》《水浒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