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1/340)#31532;一章龙回故乡二十三岁的侯龙涛坐在-锦和小说网
        • 金鳞岂是池中物(1/34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内兄小说网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金鳞岂是池中物&

          正文第一章龙回故乡

          二十三岁的侯龙涛坐在cA984航班的头等舱里,等着飞机起飞。doushe斗神小说网想起一年来不可思意的经历,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脸上不由得现出一丝笑容。在赢了三千五百万美金的彩后虽然在交税之后只剩下九百来万,但也很不错了。,本可悠然自得的过完一生,但坐吃山空不是他的作风,可要他自己开公司,又觉的太累,便花了五十万收买了全美最大的跨国投资公司iitertiiAlimentcorporAtion的总经理,让他派自己回北京的分公司做投资部的经理。终于可以衣锦还乡,又能和他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狐朋狗友打天下了,怎叫他能不喜上眉梢呢?

          一个女孩坐到了侯龙涛旁边的座位上,侯龙涛转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礼貌性的相视一笑。那是个中国女孩,却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半长发,脸蛋很娇美,她穿着一件短背心,小巧的肚脐眼露在外面,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小白裙子,短到几乎连内裤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裸露着,一双高跟凉鞋很可爱。

          “哎,多好的女孩啊,可惜被美国的文化给毁了。但是白给,我还是会要的,欧美的野性外加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也不错嘛。反正要飞十几小时,不如和美女聊聊打发时间。”

          侯龙涛在一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小姐,我叫侯龙涛,咱们认识一下吧,十几小时的旅程,有个人聊天会好过一点。您贵姓啊?”“好啊,你不用客气,我叫张玉倩,叫我玉倩就行了。”

          女孩果然有欧美女人的大方,而且侯龙涛对名字里有“倩”字的女人有特殊的好感,因为他唯一爱过的一个女人的名字里就有一个“倩”字。飞机开始在跑道上加速滑行了。

          突然间,张玉倩双手紧抓座椅的扶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用力的闭着,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侯龙涛关心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把空姐叫来?”

          “啊,不用,我有个毛病,很害怕坐飞机,每次都紧张的要死,还总是晕机,但为了回国,也只能忍着了。”张玉倩尴尬的对他笑一下。

          “噢,我这有新出的一种晕机药,你要不要试试?这药管用极了,实际上我也晕机的厉害,十分钟前我吃了一颗,你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

          “那太好了,快给我一粒。”可爱的女孩,社会经验还是太少,没什么防人之心,怎能想到眼前这个西服革履像大哥哥一样的男人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北京小痞子呢?

          侯龙涛从上衣的内兜里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给玉倩,“这药是甜的,像糖片一样,嚼了就行了。”

          “嘿,真的是甜的。”玉倩朝侯龙涛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以示感谢。可她不知道,她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晕机药,而是强力的迷幻药。

          侯龙涛是拿她做实验,看看这药是不是像说明书上说的那么管用,会让女人失去意志,却不昏迷,对外界的刺激仍会有正常的反应,药效四小时,随后什么也不记的,只以为睡了一觉。

          五分钟后,玉倩的眼神变的朦胧起来,甚至有口水从她的小嘴里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玉倩,你没事吧?侯龙涛靠近她问。

          “我…没…事…”玉倩的话语已变得机械化了。“我,这药也太他妈管用了!”侯龙涛心中一阵激动。

          他一把将玉倩拉入怀中,嘴巴压在她涂着粉红色唇膏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起美少女甘甜的津液。玉倩的香舌在无意识中探入了侯龙涛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玉倩两手搂住侯龙涛的脖子,发出苦闷的鼻音。而侯龙涛则用左手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已伸入了她的短裙中,抚摸着白嫩的大腿。玉倩穿的是一条t-BAck的小内裤,她圆圆的屁股就直接落入了侯龙涛的魔掌。

          一个空姐走过两人身旁,看见两人亲密的举动,轻轻的摇摇头,心想:“这些从国外回来的年轻人真是太开放了,刚认识就这样。”两人亲吻了足足有三分钟,侯龙涛才放过玉倩的舌头。玉倩闭着眼睛,张着小嘴,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嫩肉也跟着不停起伏。

          侯龙涛看看四周无人注意,拉起玉倩,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快步进入洗手间中。“妈的,头等舱就是跟经济舱不同,连洗手间都大一号。有钱人真是他妈王八蛋,上个厕所也要这么大地。也好,有空地慢慢玩了。”

          侯龙涛在心中一阵乱骂,但他没想到他自己也已算是有钱人了。侯龙涛先将玉倩顶在门上,用牙轻咬着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左脚把玉倩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磨擦她嫩嫩的。右手拉起她的小背心,推开乳罩,开始轻柔的揉捏那大小适中、弹性极佳的左乳,轻轻用指甲刮她的小,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

          玉倩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侯龙涛低下头,在玉倩雪白的脖子上舔着,紧接着又移到她的右乳上亲吻,把含入嘴里吸吮,用舌尖在浅红色的乳晕上打转。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女孩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玉倩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侯龙涛的手指。

          这时,侯龙涛已感到自己西裤的膝部被浸湿了,知道面前的小靓妹已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但他并不急,抽出手指,蹲下身子,双手抓住玉倩两瓣圆翘的小屁股,开始隔着她粉红色的小内裤亲吻。

          娇嫩的花唇不断向外吐着蜜汁,渗入了侯龙涛的嘴里。他拉下玉倩的内裤,面前出现一副绝美的,两片大和一样是娇艳的粉红色,微微的张开着,一粒小肉芽在的交叉处探出头来,乌黑卷曲的阴毛明显是经过细心的修剪,程现倒三角形。

          侯龙涛先将两片从下到上的轻舔了几遍,再将小肉芽含入口中,用舌尖挑动着它。玉倩修长的双腿变的僵直,柔软的臀肉向内缩紧,下体微微的向侯龙涛的脸上顶着,像在追逐他的舌头,口中发出“啊”的一声呻吟。

          侯龙涛将舌头探入中,分开小,舔啊舔啊,就好像正在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品。玉倩的像有生命一般,不断的夹紧侵入的异物。从她的反应,侯龙涛发觉玉倩不是个床上老手。

          在美国的女孩,又长的这么甜美,居然还能保持住自身的一份清纯,真是让侯龙涛有些感动。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有时更是感情高于一切。他突然有点犹豫,只为满足自己的,就这样欺凌一个好女孩,自己会不会后悔呢?想着想着,屄缝中的舌头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玉倩突然娇声的说:“别…别停嘛…我好难过…”侯龙涛抬起头看她,一张俏脸上有两朵晕红,一双妩媚的大眼睛虽然由于药物的作用显的无神,却也有秋波不断的送出,嫩红的舌头伸在外面,舔着红唇,口水顺着嘴角一直流到雪白的胸脯上。

          这样的景象就算是圣人也没法忍受,更何况是从小就视色如命的侯龙涛。他一把将玉倩脸向下按在洗手台上,拉出早已怒挺的,带上套子侯龙涛在国内和女人打炮时从来不带套,但眼前的女孩是待在美国的,他可不想弄点hiv玩玩。虽说国内的女人也不全是干净的,但他都是找良家妇女,再就是在侯龙涛内心的深处一直认为所有国内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他就是这么民族主义。,准备从背后入。

          他一低头,看见了玉倩藏在两片翘臀间的肛门,居然也是粉红色的,还在轻轻的蠕动,诱人之极。侯龙涛禁不住诱惑,不得不再把插入的计划推迟。他蹲下去,扒开玉倩的臀瓣,伸出舌头,在她的菊花蕾上轻舔。

          一股浴液的香味冲入鼻中,难道美女的屁眼都是香的?这下可要了玉倩的小命,“别…别舔…啊…好难过…求你了…”侯龙涛将一根手指慢慢的插入她的中,轻柔的抠弄起来,舌头还是在她深深的臀沟中不停滑动。

          “处女”两个字一下子冲进了侯龙涛的脑海,他摸到一层薄薄的肉膜护在收缩的阴壁上。这一不期的发现,简直另侯龙涛的小弟弟又涨大了一号。玉倩难奈的扭动着小蛮腰,胸前的也跟着不停的晃动。侯龙涛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手扶硬挺的大,在玉倩的上磨了几下。玉倩回过头来,用一种又哀怨又略带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眼神能杀死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侯龙涛腰一用力,粗长的长驱直入,小腹“叭”的一声狠狠的撞在玉倩圆润的屁股上。就这一下,侯龙涛就差点射出来,实在太紧了,阴壁紧紧的包裹着大,还在不停的收缩,再加上顶在子宫颈口上的大,被像小嘴一样的花芯吸吮着,真是太刺激了。他赶快收敛心神,摒住精关,狠捏着玉倩的屁股,深吸一口气。但至少他是爽成这样,玉倩可就惨了。

          在插入的一瞬间,她一下被从酥麻的快感中拉入了开苞的地狱,被撕裂般的痛苦让她“啊!疼啊…”的大叫一声,眼泪如泉水般流了出来。

          侯龙涛为了减轻她的疼痛,强忍着的冲动,伏下上身,伸出左手揉捏玉倩的,右手探到下面,按揉着她的阴核,还将轻轻的一挑一桃的。他一边亲舔着玉倩香汗淋漓的背脊,一边柔声说:“小宝宝,别哭,哥哥心疼你,你忍着点,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玉倩咬着嘴唇,发出“唔唔”的鼻音,像是明白他的话一样。在侯龙涛不懈的挑逗下,玉倩的表情终于又从痛苦回复到了难奈,中也分泌出了更多的。侯龙涛开始慢慢的起来,速度不断的加快,随之而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玉倩也本能的摇动美臀,配合身后男人的干,以求获得更大的快感。她嘴中的“啊啊”声也由小变大,由慢变快。

          每次侯龙涛的小腹撞击到她的屁股,她就会叫一声。两人性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点点的落红混着,顺着玉倩光滑的双腿滴落到地上,更刺激交媾中的男女。侯龙涛拉起玉倩的身体,把头向前探出,一手揽过女孩的头,一边,一边和她疯狂的接吻,两人的口水滴落到台子上,积成小小的一滩。不一会儿,玉倩的身体突然极度的僵硬,紧接着一阵抽搐,随着一声高昂的“啊”声,一股火热的阴精从子宫中冲出,浇在男人的上,就算是隔着一层套子,还是能感到它的热度和力量。

          多清纯的女孩啊,就算是在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里,玉倩也只会用“啊”来表达自己的喜乐,没有一句淫言浪语。她上身趴在洗手台上,胳膊已无力支撑身体,两个圆嫩的被压在身下,形成两个厚圆盘,要不是侯龙涛抱着她的小蛮腰,她早就跪在地上了。

          侯龙涛还没有射出来,在享受完中的玉倩的的惊挛后,他又开始大力的起来。奇怪的是玉倩这次却没有用叫声回应他。侯龙涛仔细一看,原来她已经被搞的昏迷了过去。

          侯龙涛拼命的了一轮,也泄了出来。他趴在玉倩的背上,一边轻吻着她的脸颊,一边轻抚着她的雪肌嫩肤,一寸也没放过。享受了一会儿后的温存,玉倩也悠悠的转醒过来。侯龙涛细心的为她清理,确保没留下任何痕迹,最后又把她微肿的含在嘴里疼爱了一番。这就没办法了,但愿她感觉不到的肿胀,就算能感觉到,也盼她不好意思提起吧。侯龙涛抱着玉倩的腰,给了她一个湿吻,拉着她走出洗手间。

          回到座位上,侯龙涛让玉倩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不断的亲吻她的额头、脸蛋和小嘴,直到药效过后,玉倩又睡了两个小时才真正的清醒过来。

          她果然什么也不记的,侯龙涛告诉她吃完药后她就睡着了,她也就信以为真,还不好意思的向侯龙涛道谦,说是压到了他的肩膀。

          侯龙涛心中暗笑:“我压你可比你压我重多了。”玉倩刚刚睡醒,精神正好,拉着他一直聊到降落。原来玉倩还是个材女,才只有十八,就已是个大三的学生了,趁放暑假回北京看父母。两人聊的很投机,因为侯龙涛比她大五岁,玉倩便一直叫他“涛哥”。

          他并没有打听玉倩的家世,既然能以学生之身坐头等舱,肯定不会是普通人家。再加上侯龙涛很喜欢这个女孩,也就不在乎那些了。两个人在入关之前交换了电话,说定了保持联络。走出机场,侯龙涛一下跪在地上,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一下地面,不顾其他旅客惊愕的目光,冲天大叫:“我亲爱的祖国,我亲爱的北京,我终于回来了,再也不用离开了。”“嘻嘻,你这人真有趣。”身边的玉倩轻笑着说。“是啊。对了,你别再染头发了,让它们变回原有的黑色吧。

          中国女孩就该是黑发,那才惹人喜爱。”侯龙涛看着她的眼睛说。“好,我听你的…”连张玉倩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听眼前这个只认识了十几个小时的男人的话,她父母说了她快一年了,她都没听过。也许这就是女人吧,在她们的潜意识里已知道谁就是她们这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侯龙涛目送张玉倩上了一辆挂市局警牌的AudiA6。“这个小妞有点意思,慢慢发展看看吧。”侯龙涛看着远去的警车,心里念道着。“四哥。”“臭猴子。”“你他妈发什么楞啊?”几个和他岁数相近的年轻人向他走过来。侯龙涛转过身来,眼里已充满泪水,扔下行理,和走来的几个男人一一拥抱。男人间的感情,是外人没法理解的。

          正文第二章走马上任

          周一早上9:00,北京国贸大厦的大堂里走进一个戴着黑边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年青人。他站在楼层指示牌前,上面清楚的标明,整个十六层只有iic一家公司。“真是财大气粗啊,包了国贸整整一层楼。”年青人心中暗想,他就是上周末刚刚回京的侯龙涛。利用周末见了见亲戚,又跟兄弟们疯了一天,终于迎来了他一生中第一个正式的工作日。看着一个个来回走动的美丽ol,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爱人们,我来了。”

          侯龙涛走进电梯,因为正是上班时间,电梯里挤了个人,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高级的女用香水味。在他面前就有一名身着灰色套装的ol背对着他,亮亮的电梯门上模糊的映出她高雅的面容。看着那女人对着自己,包裹在窄裙里凸出的圆圆翘臀,真是个极品屁股啊,好想在上面尽情的揉弄一番。

          转眼到了十六楼,在门打开的一瞬间,用左手轻轻敲敲女人的右肩,就在女人向右回头的同时,右手狠狠的在她的臀瓣上捏了一把,几乎是同一时间,侯龙涛已从女人的左边一步跨了出去。“哈哈,爽!”手上还留着女人屁股的柔软感觉,在前台问清了总经理室的所在,先得报到啊。

          总经理室外的书桌后坐着一个漂亮的女秘书,也就是二十来岁。“你好,我叫侯龙涛,是来报到的。”“噢,您好。”女秘书抬起头来,露出迷人的笑脸,“我叫郑月玲,是许总的私人助理,您是新来的投资部的经理吧?许总正在等您。”“谢谢。”

          在郑月玲通报后,侯龙涛敲了一下门,走入宽大的总经理室。他一下愣住了,倒不是由于看到巨大的办公桌后坐的是一个女人,而是因为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她最多不过三十来岁,浓密的乌发盘在头上,瓜子脸略施脂芬,秀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双眼炯炯有神,浑身散发出一种淡雅、知性的美,让人不敢逼视。“你迟到了三分钟。”桌后的女子开口了。“啊?什么?”侯龙涛这才回过神来。“我说你迟到了三分钟。”女人站起身来,伸出右手。侯龙涛赶忙走过去,和她握了握手,“好嫩的小手啊,又白又滑。”侯龙涛真的是不想放开它,直到女人自己抽回了手。

          “我就是iic中国的总经理许如云,请坐吧。守时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美德,你连这点都没能做到,让我很失望,就凭这一点,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女人面无表情的说。可侯龙涛一点也没听进去,“许如云,许如云,很好听的名字,很配她,好像有个歌星也叫这名吧。好丰满的啊,大概有35c,不对,最少35d。”他心里反复念道着,双眼更是紧盯着许如云那对将衣服高高撑起的。“侯经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许如云有些不满的说。“对不起,我有些失态,因为第一天就被训,有点紧张。”侯龙涛急忙道歉,“许总叫我小侯就行了。”“不必了,侯经理,咱们还没熟到那地步。”

          许总从抽屉中取出一份文件,“我看过你的简例,你只有学士学位,虽然我本人最看中的是能力不是学历,但你一点工作经验也没有。而且你的专业是信息系统,跟投资一点也不沾边。咱们这是间投资公司,你又是最重要的部门——投资部的经理,一切低于三千万人民币的投资项目你都有权拍板,虽然数目不大,但你肯定也明白积少成多的道理。你的几个前任都是在美国有过多年成功投资经验的高级人才,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得到总公司的信任。既然他们派你来,我也只能接受,但我会盯着你的,你千万别犯什么错,要不然我会在第一时间fire你的。好了,你出去吧,让月玲带你去见见各部门的主管。”说完,许总就开始看其它的文件,不再理会侯龙涛。

          侯龙涛站起来,发觉自己的腿都有点软了,他挠挠头,说了声再见便走了出去。“妈的,好厉害的女人,把老子的底都快揭了,看来要想在这站住脚,先得想法搞定这个女人。”他随着郑月玲穿梭在各个部门间,但对她的介绍却基本没听进去,满脑子都在想着许如云那张成熟性感的脸庞,和如何才能取得她的信任,却一点结果也没有,“算了,听天由命吧。”侯龙涛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说什么?”一旁的月玲问。“噢,没什么。月玲,咱们许总是不是脾气不太好啊?”“不是啊,许总平常很和蔼的,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对别的下属也很体谅的。”这下侯龙涛可有点急了,心想:“奶奶的,看来就是针对我一个人了,臭娘们。”

          说话间已来到了他的投资部,里面几个正在聊天的职员赶忙聚拢过来。月玲给他们一一做了介绍,其中有两个女职员颇有几分姿色。一个叫曲艳,二十五岁,长的娇小玲珑,大概只有一米六四,圆圆的脸蛋,一笑就出现两个小酒窝,齐肩的中长发带着一点波浪。另一个叫柳茹嫣,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是侯龙涛的秘书,她虽没有许如云那样的万种风情,却也可称的上是百里挑一。身裁足以做模特了,起码有一米七,笔直的长发挡着半边脸,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圆润修长的穿着一双肉色的丝光长袜,真是诱人犯罪。

          一上午相安无事,中午侯龙涛叫上自己手下的六个职员一起吃午饭。席间的气分有些拘束,只有曲艳不停的和同事开着玩笑,显的很大方。她笑着对侯龙涛说:“侯总,你一点也不象我们想象的样子。你…”旁边的老催赶忙打断她:“小曲,别瞎说。侯总,您别听她胡说,她就是嘴没把门的。”“没事,你说,我该是什么样?”侯龙涛微微一笑。“我们一直以为这么重要的位子,肯定是个白胡子老外来坐呢,没想到你这么年青,居然比我还小。要不是你是我上司,你都该叫我姐姐呢。”曲艳还真是快人快语,可其他的几个同事的心里却直打鼓,都暗怪她不该这么和刚到任,还不了解脾气的上司开玩笑,按理说这么年轻有为的人一定是傲气十足的,要是得罪了他,不知会不会连累到自己。

          但侯龙涛的回答完全打消了他们的顾虑,“是啊,艳姐。”就连曲艳都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的叫姐姐,“我就是运气好点罢了,要论经验、能力,别说是跟几位大哥和艳姐比了,就算连小柳都不如,所以以后在公司里还请各位多帮助我。其实,我是在北京土生土长的,只不过在美国上了几年学。在公司里,我是你们的上司,下了班,我希望大能把我当朋友看,如果有什么困难,我能帮的一定帮。就算大家开我的玩笑,让我出丑,我也绝不会带到工作中,这点我可以用人格保证。还有就是,在外面别‘侯总’,‘侯总’的叫,我真的不习惯,你们叫我‘龙涛’,‘小侯’,叫‘猴子’也行啊,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那叫‘小猴子’行不行啊?”曲艳迫不及待的打断他的话。“行,艳姐爱怎么叫都行,就是别让我小一辈就行了。”这句话把在座的人都逗乐了,气氛一下容恰起来。

          这些在外企工作的职员,别看他们的待遇好像不错,但他们以前的那些老外上司可不把他们当平等的人看,有时还要受那些假洋鬼子的气,有的人为此更是要压抑自己的个性。像侯龙涛这样自认后辈又平易近人的老板可太少见了,现在能碰见一个,又怎能不高兴呢?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上班的时间一晃就到了,一众人走回国贸。侯龙涛和曲艳走在最后,他轻轻的问曲艳:“茹嫣是不是很内向啊?我看她一中午也没怎么说话嘛。”曲艳斜着一双媚眼瞟着他:“怎么了,小猴子,看上她了?她可是国贸里有名的冷美人,到公司不到一年,就有好多人追她了,不过都吃了软钉子。不知你有没有戏,要不要姐姐帮你说说啊?”“喂,曲小姐,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怎么还叫我‘小猴子’啊?”“这不还没进楼嘛,自己刚说过的话就不算了?ok,侯总。”曲艳假装生气的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看他。“是,是,是,怕了你了,是我不好,艳姐多包含。”“这还差不多。”

          …新来的投资部经理是个很好接触的人,既年轻,长像也不差,这消息很快的就在iic公司传开了,就连一些其它公司的职员都有所耳闻。

          投资部的工作其实很简单,五个职员先从无数的求投伸请中找出有发展价值的项目,再做出可行性报告,交给柳茹嫣。再由她分类整理,上交侯龙涛,而侯龙涛只需审核一遍,低与三千万的,只要他觉的行,就可以直接拨款了,但他要对亏损的项目负责,如果四个月下来,弄的入不敷出,他这个投资部的经理可就有的受了,高于三千万的,则需报请许总。他偶尔还要从那些被驳回的方案中抽查,看看有没有被漏掉的好机会。由于投资公司就是出钱的公司,都是人求他,没有他求人,让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的一个决定,就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甚至一群人的命运。

          一晃到了周五晚上,下班时,侯龙涛和办公室的张力走到地下停车场,远远的看到许总和郑月玲一起开着一辆浅红色的BmM318i离开。他问张力:“张哥,那是许总的车啊?”“不是,是月玲的。”“不是吧,她一个秘书怎么买的起?”侯龙涛有点不相信。“她可不是秘书,是私人助理,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许总都会和她商量,她可是许总最信任的人。公司里除了你和审计部的赵经理,还有那几个老外主管,就数她的薪水最高了,一辆318对她来说可不算什么。”“噢,是这样啊…”侯龙涛若有所思的走向自己那辆崭新的黑色Benzsl500,“看来要想接近许如云,先得从郑月玲下手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在他的脸上一掠而过…

          “丁啊,我记的上次你跟我说过,像你这样的圈内人,花个十来万就能买个所长,是不是真的?”侯龙涛离开国贸后,就和李宝丁碰面,两人现在正在吃饭。“是啊,怎么了?你丫打算给我买一个啊?”宝丁打趣的说。笔者话:在“你”后加一个“丫”,是北京人特有的用法,有很不尊敬的意思,但如果在很要好的朋友间使用,也有亲密无间的色彩。侯龙涛一乐,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工行的磁卡递给宝丁,“这卡里有二十万,关系、手序你自己搞定。兄弟现在有点钱,自然不能忘了你们。难,咱们同担过,该是有福同享的时候了。我知道自从今年七月起,就不再发放网吧的照了,又对原有的进行了彻查,过关标准高的离谱,弄的全北京就剩下三十多家。这可是个有潜力的行业,又不用费多大劲。你当了所长后,在你的地面上,公安的那个章,应该没问题了吧?”宝丁将卡收进兜里,一个谢字也没有,是跟本就用不着,“我这儿当然是没问题,但文化和公商两道坎你丫怎么过?”“哈哈,放心吧,二德子他老头现在正在中宣部,是央视的一个什么干部交流,文化的批文我已经弄到手了,至于公商嘛,还记的胡贝贝吗?”“高中那个胖妞?”“就是她,她爸是西城公商局的一个科长。我找了俩小崽儿,满足了一下那胖妞的,她自然就求她老爸给我开绿灯了。”“你丫这招可有点损。”“怎么损了?”“你他妈怎么不自己去满足她啊?”宝丁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去你大爷的,我还没急到那份上。”正事谈完,两个小混蛋就开始胡侃了…

          正文第三章“英雄”“救”美

          和宝丁吃完饭已是12:00多了,侯龙涛开车回位于南礼士路附近的家,虽然因为他是公派回国,公司在天伦王朝饭店给他安排了一个大套间,可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草窝啊,他还是喜欢在家和父母一起的感觉。

          从南面回来,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河,由于那是环城游船经过的河道,两边一片老旧的平房正在拆迁,本就不是大路,现在路况更是不好,他途经那里时车速也就不是很快。“哈…”侯龙涛打了个哈欠,真是有点累了,他不过是闭了一下眼,等再睁开时,真是吓出一身冷汗。

          从左边的一间还没完全拆毁的平房里,突然有一个女孩冲到车前,虽然他拼命的踩刹车,女孩还是在一声尖叫中倒了下去。这下侯龙涛可是倦意全无,赶紧下车,看看女孩伤的怎么样,女孩跟本就没被撞到,只是吓坏了,坐在地下一脸的不知所措。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侯龙涛吃了一惊,只见那个女孩除了脚上的一双白袜,和一条带个蝴蝶结的淡黄色少女内裤外,全身都是的,两条白嫩的大腿上沾满灰尘,苗条的腰身一点多于的脂肪也没有,却也不失成年女人的圆润感,一对还在发育中的俏生生的挺在胸前,纤细的双肩在轻轻的颤抖,一张可爱的脸上沾满泪水和汗水的混合物,显的有点脏奚奚的,齐耳的短发也是乱蓬蓬的,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还真是个小美人坯子。

          ↑返回顶部↑

          目录